第十四章 幻境中的幻境(4)

    这片山谷是一个环形,周围没有其他出路。

    吴非感到一股奇异的力量,这力量柔和而有韧性,似乎牵引着他们下去,吴非心中一动,陈春梅不是告诉过他,他们此行要找的迷仙葫,是在五条小溪的汇聚之地,虽然他没有拿到地图,但眼前加上他们这条小溪流下去的瀑布,不正是五条小溪汇聚么,难道那迷仙葫生长在这块幻境之内?他对董玉道:“你把外面挖到的那些宝囊,拿出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董玉掏出一把,这是先前那十几个被吓死修炼者的完好宝囊,吴非摇摇头,道:“还有呢,那些埋在地下破损不堪的。”董玉又掏出一把,吴非挑了一个拿在手中,看了一会道:“看来,我们刚才经历的并不全是幻境,这些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!”

    吴非取出一片蛟云石,将三人托起,缓缓落在悬崖底上。此时五条瀑布汇聚成一个大湖,这大湖比他们来时的水潭要大得多,水面有不少水鸟盘旋起落,湖中心是一团水雾,什么也看不清。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虽然这里人迹罕至,但看样子并非出口,这些鸟都出不去啊!”

    董玉问道:“我们要不要再往山上走?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道:“我们在这里找找,说不定有惊喜!”他把迷仙葫的事一说,赤炎冰还没有太大感觉,董玉却是眼前一亮,她知道自己以后最高也只能修炼到第五层,如果得到迷仙葫,那突破到第六层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三人围着湖边搜寻了一圈,虽然没有找到迷仙葫,但董玉帮着吴非居然找到两株珍惜的药材,除了药材,悬崖底下还生着不少奇异的野果。

    吴非对赤炎冰道:“这里反正没有出路,你把那只冰猿放出来透透风吧,冰猿那么神奇的神兽,说不定会有现!”

    赤炎冰点点头,将冰猿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冰猿清醒过来,吱地一声蹿了出去,它围着湖边奔逃一圈,现无处可逃,正要往山上爬去,却是脖子一痛,低头现脖子上挂了一个锁圈,不由有些丧气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小家伙,你是逃不掉的,只要乖乖听话,我们是不会伤害你性命的!”

    那冰猿对着吴非一呲牙,爬上一棵树,吃起野果来。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你说的迷仙葫,是非常珍贵的药材,像那种级别的仙药,一定有妖兽守护,这里没有妖兽,应该不可能有迷仙葫才是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我想也是,但是竹溪湖到底有没有守护魔神呢,如果什么都没有,那我们只要找到出口就行了!”

    那冰猿吃饱喝足,跑到湖边抓水鸟玩,它身形隐蔽,加上动作迅疾,居然一把就抓了一只大水鸟,冰猿抓住水鸟,便在它身上拔起毛来,那水鸟怪叫连连,不住去啄冰猿,结果被冰猿一把按在地上,将身上的长毛几乎全拔了。

    董玉笑道:“那畜生看来是泄愤呢,它被我们喝了血,无处报复!”

    冰猿朝三人一呲牙,抓住那没毛的大鸟朝湖中奋力扔去。

    三人原以为会听到扑通一声,谁知却是啪地一响,接着是一声水鸟的哀鸣,吴非的蓝月光骤然跳了一跳,三人往湖心看去,脸上都带着惊异,难道这湖心还有一个小岛,被水雾遮盖住了?

    吴非打开千里眼,只见湖心果然有一块凸起,地方并不大,不知为何物。

    赤炎冰和董玉都看不清,问道:“那水雾之中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个小岛,我,我看不清!”

    冰猿冲着湖面吱吱直叫,只见湖心的那团水雾慢慢散去,一个绿乎乎的小岛缓慢移动起来,竟然朝着岸上靠过来。

    吴非紧握蓝月光,突然之间现自己的灵气一泄,仿佛变成了一个普通人,他心头一紧,脱口道:“我疏忽了,它,它就是竹溪湖的魔神!”

    董玉也现了不对,惊道:“这,这里的魔神没有守护兽吗?”

    水雾散去,一只庞大的绿龟靠近了岸边,那巨龟的身上,每一块龟甲上都长着一只眼睛,吴非这次没有感觉到恐怖,却是觉得稀奇。

    冰猿对着那巨龟吱吱直叫,但它还是退到了湖边,生怕那巨龟将它撞死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水气喷了出来,又形成一片水雾。

    那巨龟的头颅从龟壳中伸出来,三人看清那巨龟的不由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相对于整只巨龟,那不是很大,但它却是一颗人的头颅,那头颅脸上挂着两道长长的绿白眉毛,下颌上也是绿白的胡须,仿佛一个活了上百岁的老人,行将就木,它的眼神空洞,显然看不见东西。

    那伸出来,靠近吴非三人,用苍老的声音缓慢道:“本神,我,在这里三百年了,你是第六个能站在本神面前的修炼者!”

    赤炎冰和董玉都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她们想不到要面对面见到魔神。

    吴非上次见识过三脸巨蟒,对眼前的魔神的长相并不吃惊,他呵呵一笑,道:“我们不能算是第六个吧,我们这里有三个人,应该是第六到第八了,不知道前五个逃出去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那龟魔摇着脑袋叹息道:“第一个留在这里了,剩下四个,只有一人逃了出去了,不过他没有逃出玄女山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难怪竹溪湖禁地只有名字,没有任何记载,不过,三百年里只有五个人站到你面前,也太夸张了吧,难道只有四个人能看破你外面的幻境么?”

    龟魔冷漠地道:“不错,你知道那四人为什么能站在这里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龟魔赫赫笑了起来,笑得让人惊悚,片刻后才道:“第一个人因为害怕,所以将自己的双眼戳瞎了!”

    董玉失声道:“能戳瞎自己的眼睛,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龟魔嘿嘿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吴非先是一惊,想不到其中竟有这样的细节,接着道:“那后面几个呢?”

    龟魔道:“后面四人,只有一人回答出了我的问题,我让他戳瞎双眼,然后放他走了,可惜,他还是没有走出玄女山!”龟魔说完忽然怪笑起来,笑得整个湖面荡起一圈一圈涟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