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幻境中的幻境(1)

    忽然董玉指着前面不远的地上道:“你们看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三人走过去,现地上是一具骸骨,这骸骨石化得十分严重,董玉十分有经验,她蹲下来看了一眼,道:“这人死了怕只有一二百年,虽然时间不长,但这里气候恶劣,他不知道是第几次进山时陷进来的。”说完,骸骨身侧的地下土层中挖出一个宝囊,那宝囊外表已经腐朽不堪,但是里面的空间隔层还是结构紧密。

    董玉用神念探进去,摇摇头道:“这个宝囊好像坏了,如果不用炎冰妹妹说的那种酉冥石来修补,只怕是废物一个。”她又走到前方不远,指着地上道:“这里还有一具骸骨,看来他们两个是一起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那具骸骨已经干裂,只有轮廓依稀可辨。

    赤炎冰见董玉又挖出一个宝囊,道:“如果找到酉冥石,用它来修补这种东西,我看不值!”

    董玉道:“你们不要的话,给我,这是古物,多少可以卖点钱的。”吴非知道董玉干过盗墓的行当,点点头道:“你觉得有用就拿着好了。”

    赤炎冰皱眉道:“你看,这两人都是面朝我们来的方向,难道他们已经走到尽头,现前面没有出路,才回转的么?”

    董玉脸上出现了忧虑之色,道:“我有点担心我们不能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一会,道:“我的意思是继续前行,到了前面,说不定还有朝里面行走而死的,因为回头也没有路,他们可能是半途折返也不一定!”

    三人继续往前飞,吴非对董玉和赤炎冰用传音道:“既然飞行了这么远都没事,我现在给你们传音试试,玄女山不是禁止传音的么,我就传音了,怎么样!”

    董玉吓了一跳,道:“你干吗,现在还不到最后关头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有一种感觉,如果我不违反禁制,就只有无限地奔向死亡!”

    赤炎冰戏谑道:“可惜,还有一项禁制你违反不了,那就是使用过第五层的法力!”

    吴非一副认真的表情,道:“是啊,如果可以违反,我也会违反的。”说完,他掏出龙添蛟的那根乌莲木棍递给董玉道:“我帮你找了件称手的法器,以后你就用这个好了!”

    董玉疑惑地问道:“这黑不溜秋的棍子,是干吗的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是乌莲木,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董玉惊喜地道:“天啊,乌莲木,上品法器,可值钱了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是进来前,一个叫龙添蛟的家伙袭击我,结果他好惨,掉了一半身子在水潭,结果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赤炎冰吃了一惊,道:“这是小霸王龙添蛟的乌莲木棒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啊,你也知道小霸王?”

    赤炎冰带着和恨意道:“我进山后第一个来追杀我的,就是这小子,幸亏我逃得快,你居然杀了他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正准备逃呢,他自己掉进水潭,还爬出来,结果半截身子掉在了这里,半截身子留在外面!”

    三人一边聊着,一边往前飞,每飞过一段距离,吴非就从宝囊中的梓桑树上摘下一片叶子向下抛落,他在每一片叶子上都存了一丝神念,这些叶子掉在地上若是有什么反应,他就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你这么做干吗?”

    吴非开玩笑似地道:“我想看看这里有没有魔神。”

    董玉道:“你疯了,真有魔神,我们还出得去?即使第九层的高手都不敢和魔神单独对决!”她们自然不信吴非所言,因为玄女山本身是禁地,它禁地中的幻境,未必会有魔神存在。

    三人轮流使用蛟云石飞飞停停,越是往里走,里面6续出现的尸体骸骨就越多,看来很多人都是走到后面才死。

    董玉一路上捡了不少骸骨尸体的宝囊,到后来她已经没有心情去捡,心里默念道:“如果我们不用蛟云石飞过来,能不能走这么远,还很难说。”

    吴非感觉到在这片阴暗的湖盆之地,那上千双眼睛对自己的注视开始紧密,他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,不禁心里疑问:“竹溪湖如果有魔神,他的领域到底是什么,那么魔神在哪里,出口就应该在哪里!”他有一种感觉,即使他们再一直飞,都不会有尽头,这片幻境的厉害之处就是蔓延,无尽的蔓延,现在他们要回到入口处,都是不再可能。

    飞到后来,两女失去了信心,董玉实在不想走,索性往地上一坐,道:“要是我们死在这里,你们两个比我冤!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董玉苦笑着道:“因为你们还没结过婚,而我连孩子都有过。”

    吴非打个哈哈,道:“你别那么绝望,还没到最后呢!”他说完掏出一坛绍酒,这还是他从嵩江府带到天行大陆的。

    “我老家的酒,按时间来算,它可以称为女儿红,来,我们尝尝。”

    吴非说完拍开封泥,一股浓郁的酒香飘洒出来。

    赤炎冰两人从未喝过这种酒,两人尝了一碗,不由出惊叹声,吴非又掏出他从嵩江府带来的茴香豆,三人一口酒一颗茴香豆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董玉和赤炎冰没尝过这种甜香醇厚的糯米酒,两人你一碗我一碗喝得不亦悦乎,董玉满脸红晕问赤炎冰道:“冰妹,反正都要死了,你说实话,有没有喜欢过哪个师兄?”

    赤炎冰摇摇头,舌头打着结道:“喜,喜欢我的师兄弟不少,但我,我从来没想过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董玉大着舌头道:“冰妹,要是我们出不去,你干脆和非弟结成一对算了,享受一下人生最后的快乐,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喝得不多,闻言吓了一跳,忙抢过酒坛,却现满坛的女儿红已经被她们两个喝个清光,忙道:“玉姐,你别瞎说,我们不会死在这里的!”

    谁知赤炎冰忽然依偎过来,她双眼迷离,抱着吴非的胳膊道:“非儿,非儿,虽然你的修为这么低,我也不会嫌弃你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闻言差点一个跟斗栽倒,早知道她们没酒力,就不该拿这么大一坛酒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