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竹溪幻境(4)

    阿毛和阿睿同时吓了一跳,阿毛更是跳了起来,刚才他们和吴非动手,居然没有注意到四周出现了其他修炼者,这要是遭到暗袭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他们抬头看去,只见身后的林中突然走出了四人。

    当先一人不无嘲讽地道:“你们两个对付一个不入流的第二层修炼者,居然还打成这样,真是把我们汗古国的脸丢光了!”

    阿毛和阿睿看清前面三人的面目,松了口气,阿毛道:“吓我一跳,原来是猎门的金家几根杂毛!”

    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金太羊一行,他们并没有跟踪吴非,只是从梓桑林出来,这是唯一的一条路,要么往回走,要么走下来,只是他们来得晚了,并没有看清被打到水里的修炼者是吴非。

    当先那人是金太岁,他大剌剌地道:“拜托,还说我们是杂毛,你们两个丑八怪也不照照镜子,以后不要在外面招摇,说是自已汗古国的人,简直坏我国人的名声!”

    阿毛怪眼一翻,有些怒了,道:“你们强多少,要是这玄女山有归元草,敢不敢跟我一起用用,看看你们是什么样的原形!”

    金太岁哼道:“那是女修们的最爱,只要你拿得出,我们也巴不得用,可以回复到十年前的容颜,怎么也是值了!”

    阿毛嘲讽道:“得了吧,十年前我们半斤八两,秃子不要笑和尚,脱了裤子都一样!”

    金太康皱眉道:“不是脱了裤子,是脱了帽子。”

    阿毛淫笑道:“裤子也一样啊,废话不说了,你们几个这两天收获怎样,金老四呢,这女的又是谁?”

    陈春梅对这两人丝毫没有好感,觉得他们既粗俗又丑陋。

    金太羊道:“我们出师不利,老四他不幸夭亡了,什么收获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阿睿道:“我不信,你们若是什么都没有得到,反而不会这么急着否认。”

    阿毛道:“是啊,有什么收获说说,大家都是汗古国的,有便宜我们也去占一点。”

    金太羊哼了一声,道:“我怕告诉了你们,让你们更短命。”

    阿毛道:“不怕,不怕。”

    金太羊手一指,道:“你们顺着这条路走下去,会遇到一片雾瘴之地,那里面有些东西还是不错的,但我要警告你们,那里非常危险,有命进去,没命出来。”

    阿毛道:“你们是从那里面出来的么,有什么好东西不全部给你们拿光了?”

    金太康冷笑一声道:“我们拿了百分之一都不到,但我还真劝你们不要进去,我看就算禁地,也不过如此。”他这么说也不算夸张,因为梓桑茧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拿,就被犀头蜂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阿毛和阿睿又问了几句,金太羊并没有全部向他们说明,两人知道问不出什么,便一颠一颠走了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走远,陈春梅问道:“太羊哥,怎么不告诉他们,那里面有犀头蜂?”

    金太羊道:“这两个家伙阴损毒辣,让他们吃点亏,受点教训,也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点头道:“太羊哥说得是,不过他们进去就不是吃点亏、受点教训了。”那梓桑林即使有防备的修炼者进去,也未必能全身出来,阿毛和阿睿进去,十之会送命在那里。

    金太康哼了声,冷冷道:“我们进去时,又有谁给我们提醒了,一切的教训都是自己经历的!”

    金太岁道:“是啊,这两个丑八怪,我每次见到他们,就想在他们脸上砍几刀、再吐几口痰!”

    金太羊道:“你们不能说点正经的么,这水潭有古怪,我们离得远点最好,刚才那小子被打进去不见,恐怕是传送到哪个禁地了,我们最好不要冒险!”

    陈春梅道:“是啊,我们还是循着地图去找迷仙葫,那才是最重要的!”

    他们四人并不知道,吴非不是被阿毛打进水潭,而是他故意借力跃入水潭,因为他已经感觉到金太羊四人出现,他不想再见到陈春梅,既然开始就决定要去找赤炎冰和董玉,所以干脆跃入潭中。

    潭水清凉彻骨,吴非就觉得身子一轻,眼前忽然苍茫一片,空气陡然变得闷热而难受,往脚下看时,觉自己并不在水中,而是站在一片山野荒坑之上,他一边打量四周,一边将身上的水珠抖落开去。

    这片荒地的四周是乱石峰和凹坑,这里乱得怵目惊心,仿佛天神打架,打得那些山头都东倒西歪,有些地下的坑,像是山峰从地下拔起,留下刀刻斧凿般的痕迹,吴非暗自琢磨道:“这里是黑弥岭还是竹溪湖,看样子像黑弥岭,竹溪湖里面应该是一个大湖才是吧?”

    在蓝野长老给吴非的地图和资料中,黑弥岭出现得较早,而竹溪湖是近三百年来才有记载的禁地。

    这里的空气极其稀薄,而且异常干燥,吴非只停留了一会,身上的衣服就干得差不多,让他惊异的是,外面此刻应该正是黄昏,此地却是阴沉沉的看不清天色,不像是晚上,倒像大雨来临前的黑暗。

    吴非感觉到,在玄女山中的那种亲切召唤的神秘感觉,在这里好像消失了。他正搜索四周,猛地现不远处地上躺着半条墨绿色的人影,这不正是小霸王龙添蛟的尸身?

    吴非走过去,现龙添蛟的大半截身子趴在地上,地上的血迹竟然已经干透,看来此地的空气十分干燥。

    在龙添蛟腰上,挂着一个宝囊,显然刚才没有人从这里经过,吴非捡起龙添蛟的宝囊打开一看,不由吓了一跳,除了一些日常修炼用具,里面还收了十几个宝囊,那些宝囊大多带着血迹,应该是龙添蛟最近掠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    吴非叹息一声,他想将龙添蛟尸身掩埋了,可是地上用铲子一挖,立刻尘土飞扬,他只得堆了些石头在龙添蛟身上,心中暗道:“看来,刚才那个水潭就是此地的入口,这么说来,赤炎冰和董玉也一定是从这里进来,可是她们往哪里去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