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竹溪幻境(3)

    那两人吸取了龙添蛟的教训,一左一右向吴非包抄过来,那粗喉咙的声音嘿嘿笑道:“也许不会这么急,我们会先抓了你,没收了宝囊,然后拿你做肉盾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道:“这么说来,金家兄弟比你们两个还是要强一些,至少他们表面上还要装一下,你们连装都不装!”

    怪腔调的声音道:“你说的是哪个金家兄弟,是汗古国猎门的那四个家伙,他们也进来了?”

    吴非淡淡道:“我不知道什么猎门,只知道他们是汗古国的修炼者。”

    粗喉咙呸了一声,怒道:“那四个王八蛋,我要是见到了,非拆穿他们真面目不可!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奇道:“你们也是汗古国的修炼者,拆穿什么?”

    这时两人已经走到吴非身前不到十步的距离,吴非看清这两人面目,只见他们一个歪脸,一个没下巴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偏偏还都穿了一身深红色的长袍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将吴非夹住,怪腔调的是那个歪脸的家伙,因为太丑,吴非实在猜不出他们的实际年纪。

    歪脸哼道:“你说金家兄弟吗,猎门崔东竺的门下,算个鸟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惊异,看来这一对兄弟也是汗古国的修炼者,自己还以为汗古国的修炼者有些德性,原来他们也有区分。

    没下巴的那人走到龙添蛟尸体旁,取出一个玉瓶,对着他念动咒语,片刻后,龙添蛟的神念已被他吸入瓶中,那人伸出一条长长的舌头舔过嘴唇,道:“娘的,第四层高阶的修炼者,神念可是值点钱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有些法器需要用神念来融合,只是这种方法太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歪脸瞪着眼道:“阿睿,你说这小子为什么不跑?”

    没下巴的阿睿道:“因为他知道跑不掉!”

    两人一对眼,手中突然同时多出一杆长枪,各自从左至右向吴非扫去,他们配合得十分精巧,一上一下,让吴非无法闪避。

    吴非蓝月光向左划过,将歪脸的一击稍稍停滞,然后盘龙盾挡住阿睿的一击,身子已经向旁闪出。

    那阿睿道:“嘿,这小子果然有点门道,看来司马少的传闻是真的了!”

    歪脸道:“那还废话什么!”说完又是一枪朝吴非扫去。

    若是一对一,吴非还有把握获胜,但被两个高修为的修炼者夹击,吴非还真不好对付,尤其那两人知道蓝月光的厉害,只要吴非出刀,他们就提前防御,即使身子被迟滞,也能不受到致命一击,更厉害的是,两人的配合非常精妙,一人出手,另一人就相护,所幸吴非有盘龙盾和蓝月光,一时之间还能勉强守护住自己。

    但那两人更加吃惊,他们以为对付吴非这种修为的对手,两人合力,最多一两个照面就可以解决,想不到对方硬是凭着蓝月光,将他们的几次绝杀轻松化解。

    三人战了三四个回合,虽然吴非还未露出败相,但他知道这么打下去自己必输,于是他忽然右手一甩,两道白光射出,阿睿和那歪脸一起用枪头去挡,可是这次他们没挡住,因为那两道白光是水线,一下泼在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这是我刚才取的水潭中的潭水,你们完了!”

    那两人一怔,低头一瞧,见身上还沾了不少黑针,那些黑针好像的空心的,粘在身上摇摇晃晃,有些恶心。

    阿睿又惊又怒,道:“这是什么水,你骗人,你把这水潭的水舀起来,就没有幻境的能力了!”

    吴非自然是骗这两人,他先前给金家兄弟治疗蜂毒,这些针粘了毒变黑,他是用自制的药水泡着,刚才见这两人防御得十分耐心,于是情急智生,将这些银针和药水化作攻击的武器,一起泼了出去。

    借着两人被银针药水泼到分心的间歇,吴非对阿睿起了攻击,他特别不喜欢这个没下巴的家伙,不但长得丑,还粗俗不堪。右手一挥,蓝月光飞快地向他阿睿胸口刺去,先前吴非使用迟滞的灵技,这次他施加的是加,阿睿稍一愣神,白光已经蔽体,他下意识地往边上微微一挪,扑地一声,蓝月光透胸而过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阿睿出一声惨叫,这一刀离心脏偏差了两寸的距离,吴非暗叫一声可惜,他正要收回蓝月光出第二击,背后猛地一道尖锐的劲风向他后脑袭来,那劲风来得极快,仿佛也加持了加,吴非来不及回头,身子向前急冲,同时抓住蓝月光向脑后挥出。

    但吴非一挥之下,却是击了个空,因为向他后脑的那一击根本就是虚招,那歪脸知道吴非的蓝月光有迟滞之能,所以先用枪尖一点,随即一脚蹬在吴非后背上,将他踢得直直朝前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歪脸显然也是情急之下出手,这一脚并没有章法,只是先踢开吴非,免得他对阿睿下杀手。

    只见吴非身子直直冲出岸边,冲向水潭,扑通一声落入潭中,水面光影一阵扭曲,随即他整个人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阿睿捂着胸口,痛苦地哀叫着。

    那歪脸急忙冲过去,他检视了阿睿的伤口,不无庆幸地道:“你他娘的真幸运,这一刀再正一寸,你就卵朝天啦!”说完,掏出一颗回复丸塞入他口中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阿睿缓过神来,开口第一句话就埋怨道:“阿毛你怎么搞的,居然将那小子放走了!”

    那歪脸的阿毛哼了声道:“刚才动手你也知道那小子厉害了,你受了伤,我一个人跟他打,有绝对胜算么!”他有些奇怪,怎么吴非这么容易就被踢飞,以他的身手,不至于完全没有回转余地才是。

    阿睿捂着胸口想了一会,似乎醒悟过来,道:“是啊,那小子诡计多端,一个人对付我们两个都不落下风,而且还能找到机会反击得手,难怪名声这么大,看来下次再遇到此人,一定要万分小心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声音嘲讽地道:“阿毛,阿睿,你们两个还有下次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