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竹溪幻境(2)

    吴非不由暗暗警惕。那人走到对岸,并不说话,只是冷冷地打量着吴非,吴非一抱拳,行了一礼,既然对方不开口,他也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那人扫视吴非过后,忽然哼了一声,右手一抬,一道黑色的暗影直射过来,那水潭约摸有三四十丈宽,他这一记暗器说到就到,吴非左手盘龙盾一挡,当地一声,将那道暗芒挡了出去。对岸那人咦了一声,似乎有些意外,他左右手连,四道暗影一起射出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有气,这人不是什么善茬,一见面就下黑手,非要置人于死地,至于么?他身子疾退,盘龙盾挡开其中两道暗芒,蓝月光格开一道,又闪开一道,但他闪开的那道暗芒一个盘旋后,从身后袭来,吴非手一挥,蓝月光将其击灭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有些愤怒,他身子一动,一步便跨入潭水之中,吴非对付第四层的修炼者并无把握,如果面对面的交战,他只有退让,但那人一脚踏入水中,让他大感诧异,要知道这水潭实在有些诡异,那人自己踏入其中,危险便已降临。

    但是出乎吴非的意料,那人踩在水面上并未下沉,而是一步一步朝他走了过来。吴非暗道:“此人修为不低,要是走过来和他对战,我怕是凶多吉少!”

    那人转眼走到水潭中心,吴非已经看清此人面目,只见他面目虽然看上去只有二十余岁,但两条眉毛却是雪白,让人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邪气,那人也看清了吴非,冷笑道:“小子,就凭你的修为,也敢一个人来玄女山?”

    吴非捡起几块地上的石片拿在手中,喝道:“站住,你再往前一步,我就出手了!”

    那人嘿嘿冷笑,脚下丝毫不停,吴非手里的石片接连打水漂击了过去,那人喝道:“小子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!”他身法奇快,竟然脚尖一点,点着吴非打来的石片高高跃起,两三个起落就来到离岸边丈余的位置。

    吴非再不迟疑,蓝月光脱手射出,一道白光向那人胸口划去,那人依旧朝岸边飞跃,同时手中一根黑色棍子一挥,啪地将蓝月光击飞。

    吴非一呆,这人手里的法器是什么东西,居然能将蓝月光打飞!

    但那人击飞吴非的蓝月光,身子也是一滞,他本来人已经到了岸边,只差一步就可以踏上岸,偏偏此时身子一滞,直直向水潭中坠去。

    吴非看到那人半截身子没入水面,潭中泛起一道奇异的光芒,水面似乎扭曲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人反应极快,身子落下一半,手中的黑色棍子已插到岸边地上的地上,他用力一拉,身子高高跃出水面。那人在半空中瞧见吴非眼中满是惊讶,仿佛见到鬼一样,心中有些得意,他伸出右脚打算落在吴非身前,以他的修为,这么短的距离要击杀一个第二层的修炼者,简直易如反掌。但是,他却没有能伸出右脚,因为他现自己的两只脚突然不见了!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那人的半截身子落在吴非面前,一摊鲜血扩散开来,他一张口,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吴非见那人落在水中的身子已经不见,只剩下上半身一半不到的身体在地上蠕动,他身子好像突然被切断,断裂处正是心脏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人想要去掏自己的宝囊,却是掏了个空。吴非双掌一合,心中叫了声好险,如果此人沿着岸边绕过来杀他,那自己就只有逃跑的份。

    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你想要别人的命,老天却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吴非叹息道。

    那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他扭曲着道:“你,你卑鄙无耻!你早,早就知道这潭水有古怪,故,故意设局引诱别人对你下手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只怕是卑鄙的人才会将别人想得卑鄙,在下也是刚刚才现,这里是一个传送幻境,阁下刚才若是没入水中,最多只是换个地方而已,不会只留下半个身体。”

    那人如梦初醒,懊悔地道:“想,想不到,我,我小霸王龙添蛟竟然栽在这,这里,栽在你这,这种人手上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道:“龙添蛟?没听说过,小霸王我倒是知道,他应该叫孙策才是。”

    那龙添蛟喘息着道:“你,你给我一个痛快,这根乌莲木,便归你了,不然,我,我死也要将它丢到潭里!”

    吴非呵呵一笑,一把抓过龙添蛟手里的那根乌莲木,沉吟道:“原来这是乌莲木呀,上品的法器,难怪可以将我的蓝月光都磕飞!”

    龙添蛟一怔,问道:“你,你的短刀叫什么,蓝,蓝月光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妨告诉你,正是蓝月光!”

    龙添蛟脸上肌肉一阵扭曲,道:“我听,听说过你,你,你是小竹林的林,林非,但,这把蓝月光是仿的!”他这句话说完,猛地头一低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吴非叹息一声,道:“如果知道是我,你还会不会对我下手?”

    龙添蛟的目光凶戾,但再也不出声息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明白,像你这种人,是没有善恶,没有敬畏和怜惜的,以为自己爬得更高,修炼得越深才是一切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对岸传来啪、啪两记掌声。

    吴非淡淡一笑,道:“二位来了这么久,不知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一个似男非男的声音道:“原来阁下就是小竹林的林非,真是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粗喉咙的声音道:“我听说司马少对这小子的蓝月光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对岸出现了两人,这两人身高体型一样,头上扎着小辫,修为都是第三层高阶,但显然都不是孩童。

    那怪腔调的声音道:“我们两兄弟也没有别的指教,就是想问你借一件东西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两位不会是要借在下的项上人头吧?”

    那人笑道:“不错,你很聪明,既然知道了,那就自己动手好了!”

    进玄女山以后,吴非觉得那些幻境和妖兽其实并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是这些进山的人,他叹息一声,道:“如果你们不知道司马少,不知道我是谁,还要不要杀在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