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竹溪幻境(1)

    金太羊长出一口气,道:“很好,不管怎么说,我们这一趟收获不小,用那几十个蜂巢换银石,足够我们修炼到结丹境了。”他一直捂着脸,这时手一松,露出脸上被吴非打出的掌印。

    金太康奇道:“太羊哥,你脸怎么肿了,是被谁打了?”

    金太羊别过脸去,哼道:“我怎么可能被人打!”

    金太康凑过去道:“给我看看,明明好像是挨打了啊?”

    金太羊大怒,一脚将他踹开,骂道:“我被那该死的马蜂叮了脸而已,有什么好看的!”

    金太康不知道大哥为什么这么大火,讪讪道:“那我们还去不去找那株千年参合参?”

    金太岁道:“当然要去,千年参合参就是等我们去拿的,你看我们进这片梓桑林有惊无险,一定会有后福的!”

    金太羊却是摇摇头,到了这个时刻,他心里真的没有了把握,想到刚才陈春梅和吴非的对话,猛地问道:“雪芮,你刚才要给他什么,他最后又不要?”

    陈春梅拿着手上的玉片,迟疑着道:“太羊哥,有件事我想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金太羊一怔,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春梅道:“这是我爹爹给我的地图,上面记载着玄女山的一件非常重要的宝贝,它不是千年参合参,也不是犀头蜂的蜂巢,它可以让过了二十岁才突破到第三层的修炼者,修炼到第六层,我本来是要跟林非他们一起去找这件宝贝,可是他走了!”

    金太羊接过玉片,惊讶地道:“玄女山竟有这种宝贝,难道这里竟然有迷仙葫?”

    陈春梅点头道:“太羊哥你真是博学,正是迷仙葫!”

    金太羊有些激动,道:“如果真有迷仙葫,那价值也绝不菲,你,你拿这个给我们,一旦找到,打算怎么分?”

    陈春梅道:“我进来,就是要给爹爹找一份,一个迷仙葫据说可以做成四份丹药,太羊哥你来分配好了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金太羊眼中放出金光,道:“按说,我们这里现在四个人,最公平的分配是一人一份,但是你能拿出来,更是信任我们汗古国的修炼者,这样好了,给你爹爹单独留一份,剩下的我们四人出卖后平分,如何?”

    陈春梅看了一眼金太岁和金太康,见他们两个并无异议,欢喜地道:“太好了,谢谢太羊哥,爹爹知道了,一定会觉得自己先前的决定有多失算!”她并不知道,如果陈箫知道宝贝女儿做这样的决定,一定会狠狠扇她两个嘴巴。

    且说吴非奔走了一路,他开始是有些愤懑,但随即想道:“我放开陈春梅说不定是件好事,这世上糊涂的人有,不知好歹的人也有,像她这样既糊涂又不知好歹的人更是不少!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吴非又来到了赤炎冰两人消失的水潭边,抖抖衣服冷笑道:“金太康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手脚么,好啊,既然要跟踪,那就来吧!”实际上,刚才吴非给金太康、金太岁治疗时,他也做了记号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黄昏,水潭边异常安宁。

    吴非站在岸边苦苦思索,按理赤炎冰在这里就算被打败,也不可能无影无踪,如果她消失不见,只有几种可能,那就是遇到禁制之光或误入到哪个传送幻境,就像他们进山时过的那条河一样,不知不觉被传到其他地方去了,可是,这个传送陷进在什么地方,它是点对点传送还是乱送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吴非不由在岸边坐下,他一边整理着思绪,一边将神念放了出去,他觉得这个水潭周边有些奇异的地方,似乎有人正在用一双眼睛从湖底看着他,但他又完全没有感应,连蓝月光都一丝波动也没有。

    晚风微凉,吴非一只手按在地上,他忽然抓到一块石片,这石片十分薄,吴非随手就是一个水漂打出去。那石片在水面打了三个盘漩,便沉了下去,他有些奇怪,以自己打水漂的手法,七八个漩那是正常,怎么这里只有两三个?想到这点,他又捡起一块石片,用力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次还是只有三个漩,吴非一连甩了三块石片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这个水潭有古怪!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立刻做出判断,他看到岸边有一块磨盘大的石头,走过去搬起石头扑通一声抛入水潭。

    大石入水,吴非瞪着双眼,只见那块大石在水中一晃便即不见,既没有沉入潭底,也没有翻滚在一边,潭底还是清幽幽的一片青绿,连水潭里的小鱼都似乎没有受到惊吓。吴非骇然后退两步,他顿时明白赤炎冰和董玉去了哪里,他们一定是追逐什么人或妖兽,结果跃入这水潭中,被瞬间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玄女山十分怪异,吴非仔细搜寻自己所有的地图,他之前仔细找过梓桑林,但是并没有人记载过,它应该是最近几十年才从哪个禁地中传送出来,所以蓝野长老的老地图中没有记载,但是这个水潭也不算小,怎么会没有记载?

    既然地图上没有记载,吴非就仔细搜索离狮子峰最近的禁地,狮子峰附近的禁地一共有两块,一块是黑弥岭,一块是竹溪湖,他猛地心中一动,这个水潭莫非是从竹溪湖中分离出来,赤炎冰她们不小心被传到那里去了?

    竹溪湖是玄女山的一块古老禁地,虽然不少地图上都有标注,可是并没有里面的详细记载,只传言说里面有一个绿水大湖,至于湖中有什么,没有记载,唯一的记载是,这片禁地进去后,极少有人能出来。

    吴非犹豫起来,要不要跃入水潭去找赤炎冰和董玉,如果进去了,出不来怎么办?忽然又想道:“所谓既来之,则安之,我不进去探个究竟,岂不是白来了,况且,我要是找不回原先那把蓝月光,也只有三年的生命好活!”想到这里,他咬咬牙,退后两步,打算跃入这幻境的湖中。

    蓦地,蓝月光微微一动,吴非神念一转,暗道:“有人来了?”他仔细扫视四周,感觉到来者只有一人,他是沿着另一条溪水过来,修为似乎不低,至少在第三层左右。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这人怎么孤身一个,他会不会是赤霞夫人或龙前辈?”正想着自己要不要隐匿,蓝月光猛地一抖,显然那人也现了吴非,神念飞快地扫视过来,吴非索性站在潭边,看看来者到底何人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条黑色的人影出现在水潭对岸,那人看身形是一个年轻的男子,穿了一身墨绿色长袍,吴非现他竟然是第四层高阶的修为,即使赤霞夫人遇到他,都未必有必胜的把握,难怪他敢一个人在这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