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救活他们两个(6)

    “打你又怎么了!”

    吴非怒道。

    只听啪、啪两声脆响,吴非两记耳光抽在金太羊脸上,恶狠狠地道:“你们射我两箭,我就算杀了你,都不过分!”他蓝月光握在手中,抵着金太羊的咽喉。

    金太羊脸上闪过一丝惊惧,兀自强硬地道:“你偷袭,有本事我们好好打一架!”

    吴非不由气得笑了,道:“偷袭,你背后射我的第一箭,是不是偷袭,刚才你兄弟在树林外射我,是不是偷袭?”

    金太羊哼道:“弓箭手射箭,不叫偷袭!”吴非呸了一口,又是一巴掌抽在他脸上,骂道:“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无耻之辈!”

    忽然陈春梅的声音响起道:“不,不要动手,怎么了,太羊哥你放过林非吧,不要再杀他了!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一声,道:“我是不想手上沾血,杀你这种人,没的脏了我手!”他站起来,一脚将金太羊踢开。

    金太羊觉得身上的封印一松,一口气终于缓过来。

    陈春梅这时撑起身子,道:“太羊哥,不要赶我走!”她没有看见吴非教训金太羊,还以为金太羊要对吴非出手。

    金太羊抚摸着脸颊,眼中露出惊惧之色,刚才的动手,吴非实在出乎他的想象,他完全没把握在这么近的距离战胜吴非,不由恨恨道:“要走快走,别在这里碍眼!”

    吴非对陈春梅怒道:“走,你跟着他们,早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陈春梅一摆手,此时她好像突然清醒一样,道:“你不用说,我知道生了什么,但我还是要跟太羊哥走!”她掏出一块玉片递给吴非,道:“我宝囊的封印已经解开了,你一直跟着我们,对我救援,真正要的是这个吧,没关系,你应该早点跟我开口,现在你拿去吧!”

    这块玉片,显然就是记载迷仙葫位置的地图,陈箫给了陈春梅,陈春梅以为吴非跟着她,目的就是为此。

    吴非眼中怒火腾地升起,他没有去接陈春梅递来的玉片,道:“你之前都以为,我是这个目的?”

    陈春梅无力地笑了笑,道:“是不是都没关系,反正你救过我,我也承你的情。”

    吴非连连冷笑,一指金太羊,道:“好,我最后再问你一遍,你跟我走,还是跟他们走?”

    陈春梅点点头,毅然道:“我跟太羊哥走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金太羊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,随即又捂住脸颊,那里被吴非的耳光打得生疼。

    吴非仰天大笑,道:“好,很好,既然这样,那我仁至义尽,咱们桥归桥,路归路,以后相逢一笑只当不认识!”

    陈春梅咬着嘴唇一言不,只是把玉片递给吴非。

    这时金太岁忽然身子一挺坐了起来,道:“我好热,好难受!”说完站起来冲着小溪跑了过去,此时他身上还是光溜溜的,说不出的滑稽。

    吴非冷冷地望了两人一眼,霍地转身迈开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金太羊嗖地抽出弓箭,一支羽箭指着吴非的背心,吴非头也不回,冷哼道:“你再射,我保证这次绝不会对你客气!”金太羊身子一个哆嗦,这一箭扣在弦上,再也不敢松开手指。

    陈春梅拿着玉片,身子一动挡在金太羊身前,低声道:“太羊哥,你,你让他走吧!”

    “太羊哥,你,你不该放那小子走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,金太羊回头一瞧,却见金太康也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清醒了?”

    金太羊问道。

    金太康道:“我早醒了,要不是身上热得难受,早就起来把他杀了,大哥你做事就是犹豫不决!”

    金太羊脸上热,之前他被吴非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心里不禁疑问道:“那个臭小子,真的只有第二层修为么?”

    “雪芮,你认识那个林非多久,还知道些什么他的事情?”

    看见吴非终于消失不见,金太羊终于放下弓箭问道。

    陈春梅摇头道:“我来此地与他会合,是爹爹安排的,听说他是我们西北精英弟子比试的第六名,应该也有点厉害吧。”

    金太羊又问道:“他师傅是谁,修为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春梅道:“这个我不知道,小竹林在我们西北神道是个二流门派,掌门的修为应该不高,林非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年轻人,有人说他在精英弟子比试中,纯粹是靠运气得到的名次。”

    金太岁此时也在溪水中清洗完毕,他穿好衣服走了过来,道:“西北精英弟子比试有什么好看的,第六名还不如我们汗古国厉害点的散修,我们最厉害的散修,也有二十岁前修炼到第三层的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对金太岁的口气有些不悦,道:“我小时候跟着娘在异域长大,但你们也别太小看我们天行大陆西北的修炼者,要不是青潇派那些门派太强,压得其他地方没办法出头而已。”

    金太康道:“我觉得那小子不简单,他不是一直跟着我们么,你看我们自从到了狮子峰后,不断遇险,我开始还怀疑雪芮姑娘,现在觉得完全是那小子在背后搞鬼,这次我们倒过来,悄悄跟着他走一段如何,看看他究竟是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金太羊一怔,道:“怎么跟?”

    金太康道:“刚才他给我扎银针的时候我醒过一次,我在他衣服上做了点手脚,我们现在可以去追踪他。”

    金太羊摇摇头,颓然地道:“算了,我们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人身上,况且他也算救了我们两次!”

    金太岁道:“他救过我们两次?大哥,你烧了吧,明明是我们救了他两次!”

    金太康道:“是啊,大哥,你脸上到底怎么了额?”

    金太羊暴怒道:“说了是被那蜂子蜇了,你再说我脸上有什么,我跟你翻脸!”

    陈春梅看着金太羊暴怒的样子,心中忽然闪过瞬间的疑问,自己先前被犀头蜂蜇到,这才失去知觉,看样子金家兄弟并不会治疗,难道自己真是吴非治好的?她摇摇头,觉得不太可能,实际上,刚才吴非已经说出自己救了陈春梅,但她就是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金太岁转头去问金太康:“那小子现在有没有跟着我们?”

    金太康低头感应了片刻,道:“他现在离我们越来越远,看来是真的离开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