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救活他们两个(5)

    一阵白雾升起,梓桑林中的雾瘴之气又变得浓密。

    吴非掏出两枚避瘴丸,自己服下一枚,另一枚正要给陈春梅服下,手指触到她的嘴唇,陈春梅樱唇一张,用微弱的声音呓语道:“太羊哥,你,你快走,不要管我!”

    吴非忍不住撇撇嘴,陈春梅又道:“太羊哥,你,你以后可不要忘了我。”吴非叹了口气,暗道:“这丫头是单纯还是脑子坏了,金家兄弟是什么样的人她是真的不知道,还是不想知道?”他忽然想到,如果陈春梅醒来见到自己会不会失落?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吴非不由加快了脚步,好在他身上扑有雄黄粉,那些犀头蜂又要归巢,所以出来的这一路,并没受到攻击。

    一出梓桑林,吴非忽然听到了一个男人干号的声音,抬头望去,只见出声音的正是金太羊,此刻,金太康和金太岁都躺在地上,两人面目乌,双眼无神,身子不停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吴非知道两人蜂毒作,如果捱得过去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,挨不过去,那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金太羊手足无措,他看见吴非,顿时呆住了,眼中满是惊讶和诧异,他不敢相信吴非能独自走出来,而且背上还背了陈春梅。金太羊伸手抹了一把鼻涕眼泪,拦在吴非面前道:“听说你是什么竹林的药修,你帮我救活他们两个!”

    吴非翻了个白眼,道: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金太羊双目血红,怒道:“今天救不了他们两个,大家都别活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吴非背上的陈春梅忽然挣扎了一下,迷糊地道:“太羊哥,是你吗?”

    金太羊一怔,道:“雪芮,你还活着?”

    陈春梅像梦中惊醒一样,叫道:“太羊哥,我们是不是在地府相见了?”

    金太羊道:“你没死,太好了,你知道我刚才有多揪心?”

    陈春梅痴痴地望着金太羊,微笑道:“太羊哥,我知道你心里有我,不会真的将我丢下不管。”金太羊脸上闪过一抹惭愧之色,道:“你没死,太好了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陈春梅目光转移,她看见自己居然在吴非背上,吃了一惊,道:“你,你怎么也在这里,是不是太羊哥救了你?”

    要是陈村梅此刻清醒,吴非只想抽她两个耳光,恨恨道:“我是来带你走的,你跟着他们太危险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挣扎着从吴非背上落下,摇晃着道:“林非,我知道你人很好,但你不要太执著,刚才我已经跟你说过了,我要跟着太羊哥他们走,不管有多危险。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你不能再跟金家兄弟走了,他们将你一个人丢在梓桑林里,如果我不救你出来,你早死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陈春梅只是想道:“你不放心的是,我爹爹放我身上的东西吧?”口中却对金太羊道:“太羊哥,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累赘?”

    金太羊完全没有惭愧之色,道:“不会的,雪芮,你要是想留下来,就留下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无名火烧得旺盛,怒道:“危难之时,你们只顾自己逃命,春梅姑娘如果跟你走,不知道什么时候,还会给你们当做垫背的盾牌!”

    金太羊哼道:“就算是,那也是她自己的事!”

    吴非懒得跟他费口舌,他一指地上的金太岁和金太康,道:“好,我帮你救活他们两个,春梅姑娘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金太羊刚要怒,猛地看见两个兄弟还躺在地上抖,眼见出气多进气少,立刻点头道:“好,我答应你,只要你能救活他们两个,就算要我跟你走,我也毫不犹豫答应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这才看见地上还躺着两人,眼中露出迷茫之色,道:“太康、太岁哥他们怎么了,难道为了救我,大家都受伤了?”她说着,感到身上几处地方深深地疼痛,一阵晕眩后,靠在一棵树上,慢慢蹲下来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金太羊道:“是的,大家都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冷笑,他觉得当面揭穿这种人已经没有意思,于是走到金太岁和金太康身边,一把将金太康衣服撕开。

    金太羊怒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帮他治疗,不把他衣服脱光,我怎么知道他身上被蜇了几个包?”

    金太羊点点头,阴沉着脸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吴非将金太康和金太岁衣服剥个清光,两人身上被蜇得并不多,只有三四块,但此时黑包已经扩散,整个身体有一半开始黑,吴非道:“没有我们小竹林的解毒丸,这两人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金太羊点点头,看见吴非转身,眼中闪过一抹杀机。

    吴非掏出解毒丸给两人服下,这才取出他的空心银针替两人拔毒,因为两人的伤口已经扩散,吴非插了数十支银针才堪堪够用,在扎针的过程中,金太康几次扭动身子,似乎有些抗拒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两人的毒素拔了出来,吴非也是满头大汗,他小心翼翼地将乌黑的银针收起,放在自制的一个清洁瓶中,用这瓶中的药水泡上三天,银针上的毒性会褪去,那些针便又可以使用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吴非才出了一口气,道:“他们两人身上的蜂毒已解,你替他们穿上衣服吧,等一下如果热,那是正常,不必担心,我们这就走了。”说完,他走到陈春梅身旁,打算再次背她起来。

    金太羊脚下一横,拦在身前,道:“我答应你们走,但现在还不行,必须等到太岁和太康醒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看来你是真的自以为是到家了,我若要走,阁下拦得住么?”

    金太羊双手一分,哼道:“那你走走看!”他灵气运转,一道威压直压吴非。

    吴非大怒,抬手一拳向金太羊面门砸去。

    这一拳吴非用蓝月光给自己加持了加,就算金太羊修为比他高,在如此近的距离,也无可闪避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金太羊面上中拳,顿时被打得飞了起来,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第三层的威压下,吴非还能出拳,不但能出拳,还打得这么快,这一拳将他打得鼻血直流。

    “你,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金太羊不可置信,吴非身子闪电般冲上,一脚踩在金太羊胸口,金太羊只觉身上一滞,灵穴居然被吴非一脚踩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