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救活他们两个(4)

    金太羊看清是吴非,脸色有些尴尬,迟疑地道:“你,你怎么还在这里,雪芮,雪芮她自愿在后面替我们掩护,还,还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地扫视了三人一眼,觉金太岁胳膊上鼓起了几块黑包,显然是被犀头蜂蜇中,金太康脸上也被蜇了一块,此时已经破相,只有金太羊看上去虽然狼狈,身上倒还完好。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自愿替你们掩护?”

    金太岁跳起来叫道:“你什么意思,你和那个雪芮分明是勾结好了,一个跟着我们去探宝,一个悄悄跟在后面!”

    吴非懒得跟他说话,抬腿便朝雾瘴之气中走去,金太羊身子一侧,想要阻拦,但挡了一挡,旋即让开。

    看到吴非走进树林,金太岁大怒,拉开弓箭一箭便朝吴非后心射去,金太羊一掌推出,将金太岁推到一边,这一箭擦着吴非肩膀掠过,吴非停下脚步,冷冷道:“你们射了我两箭,我都记下了!”

    金太岁怒不可遏,搭弓拉箭又要射去,吴非人影一闪消失在林中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有什么资格对前辈无礼,等你出来,非要好好教训不可!”金太岁骂着收起弓箭。

    金太康咧嘴一笑,道:“他要是出不来,你怎么教训他?”

    金太岁道:“那我哪天经过什么破竹林,去找他师傅,告诉他们教坏了弟子。”

    金太康呵呵一笑,道:“你又不知道他师傅是哪个,修为有多高,小心他教训你!”

    金太岁道:“他师傅修为总不可能比我高吧?我听说过神道的西北,只有一个大围教还勉强可以,像我们这样筑基成功的修炼者,那是凤毛麟角。”

    金太康道:“是啊,每年的神道精英弟子比试,只有我们汗古国的修炼者才可以跟青潇派他们抗衡,大围教从来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两人闲扯了几句,金太岁忽然抽了一口冷气,道:“我都吞了两颗回复丸,怎么这狗屁马蜂蛰过的地方还这么难受!”

    吴非步入梓桑林,走进去没多久,便瞧见几只犀头蜂从身旁掠过,往小山那边飞去。吴非有些奇怪,它们居然并不来蜇自己。为了保险起见,他点了几盘苍术和蚊香拿在手上,暗道:“现在风已停,梓桑林的雾瘴之气又已加重,那些犀头蜂要回蜂巢也是正常。”他越往里走,越是心惊,因为陈春梅离梓桑林越远,生还的可能性越小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最里面一层树林,还是不见陈春梅的身影,吴非暗骂金家兄弟不是东西,再往前就是山脚下了,难道陈春梅根本就没有逃出来?

    转过先前的那个大弯,吴非朝前一望,只见小山之上一大片黄云涌动,顿时心凉了半截,他模模糊糊地看到,先前自己留下的那口大缸已被推翻,山下的黑洞被熏黄了一片,显然金家兄弟极为贪心,烧烤了数十个蜂巢,因为蜂群密集,吴非没有找到陈春梅在哪个位置,他索性点燃一排梓桑树,浓烈的浓烟升起,那些犀头蜂又渐渐回到黑洞之中。

    在大缸翻倒的不远处,地上躺着一人,吴非一眼便认出那是陈春梅,此时的陈春梅仰面朝天,四肢伸展着一动不动,吴非顾不得蜂群还没有退尽,一路奔跑来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陈春梅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黑气,但面目居然依旧姣好,仿佛睡着一样,有一只犀头蜂正从她脸上爬过,吴非一道罡气弹出,将那只犀头蜂弹开。

    忽然嗖的一声,一只犀头蜂落在吴非的肩上,吴非打了个冷颤,一指弹开那只犀头蜂,立刻打开一个防护罩,这才将从陈春梅身上和周围爬过的犀头蜂一一用灵气弹死。

    清理完一切,吴非伸手去搭陈春梅的脉门,这一搭之下,他原本死灰的脸上猛地现出了一抹喜色,陈春梅的脉相虽然微弱,但并没有死去。

    吴非略一思索,猛地明白过来。他之前被困在防护罩内,曾扑了自己一身的雄黄粉,后来去救陈春梅,用云帆将两人裹在一起,他身上的雄黄粉,自然也沾到了陈春梅身上,后来陈春梅去跟金家兄弟,临别之时曾将脸贴在吴非胸口,又沾了不少雄黄粉。

    雄黄粉并不是无用之物,那些犀头蜂虽然从陈春梅身上爬过,却并没有敢蜇她,这也是刚才那只犀头蜂落在吴非肩头没有蜇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节,吴非替陈春梅检查了一道,现她只有手背和脚上三处没有沾到雄黄粉的地方,被犀头蜂蜇过,按理这三个黑包不至于让她陷入如此深的昏迷,难道她的致命伤在别的地方?想到这里,吴非将陈春梅的身子翻转过来,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咬咬牙一把撕开陈春梅的后衣,后衣一撕开,他吃惊不小,陈春梅的背上蜇了不少黑包,最显眼的是她后脖下方的一个大包,这应该是她晕厥的主要原因,而幸亏陈春梅是仰面倒下,她的背后实在没有沾到多少雄黄粉。

    在小竹林的记载中,吴非学过如何医治毒蜂蜇伤,那犀头蜂毒性要大得多,但治疗之法也差别不大,他掏出一把空心的银针,苦笑道:“你这臭丫头,若不是遇到我,今天至少死三回!”他将银针一一插入陈春梅身上的黑包之中,然后一道灵气灌入她体内,片刻之后,银针泛黑,从一端流出一道黑色的毒液。

    渐渐地,陈春梅背上的黑包上的黑色消退下去,吴非依法炮制,将她身上其他地方的蜇伤也拔除干净,又替她重新换了一身衣服,这才掏出一枚回复丸塞进陈春梅口中,他恨恨地道:“金家兄弟不知怎么拔除蜂毒,倘若先吃下回复丸,必然多吃不少苦头,不过,这也不足以抵消他们的过错!”

    此时天色渐渐昏黄,吴非刚才点燃的梓桑树已完全熄灭,浓烟也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,那些黑洞中的犀头蜂又嗡嗡地蠢蠢欲动,吴非不敢怠慢,打开防护罩背起陈春梅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陈春梅身上烫得吓人,显然正在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