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救活他们两个(3)

    吴非收拾一番,朝陈春梅点点头,道:“你多保重!”陈春梅低着头不敢看他,吴非转身向外走去,走出去十数步,又回头道:“四位在一个时辰之内一定要离开此地,切记切记!”

    金太羊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吴非指着不远处涌动的雾瘴之气,道:“我估计一个时辰之后此地会起风,到时烟雾消散,那些犀头蜂又会出来攻击你们,所以小心为上,不可贪多!”

    金太羊点点头,道:“多谢!”

    吴非见他嘴上虽然说着感激,脸上的神情却是带着鄙夷,暗道:“你以为我害怕你拿的多么?”不由暗暗撇嘴。

    见到吴非一人走进了雾瘴之中,金太岁忽然道:“这小子的表情很欠揍,而且一点家教都没有,丝毫不知道要尊敬前辈,我真想一箭射死他!”

    金太羊哼道:“你以为自己修为比他高,就可以做他前辈么?”

    金太岁道: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金太康摇头道:“人家又不是我们汗古国的人,没有教养只能说是一种悲哀,况且他好歹也算救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金太康是金家兄弟中长得最俊美的一人,陈春梅原本对他也是充满好感,这时见他们如此贬低吴非,不由眉头也皱了皱。

    金太羊又捡了些枝条点燃后吹灭,只留火星冒烟,道:“那些犀头蜂其实并不难对付,为什么进来的修炼者没有想到烧烟这个办法?”

    金太岁道:“只能怪大家猝不及防,再说地图上也没有标记,谁想到会出这种意外?”

    金太康道:“不对,我觉得这里怪怪的,好像是近几十年来新形成的一块地方,连地图上都没有标注过。”

    金太岁道:“这么说来,这玄女山内部一直在调整运动,有些危险地方的东西给搬出来了?”

    金太羊一挥手,道:“现在不是琢磨这个的时候,我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,快动手吧!”

    金太岁哼道:“那小子一定是危言耸听,他是怕我们拿得太多,出去以后烂他的行价!”

    陈春梅此时心中忽然生出一些歉意,她暗自问自己道:“其实,林非是一个不错的人,如果没有爹爹关照,又没遇到太羊哥,我也许会把他当成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溪边的流水淙淙,当吴非走出雾瘴之地,视野之内,竟然一片空空,赤炎冰和董玉都已不见,他有些奇怪,现在刚刚是午时,怎么两人已经离去?他四下一望,觉地周遭林木有断裂的痕迹,地上也有很深的划痕,不由惊道:“不好,刚才赤炎冰她们遇到敌人了!”

    吴非循着地上的足迹向外追去,这一路上好像没有战斗,只是追逐,似乎是赤炎冰追着那人,但那人十分灵活,赤炎冰一直不能把他怎样,吴非暗道:“赤炎冰不会是又钻进谁的圈套吧?”他不担心赤炎冰不能保护自己,倒是担心董玉修为不高,会受伤或出意外。

    一直追出去数里地,吴非淌过两条小溪来到一个方圆只有两三里的水潭边。这小湖其实是一个大水潭,乃是数条小溪汇拢之地,吴非数了一数,这里起码汇聚了十几条小溪,应该不是陈春梅说的五条小溪汇聚之地。

    水潭边十分宁静,赤炎冰和董玉的痕迹来到这里忽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吴非在潭边绕了几圈,现这水潭像一个大水池,潭边是一圈赭色的岩石,岸边草地上有不少石块,颜色各异,景色十分奇异,他找了半天,除了一块泥地上有个漩坑和两个足印,再没找到任何线索,那足印自然是董玉的足印,吴非不由大感奇怪,这两人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对手,按说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可是她们好像就突然蒸了一样,不知去向,难道两个人都潜到水底去了?

    这么一想,吴非便趴在水潭边朝水中观望,这小水潭中的潭水清澈见底,水中还有不少游鱼,潭底是一层青绿色的卵石,那些卵石排列得十分有趣,一圈一圈,好像螺旋纹一样,此外就没有其他奇怪之处,吴非暗道:“是不是刚才又来了禁制之光,将她们两个传送走了?”

    一阵微风吹过,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,吴非觉得这样的景色堪称完美,忽然他身子一震,猛地想道:“起风了,不知道陈春梅他们出了雾瘴之地没有,如果还没出来,只怕危险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又往回走去,既然不能和赤炎冰她们一起,不妨继续悄悄跟着陈春梅和金家兄弟。

    就在吴非离开水潭边不久,一群飞鸟落在潭边,有数只飞鸟飞入水潭中捕鱼,它们身子一没入水面,忽然一阵波动扭曲,倏地消失不见,岸边剩下的飞鸟出一阵嘶鸣,冲天飞离而去。

    水潭边又恢复了寂静。

    到了刚才离开之地,吴非现陈春梅他们并没出来,因为这里还是他刚才离开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轻风刮过,雾瘴之气被吹散不少,已经可以看见里面一层一层的梓桑树林,吴非心里暗暗着急,因为这风是朝里面刮去,如果陈春梅和金家兄弟没有出来,说不得里面的烟雾已被吹散,又会被犀头蜂追上包围,正想着,一阵脚步声从树林中传来,吴非忙隐匿了身形,躲在一块大石后面。

    只见金家兄弟互相搀扶着匆忙跑出,他们的模样十分狼狈,一跑出雾瘴之地,金太岁丢掉手里冒烟的树枝,跺着脚骂道:“真倒霉,那些死马蜂阴魂不散!”说着掏出一颗丹药吞了下去,金太康头散乱,全没了先前的潇洒模样,他吐了一口口水道:“是啊,还好太羊哥英明,现得早,不然我们全死在里面了!”

    刚才吴非提醒过他们一个时辰之后要离开,显然三人没有当回事。

    吴非没有看见陈春梅跟他们一起,不由心中咯噔一下,他咳嗽一声跳了出来,劈头问道:“春梅姑娘呢,她怎么没出来!”

    金家兄弟吓了一跳,他们没有觉附近有人,尤其是金太康,他的修炼是隐匿,居然也没有觉吴非,显然对方的隐匿比他还厉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