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梓桑林的犀头蜂(6)

    吴非顿时泄了气,原来这些犀头蜂会适应雄黄的味道,一旦适应了,就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陈春梅远远地望着吴非,此时他们都打开了防护罩,彼此说话也听不清,她打着手势,指着自己咽喉,似乎在说什么,吴非想道:“她什么意思,难道说喉咙痛了?”转念一想,猛地惊醒道:“不好,我给春梅姑娘的宝囊被别人夺走,没有避瘴丸和醒脑丸,她坚持不了多久,我在这里消耗一会没有关系,她的防护罩只怕马上就会被攻破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吴非凝神细看,果然看见陈春梅的防护罩有溃散的迹象,那些犀头蜂正嗡嗡地朝她聚集过去。

    吴非知道陈春梅的防护罩随时都可能破散,他一咬牙,蓝月光划过自己的防护罩,啪的一声防护罩破散,那些犀头蜂正要一涌而进,却都为之一滞,这是吴非蓝月光的迟滞之术用在防护罩上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吴非掏出那块在关键时刻几次救了自己性命的云石,随手一挥,一张云帆将他包裹住,他就地一滚,冲向陈春梅。

    陈春梅正在苦苦支撑,刚才她打手势告诉吴非,自己已经到了极限,实在无法支撑,让他用那把厉害的飞刀杀了自己,但吴非居然自己冲了过来,她叹息一声,再也支持不住,啪的一声,防护罩乍然溃散。

    就在陈春梅防护罩溃散的同时,一道白光飞射而至,那些犀头蜂的身子都是一滞,陈春梅感觉自己被扑过来的一团棉絮包裹住,身子平平移开数尺,再睁开眼,只见吴非已经打开了防护罩,将俩人罩在其中,他一只手还拿那着他的蓝月光,将防护罩内的数只犀头蜂一一戳死。

    吴非脸上露出庆幸之色,他掏出三颗丹药递给陈春梅,道:“这里有一颗醒脑丸、一颗避瘴丸、一颗回复丸,你都吃了吧!”

    陈春梅身子虽然十分虚弱,吃药的力气还是有,但她却没有接丹药,只轻轻问道:“你,你为何要这么拼命救我?”

    吴非收起云石,又抖出两只犀头蜂,一脚踩死,道:“我们是一起的,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!”

    陈春梅幽幽道:“爹爹说得不错,你这人是有点让人琢磨不透,但,但就算你再救我一次,我也不会喜欢上你的!”

    吴非闻言差点晕倒,这丫头心里不知想的是什么,她以为自己喜欢上她才这样拼命出手,他将三颗药丸塞在陈春梅手里,然后用手指拈起一只犀头蜂的尸体,一边察看犀头蜂的尾刺有多长,一边调笑道:“那我再救你两次呢?”

    陈春梅摇头道:“没用的,我是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觉那犀头蜂的尾刺几乎有他半个指甲长,这要是刚才不小心被刺一下,只怕够呛。他心中暗道:“你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,你要是喜欢我才麻烦呢!”

    防护罩外的犀头蜂被吴非刚才的举动惹怒,疯狂地撞击着吴非的防护罩,撞得四周一阵波动,吴非只得加强了防护罩的防御。

    服了三颗药丸,陈春梅静坐一刻,恢复过一些体力,见外面的犀头蜂密密麻麻,已完全将吴非的防护罩遮蔽住,不由担忧道:“你这样还能撑多久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十天半月没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道:“那,那我们能不能冒险用传送符传送走?”

    吴非并没告诉她自己可以使用音遁术,摇头道:“不行,传送符施展的一瞬间会有短暂的停滞,防护罩不可能一直打开,那些犀头蜂一定会乘机蛰到我们!”

    陈春梅皱眉道:“那我们只有在这里等死了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道:“是啊,你不甘心了吧,要是跟金家兄弟死在一起就好了,对不对?”他并没有回答,只是从宝囊中掏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地上。陈春梅并不在意,道:“其实,我们两个人中可以活一个的!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春梅道:“我或你,如果一个人愿意为另外一人防护,他就可以用传送符逃走。”

    吴非明白过来,道:“那我帮你打开防护罩,好不好?”陈春梅摇头道:“我说了没用的,你再救我一次,我还是不会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吴非耸耸肩,道:“那你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春梅道:“我们两个抓阄,谁抓到,谁走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看来,你是不会喜欢我了,很好,到现在你都不肯承我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带着些歉意,道:“那你同不同意?我若抽到替你防护,一样无怨无悔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拿起地上的一盘绿色的东西点燃,道:“我是不会答应你这个办法的!”

    陈春梅怒道:“你是一定要跟我死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吴非并不理会,只是一盘一盘点燃地上的各色药盘,陈春梅见吴非不回答,正要追问,忽然闻到一股难闻的烟味,不由愕然道:“你,你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吴非嘿嘿一笑,拿起一条黄色东西道:“这是我们老家用来驱虫的宝贝,这个叫苍术,那个叫蚊香!”

    陈春梅一怔,咳嗽着道:“你打算用这个对付外面的犀头蜂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啊,如果这个不行,我们再想别的办法!”他把地上的杂香点了一圈,陈春梅忍着难受,道:“好,你打算怎么用?”

    这时防护罩内已经白茫茫一片,吴非拍拍手,道:“好,现在我们坐下来,我数一二三,我把外面那个防护罩收起,你要立刻再打开一个小的防护罩,这样这些香就能熏到外面那些犀头蜂了!”陈春梅点点头,她对这些香也有些期待,听说蛇虫之类最怕烟熏,说不定这是个好办法,于是坐直身子道:“好,那你数吧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一、二、三!”数到三时,猛地把防护罩一收,陈春梅不敢怠慢,立刻在两人身周开启了一个小防护罩。

    外面的防护罩一打开,烟雾散出去,那些犀头蜂顿时就像喝醉酒一样,四下乱飞,不少犀头蜂还被熏得掉落下来,陈春梅欢喜地抓着吴非的胳膊摇晃起来,一边咳嗽,一边叫道:“真的有用,真的有用,我们有救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