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梓桑林的犀头蜂(5)

    吴非循着陈春梅的痕迹往前走,他觉两边的树木都一样,仅有一人多高,树叶呈现一种蓝绿色,吴非停下脚步,摘下一片树叶放在鼻端嗅了嗅,他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,那是一种腥涩的味道,让人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香味香得十分奇异,吴非沉思片刻,霍地一惊,暗道:“这莫非是梓桑树?”他在小竹林的药材典籍中见过记载,梓桑是一种珍稀的药材,并不多见,在拍卖行一片梓桑叶可以拍到一块银石,用这种梓桑叶喂大的蚕,结出的茧就是天价,据说梓桑茧编织成的绸衣是很好的护具,堪称上品。

    但是吴非眼前的梓桑叶是蓝绿色的,按记载,应该是墨绿色才是,难道这是变异的梓桑树,那它培植出来的茧会有什么作用?吴非一边想着一边往里走,这些树叶都是珍宝,那山上可能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树林中的腥臭味道越来越浓,这并不是梓桑叶的味道。

    吴非走了一段,没有见到蜘蛛、蚂蚁和鸟,暗道:“这里有这层毒雾笼罩,倒是件好事,那梓桑蚕被保护得如此好,应该能结出更好的茧来!”

    片刻后,吴非来到一块石地上,他向前方凝神观看,只见那座小山离他只有百来步的距离,此时依稀能看到山上的情形,那山上坑坑洼洼,不知是布满了黑洞还是长了奇怪的黑色物体,但一层黄雾笼罩在山上。

    吴非忽然心中感到一股强大的危机袭来,这危机来自哪里,他说不清楚,但蓝月光已经开始嗡嗡抖动。

    石地的不远处是一块草地,草地上赫然躺着两具尸体,那尸体十分可怖,身上的衣服和皮肉已经腐烂,但是因为没有食肉的鸟和蚂蚁分食,大部分还粘在骨头上,仿佛那尸体是涂上了薄薄的保护层,吴非这才醒悟道:“原来这树林里的腥臭味道不是梓桑叶出的,而是这些尸体散出来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吴非瞧见那两具尸体的腰间都还挂着宝囊,显然他们不是死在其他修炼者之手,而是死在妖兽的手中,不知那山上有什么妖兽如此可怕。

    “太羊哥,太康哥,你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吴非刚打开防护罩,前方不远处就传来陈春梅的声音,他陡然一惊,那山上的黄雾不知是什么,这个时候在这里出声音,可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,他心念一动,朝声处跑去。

    刚穿过前面一排梓桑树,前面豁然开朗,外面的雾瘴之气在这里并不浓郁,吴非瞧见陈春梅站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四下遥望,她见吴非奔来,先是一喜,以为是金家兄弟,随即看清是吴非,又有些惊异。

    这时笼罩在山上的那层黄雾,忽然化成一道黄云,向陈春梅处席卷而来!

    吴非叫了一声不好,他突然明白刚才不是蓝月光出的嗡嗡声,而是那片黄云,他有沈安珺关于这种东西的记载,又有蓝野长老给他的资料,猛地出声叫道:“快下来,那是犀头蜂,打开你的防护罩!”

    犀头蜂堪称至毒,据说一只犀头蜂可以蛰死一头巨鹿,修为低下的修炼者,防护罩根本无法抵御。

    陈春梅反应过来,忙跳下石头,立即开启了防护罩。

    那道黄云掠到陈春梅头上便往下飞扑,另有一支朝吴非扑来,吴非不敢前进,他站在原地,就听到头上的防护罩上骤然出一阵噗、噗声。

    那些恶蜂大的如鸽蛋,小的也有马蜂大小,它们撞在吴非的防护罩上,居然仅仅是弹出去数尺,并没有撞得支离破碎,随即又飞回来,趴在防护罩上面爬动,好像进不来就不肯罢休。

    吴非低头一瞧,只见防护罩周围的地上,落了一圈犀头蜂,他此时和陈春梅距离三四十步,若是带着防护罩往陈春梅靠近,那些落在地上的犀头蜂就会漏进来,从里面向他攻击,吴非暗暗心惊,这要是被犀头蜂困住,便会变成先前那两具尸体!就算使用传送符也逃不走,因为传送符打开的瞬间,灵气会有停滞,那些犀头蜂就会冲进来将人蛰死。吴非想不到梓桑蚕有这么个厉害的伙伴,他想要退出去都十分困难。

    坐了片刻,那些犀头蜂似乎颇有耐心,虽然有少数飞到别的地方去了,但还有不少飞过来,落在吴非的防护罩上。

    吴非和陈春梅此时都已明白,金家兄弟误入此地,他们陷得比自己还深,难怪后来没有声音出了。

    吴非哼了一声,暗道:“你们要困死我吗,没那么容易!”他一抬手,蓝月光穿过防护罩向外面的犀头蜂飞去。

    只见天上几道白光掠过,数只犀头蜂被削为两截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吴非指挥着蓝月光在天上灭杀犀头蜂,但他杀了半天,也只杀了百十只,反而招来更多的犀头蜂落在他的防护罩上。

    两人相距不远,彼此都能看清楚。

    陈春梅有些惊异,她没想到吴非还能腾出手攻击那些犀头蜂,他的飞刀真是一把利器,只是用刀子对付犀头蜂,有些用不上力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吴非的防护罩上的犀头蜂居然越聚越多。

    吴非无奈,只得收了蓝月光,又坐在地上想办法,他和赤炎冰说好午时出去,照现在这个样子,别说是午时,就是明天午时,他都未必能出去。吴非倒也不急,这些犀头蜂并没智慧,它们无法穿越防护罩,只能干耗,他还有时间,可以想想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静坐了一刻,吴非防护罩外的那些犀头蜂,果然有不少飞离到周围。吴非忽然想到他从嵩江府严小福的道院中得了不少中草药,暗忖道:“我身上有雄黄粉,不知有没有用?”他摸出一块布料,在上面洒了些雄黄粉,然后从防护罩的边上塞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些犀头蜂果然对雄黄粉十分敬畏,那团布料一塞出来,它们便远远让开,生怕沾染上,吴非忍不住想要哈哈大笑,想不到对付这些犀头蜂如此简单,于是掏出数包雄黄粉洒满全身,正要收起防护罩,忽然一低头,现洒了雄黄的那块布料上,居然小心地爬上去两只犀头蜂,好像它们已经适应了雄黄的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