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梓桑林的犀头蜂(4)

    片刻之后,陈春梅悠悠醒来,她看清眼前的吴非,喃喃问道:“我和你,都死了吧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我没死,你也没死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一怔,瞳孔猛地一收,她挣扎着坐了起来,现肩上和胸口剧烈疼痛,这才相信自己还未死,她定了定神,道:“你没有死,太羊哥他们呢,是太羊哥救的我吧?”

    董玉在一边实在听不下去,道:“你太羊哥他们早走了,将你一个人抛在这里不管!”

    陈春梅这才注意到一旁的赤炎冰和董玉,不由奇道:“她们是谁,是她们救了你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位就是我们的同伴董玉,她跟我和赤霞夫人一起进山来找你,那位是赤炎冰,大围教的师姐,我们刚刚碰上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点点头,脸上露出担忧之色,眼下他们有四人,董玉的修为比她还低,赤炎冰虽然是第三层修为,但要是再遇到刚才那三人,还是会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失血过多,刚才虽然服了一枚回复丸,但要完全恢复,只怕要点时间,现在你能不能坚持?”

    陈春梅咬咬牙站起来,道:“你放心,我没事。”她忽然想到什么,问道:“金家兄弟呢,他们进去后再没出来?”

    吴非朝雾瘴之中望去,皱眉道:“这里面我看不真切,但他们四人或许是正和那妖兽僵持,谁也不能挪动分心,又或是被妖兽的困局困住,无法动弹!”

    董玉道:“那我们还是走吧,他们若是出来,或许会对我们不利!”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不错,我也觉得这片雾瘴之中暗藏玄机,我们还是不要进去的好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忽然摇摇头,她走过去捡起金背刀,道:“谢谢你救了我,但要走你们走吧,金家兄弟对我不错,我既然答应守在这里,他们没有出来,我不能不辞而别!”

    吴非只有苦笑,陈春梅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他关切地道:“你是不是和他们下了咒玉?”

    陈春梅想着先前金太羊对她关注的目光,心头又是一阵乱跳,低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道:“如果你愿意留下,那就留下吧,我还要去找赤霞夫人和龙前辈,等找到他们,我再回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望着雾瘴之中似乎有些魂不守舍,但只一瞬,她忽然手一指惊道:“那片雾气离这里本来有三四十步,现在竟然弥漫到眼前,那里面到底生了什么?”经她这么一说,吴非也觉得不对劲,他打开千里眼,凝神向雾瘴之气中望去。

    赤炎冰以为吴非在做无用功,她知道吴非蓝月光厉害,并不知道他有千里眼,道:“我刚才用神识仔细探查过,金家兄弟可能被困在里面,如果没有人去援救,他们只怕永远都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忽然想到刚才金太白曾轻声呼唤过一声她的名字,不由着急地道:“一定是他们困在里面了,你帮我就进去救他们出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赤炎冰冷冷一笑,道:“金家兄弟的修为应该不在我之下,他们被困住,我进去也是送死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把哀怨的眼神望向吴非。

    吴非还没作声,董玉冷笑道:“那人对非弟弟下过毒手,你还好意思开这个口,不觉得很过分么?”

    陈春梅咬咬牙,道:“不错,他是做得有些很过分,但我们进了玄女山,处处都有风险。”

    吴非自嘲道:“他是怕我这样的修为,一个人落到妖兽手里,会死得很惨,所以帮我解决。”

    赤炎冰虽然一本正经,这时也嘲弄地道:“这么说来,你还要谢谢他了?”

    董玉点头道:“那是当然,毕竟人家一番好意,这样吧,下次见到他时,你还他一剑,戳在他脸上!”

    陈春梅一摆手道:“你们不用说风凉话,我知道你们不会出手,那我自己进去好了。”说完,她拎着金背刀就要往雾气中走去。

    吴非一步跨到她面前,道:“你现在不能进去。”他很奇怪蓝野长老给他的地图上,并没将这里画成禁地,而周边几个地点,也没有很危险的禁地。

    陈春梅寒着脸道:“你什么意思,我自己进去用得着你管么?”

    吴非脸色一正,道:“你爹爹交代我们一起进山,刚才你已经死过一次,再有什么闪失,我可不能保证救你第二次!”

    陈春梅任性地道:“谁要你救,爹爹是交代我和赤霞夫人一起走,你算什么,要来教训我!”她声音加大,笼罩过来的雾气忽然一阵波动,吴非吓了一跳,忙拉着陈春梅退后了数步。

    董玉闻言,十分生气,道:“我们这么赶着进山,就是为了救你,现在你不但不感激,还恶言相向,到底有没有良心?我明白了,你不肯跟我们走,就是嫌我们修为低,不能保护你!”

    陈春梅哈哈笑了两声,道:“不错,我就是嫌你们修为低,跟着你们是死,跟着金家兄弟也是死,我愿意跟他们一起死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董玉气得身子抖,陈春梅一转身,没入雾气之中不见。

    吴非也是被气得不轻,陈春梅这次转身,他竟然忘记阻拦。

    赤炎冰哼了一声,道:“小丫头完全不懂事,让她去吧!”

    董玉跺着脚,道:“这种人你还管她,我们走!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片刻,叹口气道:“唉,不行,我不能放下她不管,我也进去瞧瞧,这雾气有毒,你们先不要进去,在这里等我!”

    赤炎冰点点头,看看天色,递过一块玉片道:“玄女山处处危机,我们等你等到午时,过了午时,你还不出来,我们就离开此地,你如果可以从这里出来,可以靠这块玉找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吴非接过玉片,点点头,掏出一颗醒脑丸和避瘴丸服下,然后小心翼翼地迈步走进了雾气中。

    雾瘴之中,吴非远远瞧见一座突兀的小山,山下黑压压的是一片奇异的树林,越往里走,那树林越密,此时陈春梅的身形已经没入树林中,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