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梓桑林的犀头蜂(3)

    陈春梅松了口气,既然金家兄弟觉察到不对,想来眼前这一男两女进行偷袭的目的,只怕难以得逞。但她一口气还没喘过来,忽然眼前白光一闪,一道光影猛地袭来,陈春梅大惊,刚想闪避,右侧又是一道光芒闪来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陈春梅只有向左侧跃出,但她身子刚冲出,一张大网迎头罩下,陈春梅挥舞金背刀挥刀去斩,但那大网软绵绵毫不受力,她脸色惨白,一道灵气灌入手中的火箭,“嗖”地一声,一支火箭从网中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这火箭也就是刚才吴非几人看见的信号。

    火箭刚刚出,陈春梅就觉得身子被捆个结实,啪地掉在地上,一张肥大的女子脸出现在眼前,那女子手中拿着一柄闪亮的钢叉,举手就要落下,边上一个男子的声音道:“住手,留活口!”

    “嚓——”

    钢叉从陈春梅脸颊边落下,戳中地上的一块小石头,那石头瞬间崩裂,扬起一层石粉,陈春梅骇然变色,这一叉刚才若是落在她脸上,只怕此刻她已经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三人抓住陈春梅,闪在几块大石后面隐匿起来。

    李师兄嘿嘿一笑,扬声道:“既然现了我们,不如出来谈谈吧!”

    雾瘴之中并没声息,仿佛金家兄弟从没进去过一般。

    李师兄干咳一声,道:“你们这同伴已将火箭了出去,这附近别的修炼者说不定也会瞧见,我们若是鹬蚌相争,说不定就有人会渔翁得利,这里有什么宝贝,不妨说出来,我们只要分一份就走,如何?”

    雾瘴之中依旧没有声息,代师妹皱眉道:“他们是不是不要同伴的性命了,等一下若是有别的修炼者赶来,那就不是见者有份了!”

    殷师姐道:“看来,雾瘴之中的宝物十分珍贵,说不定他们已经走了!”

    李师兄摇头道:“不会,如果已经走了,不会留下同伴不管的!”

    陈春梅被封住灵穴,心中有些焦急,金家兄弟是不是出事了,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?

    两边相持了一炷香的时刻,雾瘴之中还是没有一点声息。

    李师兄忽然嘿嘿一笑,站了出来,他朝殷师姐使了个眼色,道:“我明白了,殷师姐,你将那丫头杀了吧!”

    殷师姐道:“好!”她手起叉落,陈春梅一声惨叫,这一叉将她的右肩扎透。

    那殷师姐拔出钢叉准备叉第二叉,李师兄一摆手,道:“且慢,她的同伴似乎被困在雾瘴之中,不能动弹!”他侧耳倾听了一刻,又道:“如果不是被困,他们刚才不会一点反应也没有!”

    代师妹奇道:“什么被困,难道这片雾瘴之中有厉害的妖兽存在?”

    李师兄沉吟道:“只怕是的,我们不能进去,说不定进去就是自投罗网,这里不知是隐藏了什么妖兽,我有一丝奇异的感觉,这片雾瘴之地不能进,不如走吧,还是去追踪那个逃走丫头要紧!”

    殷师姐点点头,一指陈春梅,道:“这丫头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师兄见陈春梅肩头被鲜血染红,眼神中满是哀求,走过去冷冷道:“你见过我们三个,对不住,不能留你活命!”他手中长剑往下一插,陈春梅叫了声太羊哥,再也不出声来,她心口已被刺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李师兄拔出长剑,一道血箭喷了出来,他用长剑在陈春梅脸上拍了拍,道:“太羊哥是谁?你这张脸长得不错,我还有些舍不得下手啊!”他现陈春梅中剑,好像并没有气绝,于是手中的剑又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殷师姐忽然惊呼道。

    李师兄侧耳感受着,忽然惊道:“不止一人,他们中有一人神识十分强大,是直直朝我们来的,快走!”他瞥了一眼陈春梅,见她脸色苍白,暗道:“我既然刺中她心脏,应该是活不成了!”想到这里,他一挥手,毫不犹豫带着两女沿着小溪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春梅躺在地上,一动也不能动,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消逝,她有些后悔,原以为跟着金家兄弟会比跟着吴非要安全许多,想不到自己这么快就被人杀了,真是倒霉!她想着想着,意识渐渐模糊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三条人影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一人走到陈春梅身边,叫了一声道:“不好,是春梅姑娘!”

    陈春梅觉得有人将自己上半身抬了起来,一道柔和的灵气从脉门进入体内,她迷糊地睁开眼,就见一条人影正在给她治疗,那人影身材依稀熟悉,陈春梅忍不住叫了一声:“太羊哥!”身子一震,就此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扶住陈春梅的不是别人,正是吴非,他有千里眼,自然神识强大,那李师兄还以为碰到厉害的对手,所以才急急忙忙离开。

    吴非检视了一遍陈春梅,现她心口位置有一片薄薄的护心镜,她十分幸运,正是这一片护心镜,让李师兄的一剑偏离半分,并没直接插中心脏。

    董玉撇撇嘴,道:“她就是陈春梅?这丫头也太不知好歹了,太羊哥是哪个!”

    吴非将一颗回复丸塞进陈春梅嘴里,道:“就是金家兄弟的老大”

    赤炎冰检查着地上的足迹,冷哼道:“对这丫头出手的,就是伤了我的那三个家伙,这次算他们跑得快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他们用毒是不是很厉害?”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虽然我不小心着了道,但他们三个,比起君波师弟差远了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她说的是小毒王君波,那人用毒神出鬼没,实在是个非常可怕的对手。他一低头,觉陈春梅腰上还挂了一个宝囊,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早上吴非刚给陈春梅一个宝囊,加上她原来那个被封印的,按理应该有两个宝囊才是,居然被刚才那三人顺手牵羊拿走一个,而留下的这个,因为外表被烤焦,样子实在有些不堪,那三人居然没拿,连金太岁给陈春梅的那把金背刀,三人也嫌笨重,丢在地上没带走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摇头,那宝囊里装了他不少丹药,早知道就不装那么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