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梓桑林的犀头蜂(1)

    吴非走到阿大和阿三身前,道:“你们两个太过歹毒,对一个女人尚且如此,对其他人就不用说了,我听说有个莫家以正道自居,你们如果真是莫家的人,那天下人都要小看莫家了!”

    阿大翻着白眼,骂道:“臭小子,你要杀便杀,别装得一副正经的样子,这玄女山乃是禁制之地,只要进来,一切都以生存为第一要义,老子活下来才是王道,什么正道、邪道,全他妈是狗屁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如果只是为了自己,那所有的修炼又有什么意义,你来玄女山,不也是为了寻找宝物、提升修为?”

    阿大疑惑地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狗屁,老子听不懂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修为越高,能力越强,你的责任便也越大!”

    阿大连连冷笑,道:“老子听不懂你放屁,你要真以为自己是正道,就放了老子,敢不敢!”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,还敢这么嚣张!”

    董玉从身后跳了出来,她刚刚清洗完伤口,本来心情已经大好,听到阿大的说话,不由怒火又熊熊烧起。

    阿三却讨饶道:“两位师姐,刚才都是我们大哥的错,小的我罪不至死,你们就饶了我的狗命吧!”

    董玉从阿大身上取回自己的宝囊,从里面取出一把铁凿和锯子,她冷冷地道:“我刚才在心里过誓,如果你们若落在我手里,我定要百倍折磨回来!”

    雾气却是有些奇怪,陈春梅的宝囊被禁制之光扫过而封闭,怎么董玉却没有,看来禁制之光的禁制并没有定数。

    阿三见董玉掏出来的工具十分骇人,不由惊道:“大姐,您,您是干什么的?”董玉道:“你等下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吴非眉头微皱,拦住董玉道:“如果我们跟他们一样凶残,那我们跟他们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赤炎冰和董玉都是一怔,在修炼界大家都是一报还一报,所谓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董玉愕然道:“他们刚才怎么对我,你都看见了?”吴非道:“看见了,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受到惩罚,我看,就此算了吧,我们还要去找其他人!”

    董玉愤愤地收起两件法器,又掏出一把弯刀,这是她现在的法器,只有几十块银石,上次在黑市上,她将自己的夺命追魂珠卖了,换到那枚假的适意丹,至今还没有一件好的法器。董玉道:“好,这是你说的,别人这么说,我肯定不听他的,我现在只取他们狗命,这可以了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忽然远处嗖地一声,一支火箭冲天而起,三人对望一眼,知道那里已经出事。

    吴非望了一眼远处,摇头道:“算了,我们走吧,这两人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!”

    董玉和赤炎冰都是一呆,以为自己听错,阿大忽然哈哈大笑,道:“假慈悲。假慈悲!你今天要是敢放过老子,下次落在我手,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,老子要让你品尝这世上最痛的痛苦!”

    阿三去拉阿大的身子,道:“阿大,你疯了么!”

    两人的扁帽这时都已脱落,那阿大面目狰狞,十分丑陋,阿三虽然满脸横肉,眼神却没有阿大那般怨毒。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刚才你若是杀了我玉姐,我必然不会放过你,现在玉姐既然没事,我暂且放你一马,我不杀你,是不想给自自己留一分罪孽!”他对董玉道:“你去把布下的阵法收了,我们走!”

    赤炎冰和董玉脸上露出奇怪之色,董玉狠狠瞪了阿大一眼,跑过去将自己的布阵收起,跟着吴非两人向小溪下游走去。

    阿大在后面叫道:“喂,你们别走,有什么阴谋快施展出来!”他叫了几声,却并没人回应他,阿三怒道:“喂,你烦不烦,鬼嚎个屁!”说完掏出一枚回复丸吞了下去,阿大道:“给我一颗,妈的,你小子现在反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阿三阴测测地道:“你以为你还是阿大?”

    阿大一怔,道:“阿三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阿三道:“我的腿断了,还可以恢复,你只怕恢复过来也是废人一个!”

    阿大怒道:“我瞎了,竟然跟你这种人做兄弟!”

    阿三从阿大身上扯下他的宝囊,道:“是我瞎了,你什么狗屁莫家的人,明明是被莫家赶出来的!”

    阿大见宝囊被抢,破口大骂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,当年要不是老子救你,你和阿二早死在王麻真人手上了!”

    阿三伤口渐渐复原,他捡起自己的大刀,蹒跚着走到阿大面前,道:“不错,你是救过我一次,但刚才你为了自己逃跑,居然将当我垫背!”

    阿大怒目圆睁,道:“我那是赌一把,我要是能逃走,也带你一起逃了,你竟然要杀我?”

    阿三摇头道:“你错了,我不是杀你,我是在救你!”说完,他一刀刺入了阿大的心脏,阿大双眼鼓出,满脸都是愤恨和怨毒。阿三道:“你不用谢我,玄女山禁制使用传送,你刚才动用传送符,一定会死得很惨,所以,看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,我才送你这一刀!”他大刀一转拔出,一道血箭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阿大躺在地上,身子微微抽搐着,他望着阿三转身离去,听到最后一声隔世的叹息,心中迷迷糊糊想道:“阿三,这些都是我教你的,我现在这结局,算不算是得到报应?”

    一缕微风掠过,一只幸存的小龟从阿大身旁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吴非三人沿着小溪往下游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明白,你为何要放过那两人,他们是什么莫家的人,出去以后肯定会找我们麻烦!”

    赤炎冰不解地道。

    吴非笑笑,道:“我想,该放手时且放手,得饶人处且饶人,至于是不是莫家我根本不予理会!”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怕只怕你放过他们,他们一样不会悔改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你说得也不错,对了,你说你进山要找一件东西,找到了就走,能说说么?”

    赤炎冰掏出一面水晶镜,那镜面灰蒙蒙一片,什么都照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