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汗古国金家兄弟(6)

    董玉被他弄得身上到处是伤,现在后心这一戳,觉得又是一道血气在往外喷涌,不由心中暗暗狠道:“你若落在我手里,我定要百倍折磨回来!”

    悉索之声若有若无,董玉被赶着朝草丛走去,走了十几步,拨开野草,赫然现草丛中的一块沙地上,露出了一堆花斑的蛋壳,她惊异地向远处望去,只见数只小龟正蹒跚着朝小溪爬去,有一只爬歪了,爬进草丛,出窸窣之声,她心中顿时明白过来,刚才并不是有人躲在这里,而是这些小龟出壳。

    背后的阿大三人看清那些沙地上的小龟,不由大怒,阿三手起刀落,一道刀光滚落,嚓嚓数声,将那些小龟全都劈为两截,连蛋壳中的小龟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董玉暗惊阿三的刀法,他看似平常的一刀,却杀了这么多小龟,实在不简单。

    阿大用刀背拍着董玉的脖子,道:“我看你是想死得惨一点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董玉点点头,她忽然笑了,一只手扪在心口,一只手伸出一根葱白的手指,微笑道:“一炷香,果然准时,我差点撑不下去了,不错,但现在死的不是我,是你,不信你朝背后瞧瞧!”

    阿大冷笑道:“你以为我还会上当么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道白光闪电掠过,接着咔嚓一声骨裂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阿三惨叫一声栽倒在地,他的腿弯被人打断,而阿二则是一声痛哼,他的心口被一道白光穿过,身子软软栽倒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好厉害,看来我的解毒之法是正确的!”

    吴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阿大骇然转身,就看见两条人影站在身后,一个白衣女子手上握着一根水晶法杖,正冷冷地望着他,这女子长得十分冷艳,脸上毫无表情。

    刚才出手的是吴非和赤炎冰,吴非用蓝月光迟滞住了两人,而赤炎冰则直接出手,他们第一次配合,相当完美。

    本来董玉在小溪边洗手已经过了一大半时间,后来草丛沙地上的那些小龟又耽误了些时间,所以吴非才顺利地替赤炎冰解毒,两人这才出手。

    赤炎冰对阿二冷冷道:“先前你没有对董姐无礼,所以给你一个痛快!”

    阿二低头看见自己胸口,插着一支冷冷的冰剑,他脸色苍白,无力地道:“谢谢,请问,阁,阁下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赤炎冰冷然道:“我叫赤炎冰,你若能出去,可以来大围教找我!”

    阿大身子一震,想不到他们得罪的是大围教的弟子,这大门派的人可不好惹,一旦杀他们留下破绽,就会招来无尽的麻烦,阿大只怪自己刚才对董玉出手太狠,现在只怕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董玉道:“炎冰妹子,这个叫阿大的家伙最坏,能不能将他抓了交给我处置?”

    赤炎冰点点头,她苍白的脸色并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阿大额头冷汗直冒,他开口道:“你们不能杀我,不能杀我,我们莫家跟很多门派有来往,跟大围教也有交往!”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莫家是哪个莫家,难道是中岭派莫珈俊,莫家康的背后?”

    董玉此时走到赤炎冰身旁,她愤恨地道:“你刚才要杀我的时候怎么不提什么狗屁莫家,现在害怕了?”

    赤炎冰用冰冷的声音道:“什么莫家李家,我的原则是,别人如何对我,我就如何对他!”

    阿三躺在地上惨叫连连,刚才他的腿弯被赤炎冰打断,也不知那法杖里藏了什么,断腿处火烧一般的疼。

    阿大扶着阿三,忽然狞笑道:“我真恨,刚才若是再坚决一点,你们三个都已经变成死尸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阿大嘶吼一声,突然手中的刀猛地脱手朝吴非掷来,同时身子一转,将阿三甩在背后当盾牌,口中咒语响起,左手一张传送符出黄色的光芒。这一连串的动作十分连贯,仿佛早就演练好一般。

    可惜阿大的如意算盘还是落了空,吴非身子一让,手中一道白光出,那白光绕着阿大一转,阿大动传送符,此时身子暂时有一个停顿,他见自己手中的传送符已经亮起,脸上不禁露出微笑,传送符既然动,那就无可逆转。

    但那道白光十分诡异,它绕过阿三,嚓地一声,将阿大拿传送符的手臂削为两截,一道光芒之后,阿大捏着传送符的那半截手臂猛然消失,而阿大的身子却是一震,被弹推出数步,跌倒在地,他满脸惊骇,不相信传送已经动成功还会被人打断。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林非,我原来还有些怀疑,现在看来,上次精英弟子的比试,大家都低估了你,你过果然有些实力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暗道:“你原来哪是怀疑。”

    赤炎冰走到阿大面前,法杖伸出,敲在阿大肩头,啪啪几声,将他锁骨和腿骨同时敲断,打成废人。

    董玉脸带寒霜向阿大走去,吴非拦住她道:“你还没有使用回复丸吧,我帮你将脸上的伤治了吧,不然会留下疤痕的!”

    董玉脸上的两道刀痕颇深,此时肌肉都有些翻出来,让人觉得十分怵目,她郁闷地道:“还治什么,我这个样子,连死的心都有了!”

    吴非掏出一颗药丸递过去,道:“你先吃了这个,我再用小竹林的驻颜术帮你恢复一下看看。”

    董玉接过药丸吞下,将信将疑道:“这有用吗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有用没用,先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赤炎冰见吴非拉着董玉治疗,心中暗道:“这一队人中,有个药修还真好,我要是没遇到林非,说不定就毒死了”

    阿大咒骂道:“你这丑女人,有种就杀了我,我们莫家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赤炎冰冷冷一笑,道:“你想激我杀了你,没门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董玉觉得脸上身上的伤都好了不少,吴非道:“你去小溪里洗洗,看看伤口的疤痕还有多深?”

    董玉点点头,跑到溪边一洗,她惊喜地现,脸上的刀痕只有隐隐的一条暗痕,若不是仔细看,根本看不出来,以后自己就是不施粉黛,应该也不会有人注意得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