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汗古国金家兄弟(5)

    董玉笑道:“好啦,我知道了,你以为玉姐是初出道的小丫头啊,你们快开始吧,拖得越久,春梅姑娘就越追不上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你照顾好自己,千万不要麻痹。”

    等到吴非和赤炎冰在一个山壁处隐藏起来,董玉思索着自己该如何布阵,既然他们背靠山壁,那只要将四张移魂阵围绕两人布置,然后把双蛇阵和五雷阵藏在里面即可,她这么想着,很快便布置完毕。

    董玉的布阵范围并不大,只有三四十步的范围,不过如此紧密的布阵,一般修炼者想要突破进来只怕困难,她松口气,四下环顾一圈,现并没有异样,看看双手很脏,于是忘了吴非的告诫,独自走到溪水边洗手。

    溪水潺潺流动,水面清澈可鉴,董玉洗完手,忍不住要整理一下自己的妆容,但她刚将长梳理好,忽然整个人呆住,因为此时水中的倒影,除了她自己,还多了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终于现我们了?”

    身后一个沙哑的声音调侃地道。

    董玉觉得身子一滞,她知道自己灵穴已经被封,不能运转灵气,此刻就是一个凡人,不由呆滞地转过身来,道:“你,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两人穿的是一身玄黑色的长袍,披着斗篷,年纪似乎不大,但修为都到了筑基境,两人戴着一顶低檐的扁帽,帽檐下只露出半张脸,虽然只有半张脸,那一口白牙让人感到一股森然的杀气,仿佛地狱中冒出来的两个恶鬼。

    那两个斗篷男手上都拿了一柄宽刃刀,左边的斗篷男冷冷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,你的同伴呢?”

    董玉装作怯生生地道:“小女子名叫董玉,我昨晚和同伴失散了!”

    右边那斗篷男声音沙哑,哼道:“你骗谁呢,这附近有布阵的气息,你一定是在这里照看他们的,他们是受伤治疗还是修炼恢复?”他说着用刀拍拍董玉的脸颊。

    董玉知道自己现在唯一可做的就是保持镇定,拖延时间,她开口道:“你们不信,我也没法。”

    左边的斗篷男道:“阿大,杀了她吧,我们慢慢找就是,在这里布阵没啥用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远处一个声音传来道:“阿大、阿三,这里布置了疑阵,我们要不要破阵?”

    那阿大对董玉道:“把你的宝囊给我!”

    董玉知道他们要杀自己是分分钟的事,于是将自己的宝囊解下丢过去,道:“我劝你们赶快离开,不然等我同伴出来,你们想跑都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阿大边上的是阿三,他极其不屑道:“就你这修为,你的同伴能高到哪里去,还敢威胁我们,知道我们三个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董玉道:“如此就请教了。”

    阿三嘿嘿笑道:“等你死了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阿大用刀尖轻轻在董玉的左颊一划,道:“你站起来,现在往自己布的阵里走!”

    董玉觉得脸上一道鲜血淌了下来,她没有伸手擦拭,只淡淡道:“你信不信我可以将你们带入死阵?”

    阿三哼道:“可以啊,你死了,至少可以破掉一个阵,我就不信你还布置了十七八个阵!”

    阿大点头,刀锋又划过董玉的右颊,道:“你每讲一句废话,我就在你这吹弹得破的小脸上划上一刀,看你能挨多少刀!”

    董玉气愤地朝前走去,她抱定了必死的决心,就算自己死也不能让那三个家伙害到吴非。

    两个斗篷男跟在董玉身后,朝她布阵的地方走去,这时另一个斗篷男也跟了过来,走在三人身后。

    董玉不紧不慢地走过去,她将五雷阵布置在第一个移魂阵的后面,只要进了移魂阵,谁也不能保证不会踏入五雷阵。

    眼看董玉就要踏入移魂阵,身后的阿大忽然喝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董玉一怔,收脚停在移魂阵边上。

    阿大冷笑道:“我知道了,你第一个阵就在你正前方!”

    董玉心中暗惊,暗道:“他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阿大道:“你走得这么坚决,看来这方向是必死之阵,现在你向右边横跨五步,然后往前走!”

    董玉微微一犹豫,这右边五步进去,就是一个空门,双蛇阵虽然布置在最里面,但这个方向进去,最多踏入一个移魂阵,不会遭到阻截。

    阿大的声音得意地笑了起来,道:“你犹豫什么,我知道了,这个方向进去一定是正解!”

    董玉明白他在跟自己斗心机,故意叹息一声,道:“既然是正解,那您就先进去试试!”

    阿大刀尖在董玉头上上一磕,哼道:“你先进去,你再拖延不进去,我就将你剥个清光丢进去!”

    董玉怒不可遏,霍地转身,她额头一道鲜血流下,神情有些可怖,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,但你们比这次混进山的魔道修炼者还无耻百倍!”

    阿大有些惊异,道:“这次又有魔道修炼者混进来了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董玉咬牙道:“你们会碰到的!”

    阿大耸耸肩,阿三笑道:“大姐,麻烦你听我大哥的话,朝里面走,再不走我来帮你脱光如何?”

    董玉心中愤怒到了极点,此时早将生死置之度外,她冷哼一声,忽然手一指道:“你们背后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阿大一怔,却并没回头,冷笑道:“你想骗谁,想趁我不注意,冲进自己布的阵自杀么?”他大刀一抬,打算将董玉左耳割下来,这女人实在顽固,一点都不配合,不给她点辣手尝尝,还真以为自己说到做不到。

    阿二在最后,他下意识地一回头,猛地现不远处的草丛在微微抖动,不由惊道:“阿大,背后有人!”

    阿大、阿三一起转身,只见身后空空荡荡,并没瞧见人影。

    阿大沙哑着开口道:“背后是哪条道上朋友,既然现身了,就出来谈谈如何?”

    草丛中十分安静,并没有人出现,阿大阴沉着道:“朋友,既然大家碰上,所谓见者有份,这里的猎物我们得到了对半分如何?”

    奇怪的是,草丛中还是没有动静,阿大觉得有什么不对,一把拖过董玉,将刀尖在她后心一戳,道:“你过去瞧瞧,是什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