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汗古国金家兄弟(3)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金家兄弟带着陈春梅来到一条溪水边。他们走了一晚上,陈春梅身上早就肮脏不堪,此时见了溪水,忍不住欢叫一声,蹲下来捧了一捧水来洗脸。

    金太岁一把将陈春梅拎回来,扬起手掌作势要打,骂道:“你这丫头找死么,且不说这水干不干净,我们四下还没探查清楚,这么跳下来洗脸,最容易引来攻击,你知不知道!”

    金太白拉住金太岁的手,道:“三哥,她是不知道,你跟她好好说说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金太岁怒道:“你是不是喜欢上这蓝眼丫头了,竟然帮她说话!”

    金太白回敬道:“三哥,我是汗古国的男人,怎会喜欢外邦的女子?”

    金太岁道:“你还知道自己是汗古国的男人,我以为你忘了!”

    陈春梅有些失落,她知道汗古国是个小国,但那里的男人特别骄傲,寻常女子根本不会入法眼。

    金太羊怒道:“吵什么吵,雪芮要洗,就让她洗,我们一个晚上没休息了,在这里休整一个时辰,然后再出!”他话虽严厉,却对陈春梅颇有袒护的意味,陈春梅闻言,朝金太羊投去感激的一瞥。

    这时金太康返回身来,有些兴奋地道:“太羊哥,前面小溪的下游,有一片雾瘴之地,那里有一座突兀的石峰,上面一定长了珍贵的药材!”

    金太羊问道:“那里的守护妖兽是什么?”

    金太康道:“我没有来得及仔细打探,那石峰下面有一个山洞,山洞不是很大,我估计,应该不是太厉害的妖兽!”

    金太羊有些兴奋,他挥了一下拳头,道:“我们在这里休整半个时辰,吃点东西然后出!”他又对陈春梅道:“你可以跟着我们,但不许惊扰到猎物,明白没有?”

    陈春梅点头,乖巧地道:“我听太羊哥的安排,绝对不会惊扰到猎物。”

    五人在小溪边休整了片刻,随即动身前行。

    等金家兄弟和陈春梅一走,溪边草丛中一双警惕的大眼睛才慢慢放松下来,但她陡然一睁,又深深隐匿起来。

    “嚓、嚓嚓——”

    轻微的脚步声传来,溪边忽然又出现三人,这三人都是第三层中阶的修为,一男两女,男的高,女的是一胖一瘦,那男子穿一身青紫花衣,一对三角眼,尖尖的下巴上留了一条辫子胡,显得十分怪异。

    只听胖女人娇声道:“李师兄,那小丫头跑得真快呀,我们追了半个晚上都没追上,真叫人丧气!”她长得倒还算圆润,又几分姿色,另外一个女子却是皮肤黑黄、长相丑陋,尤其两颗板牙从口中爆出,教人不忍卒看。

    被称为李师兄的高瘦男子道:“那丫头不知是哪个门派的,真的很厉害,她的掌心雷差点要了代师妹的性命!”

    那丑女便是代师妹,她后怕地道:“是啊,要不是李师兄反应及时,我的小命就丢了!”

    胖女人道:“不过她再厉害,也打不过我们三个,要是杀了她,我要她那支法杖!”

    代师妹道:“我要她的掌心雷,殷师姐你要法杖,那她身上剩下的怕没什么了吧?”

    李师兄笑道:“我就要她身上剩下的好了,到时有什么惊喜,你们可别后悔”

    代师妹道:“是啊师姐,好像每次是我们后悔,李师兄总能得到大头!”

    殷师姐哼道:“我不管,我就要她的法杖!”

    草丛中隐匿的眼睛露出愤恨之色。

    李师兄在溪边探查一番后,道:“刚才过去的是汗古国的金家兄弟吧,好像他们又比我们要快一步!”

    殷师姐阴阳怪气地道:“是啊,谁叫人家修为还在我们之上呢!”

    代师妹不屑地道:“金家兄弟恐怕还不知道,我们一直跟在他们后面,殷师姐,若是靠近了动手,金家兄弟的弓箭可就用不上!”

    李师兄嘿嘿笑道:“那你们姐妹一定要想法靠近,他们四个男人,最受不了就是诱惑。”

    殷师姐道:“但我们是继续追杀那丫头,还是去跟金家兄弟?”

    李师兄道:“我们来玄女山是来找宝贝的,那丫头受了极重的内伤,一时也逃不太远,我们不妨先跟着金家兄弟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殷师姐道:“我不赞成,我要那丫头的法杖!”

    代师妹道:“我不赞成也不反对,我要掌心雷!”

    李师兄道:“那丫头跟我们耗上了,她一定开启了双重隐匿,一个时辰内,别想追踪到她,既然如此,还不如去瞧瞧金家兄弟的热闹!”

    三人商议了一番,终于决定先去追金家兄弟。

    等到那三人离开,吴非的身形出现在溪边,他用溪水洗了一把脸,自言自语道: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金家兄弟也过于简单了,这次进山的修炼者不少,难道别人都没现那个地方有药材?”他梳洗完毕,将髻重新用布包好,在溪水中照了照,自觉收拾妥帖,这才起身。

    草丛中那双眼睛一直盯着吴非,见他要走,露出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吴非走了两步,忽然咳嗽一声道:“草丛里的那位大姐,你是不是被那三个家伙追杀,趴在那里累不累?”

    草丛中悉悉索索一阵,一个女子的声音咦了声,道:“林非,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    吴非只知对面草丛中躲了一个女子,这人隐匿的手法十分高明,却不知她居然认识自己,听声音,那女子应该十分年轻,只是语气有些冰冷,不由奇道:“姑娘是什么人,既然认识在下,为何不肯出来?”

    草丛一动,从里面走出一个女子,这女子一身银白衣衫,身形凹凸有致,一张脸庞十分精致,最为显眼的是,她的鼻子一侧,钉着一颗鼻钉,这脸庞吴非见过,诧异地道:“你,你是大围教的赤炎冰,你怎么来了?”他记得赤炎冰是真珍死后,大围教第二个天才少女,在西北精英弟子比试上,曾惜败于何泰康,这位长相很像波斯女子的少女给吴非留下过很深的印象,她的幻影猛虎极其厉害,就算打不过刚才那三人,要同归于尽未必很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