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汗古国金家兄弟(2)

    “老二,你怎么来得这么慢,都被人瞧出来了,还不出来!”

    绒须男这时朝树林中吹了个口哨。

    “你瞧见我了,不可能啊?”

    树林中传出一个磁性的男子声音,接着一条人影走出来,这人装扮和长相与金太白兄弟差不多,只是身上的皮装颜色更深,他脸型十分方正,一对眸子十分深邃。

    陈春梅没想到他们还有一人,她觉得金家的两个兄弟都十分英武挺拔,但是论俊美,眼前这位老二别有一番味道,不但英武挺拔,还眼神冷峻。

    金太白竖起大拇指,道:“太康哥,你的隐匿修为真是厉害,我刚才一点都不知道你已经上来,再过几年,估计连崔老师都不如你了!”

    那金太康呵呵一笑,拍拍金太白的肩膀,问绒须男道:“太羊哥,你刚才瞧见我躲在树林里了么,看来我还要努力呀!”

    那绒须太羊哥一指远处地上的吴非,道:“是那小子看出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金太康奇道:“那小子不过第二层的修为,他能看见我,难道他身上有什么法宝?”

    金太羊一指陈春梅道:“你问她!”

    金太康转头看向陈春梅,陈春梅苦笑道:“我跟他一点都不熟,只见面了半天不到!”

    金太康对陈春梅丝毫不假以颜色,道:“太羊哥,你为何要收这丫头跟我们一起,难道我们得到千年参合参还分她一份?”

    吴非躺在地上听得冷笑不已,暗道:“千年参合参是玄女山最珍贵的宝物,岂是那么容易得到,我和赤霞夫人都没有这个奢望,他们说得好像已是囊中之物一样,真是自大!”

    金太羊做了个手势,陈春梅心底一寒,她虽然看不懂这个手势,但隐约觉得对自己十分不利,忙道:“你们得到什么都是你们的,只要能带小女出去,小女一定重谢!”

    金太白奇道:“难道你很有钱,那还进来玄女山干吗?”

    陈春梅道:“我只想来找一样东西,我爹爹是栄城碧玉阁的陈箫,他就在玄女镇上等我,只要我回去,一定会重谢你们!”

    吴非暗暗冷笑,想道:“这丫头真是天真,一开口实话就说了,现在你是人盾,他们既然出手杀我,以后也绝不会放过你,这四人和魔道那对男女也没多大区别,只不过他们要假装伪善!说起来,金家兄弟算是很好的组合,一个隐匿修炼者,三个远射攻击者,如果再有一个是强防御就更好了!”

    那金家老三哼道:“你要找什么,目鱼石、归元草还是什么驻颜的东西?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目鱼石是空间宝石,他这次进玄女山就是为了找它。

    陈春梅对金家兄弟,唯一讨厌的就是这老三,闻言道:“你们要找的东西,我又不要。”

    金太羊道:“好了,我们也不贪图你什么重谢,跟我们一起走,如果你靠能力帮得上忙,分你一份也无妨,刚才你说你的宝囊被禁制之光扫过,太岁,你那把金背刀不是没有认下么,给她先用着!”

    原来那老三名叫金太岁,陈春梅心中想笑,却又不敢,暗道:“难怪你长得没你兄弟好看,原来连名字也难听。”

    金太岁嘀咕一句,道:“给她一把三角叉就够了,这把刀不便宜。”说归说,还是取出一把五尺的弯刀递给陈春梅,这把刀虽然品质一般,但价格至少在两百银石左右。

    陈春梅朝金太羊投去感激的一瞥,暗道:“林非和他们比,真是差太多了!”她接过刀,刀尖在手指上挑过,滴血将这把金背刀收为己有。

    金太羊指着远处的吴非道:“去,将他的脑袋割下来!”

    陈春梅吓了一跳,道:“将他脑袋割下来,为,为什么?”

    金太羊眼中闪过一丝厉色,道:“你跟我们组队,叫你做什么就去做,不许问为什么!”

    陈春梅撅起嘴巴,道:“知道了,我们都是一队啦,干吗还这么凶巴巴!”她又道:“我跟他好歹也算同行过一段,你要我割了他脑袋,是不是很残忍?”

    金太羊刚想火,金太白却道:“雪芮姐,这里要处理干净,我跟你一起去好了!”说完拉着陈春梅一起向吴非走去,金太羊和金太康对望一眼,两人眼神微微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陈春梅和金太白走到吴非倒下的地方,都是大吃一惊,因为草地上除了一滩血迹,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血迹其实是吴非故意弄的,他服了隐匿丹,早已闪到灌木丛中,这时见金太羊让陈春梅来割自己脑袋,心中禁不住生出一股无名火来。

    金太白回头叫道:“大哥,那家伙人不见了!”

    金太羊三人大吃一惊,刚刚他们就在这里,吴非倒下后一直没有异常,他的尸体怎么可能突然消失不见?就算有妖兽将他尸身叼走,也必然惊动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三人围拢过来,只见草地上除了一滩血迹,再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死人会走?”

    金太岁问道。

    金太羊沉吟片刻,道:“只怕不是,我刚才那两箭可能没有将他射死,他悄悄用传送符逃走了!”

    金太白惊道:“在这里用传送符不是违反禁制么,他也敢用?”

    金太康道:“死都快死了,还怕什么禁制?”

    陈春梅脸色满是讶异,心中又生出一丝希望,暗道:“林非,你要是没死,就直接去找赤霞夫人吧,但愿她能带你出去!”

    金太羊一挥手,道:“不管了,现在我们不要节外生枝,走吧,太康你去前面探路,现不对立刻给我们信号!”

    金太康点点头,身子一纵,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金太羊一指方向,对陈春梅道:“你,走在我们前面,小心点!”

    陈春梅觉得他眼神中有一抹亮光,心中一动,暗道:“难道他对我有什么特别?”口中道:“是,多谢太羊哥。”

    吴非在暗处听得直反胃,心道:“他让你当人盾,走在最前面,只不过多说了一声小心点,你就太羊哥叫得这么肉麻!”

    眼看四人循着狮子峰的一侧往山下走去,吴非悄悄跟在后面,他好不容易找到陈春梅,可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