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汗古国金家兄弟(1)

    吴非心中不悦,这丫头居然第一次见面,就把自己小名都告诉人家,眼前三人到底是什么人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三人敌意略有消减,但还是没有放下弓箭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靠近,陈春梅这才将对方三人看得清楚,她看清中间那个绒须男,一时呆住了,这男人轮廓分明,双肩宽阔伟岸,尤其是一脸刚毅方正,实在是她倾慕的那种男子。

    绒须男看到陈春梅眼中闪过一丝光芒,道:“刚才这里生了什么,地上那个坑是怎么回事,坑里死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陈春梅良久才回过神来,她脸色一黯,道:“刚才这里可能被禁制之光扫过,死的那位是玄女三老之一,名叫高大奇。”

    绒须男道:“高大奇,他是不是你同伴?”

    陈春梅正要摇头,吴非开口道:“不错,高前辈正是我们的同伴,我们进山和的同伴走失了!”

    绒须男斜了一眼吴非,眼中满满的都是敌意,他冷冷道:“我没问你!”

    陈春梅暗骂吴非笨,道:“这位高前辈跟我一路进山,算是我们同伴吧,不过我们原来并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最年少的男子这时忽然插嘴道:“喂,雪芮姐姐,你和这小子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陈春梅道:“我和他是同伴而已。”

    少年道:“他不是你未婚夫么?”

    陈春梅忙摆手道:“怎么可能,我和他也才认识不久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好笑,暗道:“你至于跟我撇这么清么?”他忽然眉头一拧,感觉到怀中的蓝月光又是一动。

    绒须男和略瘦男低语两句,绒须男道:“对不起,我们不能和你们两个组成一队!”

    陈春梅满脸失望,道:“三位帮帮忙吧,我们两个若是单独留在这里,那是九死一生!”

    吴非向狮子峰一侧的树林中瞟了一眼,他感觉到正有人悄悄靠近,那人施展的隐匿身法十分高明,以至于眼前三人好像都没现。

    少年推了推绒须男,道:“大哥,我看他们蛮可怜的,要不让他们下个咒,跟着我们算了?”

    绒须男哼了一声,道:“你以为咒玉很便宜是不是?”

    陈春梅忙把自己宝囊拿出来,道:“我同意,我的宝囊被禁制之光扫过,封闭住了,等出去后,我还你们四块咒玉!”

    少年道:“可以啊,大哥!”

    绒须男收起弓箭,一个爆栗敲在少年头上,骂道:“你是猪么,他们的宝囊被封住,跟废人也差不多,我们干吗要添两个累赘在身边!”

    少年脖子一缩,委屈地叫了声道:“大哥——”

    绒须男对陈春梅和吴非道:“你们走吧,我们不杀你们两已是最大的恩惠,不要有什么别的奢望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他觉得比起先前在外面遇到的那两拨人,这三人也许算不上坏,要知道这次进玄女山的人不少,还有很多是名门大派,他们未必是一见面就朝对方下杀手。

    陈春梅还想再说什么,绒须男一摆手,她只得悻悻地住口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走吧,这里反正也不能久留,我们留在这里也是无益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低低怨道:“都是你,一点都不会说话!”

    吴非懒得和她说话,抬腿向前走去,与绒须男擦身而过时,低声在他耳边道:“你们右边山上的树林中,还躲了一人!”

    绒须男一怔,脸色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陈春梅不情愿地跟在吴非身后,朝山下走去,少年道:“雪芮姐姐,你要是能出去,可以来汗古国找我,我叫金太白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委屈地一笑,道:“小弟弟,你觉得我们能出得去么?”

    那叫金太白的少年有些不忍,还想再说什么,被绒须男严厉的眼神一瞪,他将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人朝山下走去,陈春梅道:“你真笨,怎能说我们和同伴走失了,假如我们路上碰到赤霞夫人,岂不是又要回去,他们自然不愿意带着我们来了!”

    吴非此时开启了千里眼,仔细留意身后的情况,他不知道躲在树林里的到底是什么人,听到陈春梅的埋怨,没好气地道:“你想跟你去跟,我是不会跟他们一起的!”

    陈春梅气得一跺脚,道:“你这人怎么回事,不但笨而且不知好歹,我要是跟他们走,你不就是一个人了!”

    吴非嘲讽地道:“多谢雪芮小姐还拿我当同伴,不过,我一个人又如何?”

    陈春梅气极,道:“我爹爹瞎了眼,找你来跟我组队,刚才我就应该自己走!”

    这时吴非怀中的蓝月光猛地一抖,他双眉一挑,道:“你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陈春梅一怔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嗖嗖两声,两道白光射到,吴非身子一顿,背后赫然插了两支羽箭,他闷哼一声身子栽倒,摔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陈春梅惊叫一声,转身向山上望去,只见绒须男手上搭弓,箭已出,陈春梅愕然道:“你,你们不是要放我们走么?”

    绒须男淡淡一笑,道:“我改主意了,决定让姑娘加入,这人你不也是刚认识没多久,反正他一个人在玄女山中也无法存活,与其死在妖兽手中,不如痛快点死在这里好了!”

    陈春梅见吴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伤感了片刻,道:“对不起,我也不想你死,请不要怪我。”她叹了口气,转身道:“就算他无法生存,你们也不应该杀他啊。”

    金太白招招手,道:“雪芮姐,你过来吧,我大哥这是为你好,如果你们两个都收,那就等于多两个累赘,多一个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跺跺脚,道:“唉,都是我害死了林非师兄,不过事到如今,也只能如此了!”她不知道的是,吴非刚才乃是伪装,一则他贴肉穿着蓝野长老给他的山龙铠甲,二则是他千里眼可以判断方位,那两箭,他微微一让,便夹在两肋间。

    吴非假装着中箭倒地,心中又是另一番想法,暗道:“我明明告诉了那绒须男,树林中有人暗藏,他还要射我两箭,这典型是恩将仇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