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禁制之光(6)

    看着吴非尴尬的表情,陈春梅哼了一声,道:“你不会连一件多余的低级法器也没有吧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着摸出一把水果小刀,道:“这是我削水果用的凡人器具,要不我给你几张阵符吧,多余的法器还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心中冷笑,夺过那把水果小刀,道:“在这里布置阵符没有用,我们又不是那种守在关隘上抢劫的劫匪,没有就算了,要是遇到什么厉害的角色,别怪我帮不上你!”

    吴非见她把自己的小刀收起,有些悻悻然,正想解释什么,忽然蓝月光在怀中微微一跳,他惊觉道:“不好,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陈春梅虽然讨厌吴非,但毕竟两人现在拴在一根绳子上,吴非再不好,也比魔道那两个家伙好,她问道:“有多少人,是不是赤霞夫人她们找来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向山下望去,只见山下是黑压压的树林和灌木,吴非的千里眼无法穿透,不由皱眉道:“我隐约感觉到有三个人,至于修为多高,看不清楚!”

    陈春梅有些不信,这么远的距离,她一点感觉都没有,于是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躲起来,还是从那边下山?”她指的是吴非的来路,吴非苦笑道:“那边是一个大断崖,根本没办法下山,我们只能避一避!”说完他掏出两枚隐匿丸,自己服了一枚,将另一枚递过去。陈春梅接过隐匿丹,道:“这些,我回去以后还你丹药可以吧,你可不能作高价卖给我!”

    吴非本来没打算问陈春梅要钱,听她这么说,有些不悦,随即想到自己就是对女人太好,惹得沈安郡、冬薇等纠缠不清,于是故意道:“好啊,不过这是小竹林清笛长老的特制隐匿丹,你可不能还我一般的丹药!”

    陈春梅忽然将隐匿丹递回来,道:“那你给我一般的,我不稀罕特制!”

    吴非没想到她这个时候使小性子,忙道:“好,那你就还我一般的好了!”陈春梅这才将隐匿丹吞下。

    如此一耽误,山下已经影影绰绰走出三个人来,吴非看清这是三个年轻男子,为那人修为在第三层高阶,后面两人,一个是第三层初阶,一个是第二层高阶,吴非去拉陈春梅的手,她却一转身,钻进峰顶的一片林中躲了起来,吴非没有办法,只得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三个年轻人越走越近。

    “狮子峰上有没有修炼的朋友,我们三个想在此休息一下,不会打扰了吧?”一个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春梅低低道:“他们跟我们一样,若不是坏人,等下可以考虑跟他们组成一队。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转眼那三人走了上来,这三人都是浓眉大眼,身材修长,有两人长相十分英挺,若是刻成雕像,也可以堪称完美,其中略瘦的那人长得却是一般。吴非见过的男子中,单论英武挺拔,连王良飞都不能和其中那两人相比。

    陈春梅却是暗暗喜欢喜,暗道:“林非这小子虽然长得人模狗样,但是跟那两人一比,简直天上地下,可笑爹爹还告诫我说,不要对他动情,这种人我会喜欢上他,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那三人穿的是清一色的褐色皮装,一头棕黑的长披肩而下,背上都背着一张开山大弓,显然不是附近诸国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吴非暗忖道:“看装扮,这三人只怕是天行大陆东北边汗古国的修炼者,听说汗古国的修炼者都是神箭手,猎杀神兽的本事在天行大陆上算是很强,倒是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为的一个年轻人虎背熊腰,上唇生出一卷稀疏的绒须,显得很有男人味,他四下扫视后,奇道:“我刚才明明感觉到这里有修炼者存在,怎么上来就没看见人了?”他身后略瘦的男子笑道:“会不会以为我们是坏人,躲起来了?”

    年纪最小的那人只有十岁的模样,脸上十分光滑,显得有些稚嫩,他开口道:“这玄女山真是古怪,我们进来两天,怎么又转回到狮子峰来了?”

    胡须男道:“小弟,这有什么奇怪的,没让你回到外山去就算好了!”

    三人环视一圈,现不远处的大坑,不由神色一肃,绒须男带头走过去,他察看之下,愕然道:“这里被杀了一个修炼者!”

    略瘦的男子靠近过来,皱眉道:“什么人杀的?”

    绒须男道:“这人好像违反了禁制,被烧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三人议论片刻,绒须男起身道:“这里刚刚出现了状况,看来狮子峰已经不安全了,我们还是走吧!”

    年少的男子道:“大哥,我们还是休息一下吧,这山里哪里还安全,这里至少没有野兽出没。”

    略瘦的男子拉起他手臂道:“小弟,听大哥的没错,我们还是走!”

    那少年有些不情愿,道:“三哥,你就帮我劝劝大哥嘛。”

    略瘦的男道:“你不是不知道,咱大哥从来都说一不二。”少年无奈,只得跟在绒须男身后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等三人走出去老远,陈春梅想要钻出树林,吴非却一把将她拉住,陈春梅一掌拍开吴非的手,道:“不要碰我,他们都走了,干吗不让我出去?”吴非忽然面色一变,猛地将陈春梅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陈春梅惊怒交加,正要喝骂,就听见嗖嗖两声,两道劲风擦着头顶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三条人影去而复回,那绒须男的声音冷笑道:“出来吧,别躲了,再不出来,别怪我们箭下无情!”

    陈春梅忙不迭地道:“别,别放箭,我们也是好人。”说着她就站了起来走出树林。

    吴非无奈,他只得跟着走了出去,这么一动,无端浪费了两颗小竹林的隐匿丹。

    三人见到陈春梅和吴非,都松了口气,因为两人都是第二层的修为,比他们修为低不少,绒须男手里搭着箭,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何要隐匿在这里?”

    陈春梅瞪了吴非一眼,转头换了一副天真的笑脸,道:“我叫雪芮,你们也可以叫我春梅,三位是汗古国来的修炼者么,若是不弃,能不能收留我们组成一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