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禁制之光(4)

    此刻蓝月光就握在吴非手中,但它十分安静,似乎并没异常表现,可是吴非却觉得有一种危机他无法名状。

    “有人么,有人在么?”

    吴非连喊几声,却了无回应,他咬咬牙,朝狮子峰上那块空地上奔去,刚一上来,就闻到空气中有一股烧焦的味道,不远处的地上像被什么东西烧了个大坑,中间一点还在冒着淡淡的青烟,仿佛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刚刚飘散。

    大坑的四周倒是没有什么奇异的地方,几十步开外,跌坐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女,她呆呆愣,一对蓝色的眼珠十分引人注意,只是现在她眼神呆滞,身上的衣服好像被烤焦一般。

    吴非远远感觉到她的心脏还在跳动,不禁一喜,喊道:“姑娘,你是谁,这里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那少女浑似不觉,只是呆呆坐着。

    吴非感受了一下周围,没有觉察到危险,这才大着胆子靠近,又问道:“你是不是被人施法定住了?”

    那少女闻言还是无动于衷,吴非走到她身后,一道灵气灌注在右手,伸手在她背后的灵台穴上一拍,他的手一按到那少女身上,就感觉到不一样,因为他感觉这不像是一具正常的身体,更像一块木头。

    那少女背心被吴非一按,出现了一个手掌的破洞,吴非心惊不已,这女子背后的衣服也全部被烤焦,轻轻一触,便化成飞灰。

    被吴非一拍,那少女似乎有些清醒,她呆滞的眼神开始有了生气,露出恐惧和害怕的神情,可身子还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吴非转到她身前,道:“姑娘,你是不是被人用法术锁定了,能不能眨一下眼?”

    那少女看清吴非,露出惊异的表情,她听懂吴非的问话,勉强将眼皮合上又再睁开。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握住她双手的脉门,两道灵气灌注过去,在她体内形成循环,这是他学过的最强解封闭术,但那少女浑身不得劲,吴非找不到一丝她灵气的回应,既然没回应,就难以交流,他心中暗道:“难道这女子是一个凡人?”

    正猜测间,忽然那少女身子一抖,一道微弱的灵气细流在她体内萌动起来,开始是涓涓细流,慢慢变大,越来越清晰通畅,吴非大喜,看来这小竹林的解封闭术还是有用,只是效果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过了约摸一炷香的时刻,那少女出嘤咛一声,随即一口鲜血喷出,两人相距极近,这一口正喷在吴非脸上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她气血中带着一股奇异的气息,不由眉头暗皱,暗道:“这是什么封闭术,怎地如此厉害?”一抬头,现那少女身子一动,身上的衣衫片片脱落下来,露出了她完美的娇躯,顿时呆了。

    那少女并没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遮掩,低声道:“多,多谢你,请问你是谁?”

    吴非呆呆道:“我,我叫林非,你,你是春梅姑娘么?”

    那少女一怔,道:“你就是林非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道:“太好了,我就是陈春梅,赤霞夫人呢,你们不是在一起的么?”

    这女子正是吴非他们要找的陈箫之女陈春梅。

    吴非望着陈春梅曲线玲珑的,双眼有些直,他不是没见过美女,林兮涵和沈安珺都比眼前的陈春梅漂亮,沈安珺的肌肤更白皙细腻,但眼前这女子偏偏有一种不同的味道,让吴非忍不住想多瞧几眼。

    “她,她就在离此地不到两里的地方,我,我们是来救你的!”

    吴非说着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陈春梅觉得吴非声音有异,低头一瞧,现自己几乎不着寸缕,顿时脸红到耳根,捂着脸转身道:“你,你是个大坏蛋!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忘记提醒姑娘了!”他转过身,等陈春梅从宝囊中取出衣服穿上,可是等了一刻,身后却传来陈春梅羞怯郁闷的声音:“喂,你,你带了衣服没有,借我一套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这丫头的宝囊中怎么连衣服都不多带一套?他想是这么想,还是取出一套衣服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春梅穿好衣服,叹了声道:“我的宝囊不知怎么被封闭了,无法打开。”

    吴非这才抬起头,瞧见陈春梅已经穿戴完毕,她头拢在脑后,变成了一个风流倜傥的少年,但是她这次没有特意化妆,还是能看出她是一个女子,不由暗暗点头道:“这丫头打扮成男子更帅气,我的衣服她穿一点都不显得小,反而有一股英姿飒爽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见吴非还在呆,不由生气道:“我跟你说话呢,我的宝囊不知道是被烧坏还是封闭,里面的东西完全取不出来,这次可死定了!”

    吴非明白过来,道:“啊,你爹爹给你的地图也没有了?”

    陈春梅郁闷地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那你把地图记下来没有,能不能复制一块玉牌?”陈春梅道:“不好意思,那地图我看过一遍,没有记下来,只记得大概的位置,那个山洞前面,有五条小溪汇聚拢来!”

    吴非一时为之气结,道:“你看玄女山的地图上到处是山涧小溪,这一条条去找,找到什么时候,这可麻烦,我们来玄女山岂不是白来了?”他取出玉片捏碎,道:“我现在喊赤霞夫人他们过来,这事要重新商量,没有关键的地图,我们可不知道去哪里寻宝!”

    陈春梅撅起嘴巴,道:“我只是不知道周边的位置,要是你带了我到那个地洞的附近,我一定能找到!”

    吴非气得差点笑了,道:“我现在也知道是五条溪边的一个地洞,你还知道点别的什么?”

    陈春梅瞪起眼睛,道:“你凶巴巴地干嘛,我欠你钱了么?”

    吴非讨饶道:“没有,没有!”他猛地想起先前之事,问道:“高前辈呢,还有那两个魔道的家伙呢?”

    一问到这里,陈春梅脸上立刻露出惊惧之色,她一只手抚在胸口,道:“刚,刚才我们还在一起,就在这里,咦,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之前到底生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