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禁制之光(3)

    遁术称得上珍贵,即使高层修炼者也未必都能使用,其原因是施展遁术需要一块空间宝石来催动,像这样的宝石,比起云精石来,还要贵上许多。

    吴非的音遁术是近乎神级的技能,他这时不想做什么解释,便道:“在下机缘巧合学了一点遁术,所以才有这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董玉嫉妒道:“天啊,还一点遁术,我只要半点就好了,碰到敌人,打不过马上就逃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次要是能够出去,我教你一门逃跑的步法!”他觉得御风决可以传授给董玉,这样她的行走度可以快不少。

    董玉笑道:“好啊,逃得快就有用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和龙三了知道,仅凭步法快,不可能绕过这么大一座山,他如此有把握,一定是很高明的遁术。

    “你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问。

    吴非想了一下,道:“我有六、七分的把握,那人若是以第五层以下的修为进山,应该在百步之外还看不出我的隐匿!”他想的是,自己施展音遁术,直接跑到狮子峰前面去,并不需要绕开一座山,吴非现在并不精通阵法,但是像奚彬蓉、苏云淼在荆棘山用过的双蛇阵、五雷阵等阵符,他早已花高价买了好几套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还在犹豫,龙三了道:“可是,就算你能去布阵,我们和他们动手的胜率也不大,那人是第七层的修炼者,关键时刻,他违反禁制和我们一搏,我们是完全没有胜机的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谁说我要跟他们动手的,孙子兵法说,不战而胜,乃是上策!”

    龙三了道:“你说兵法已经让人糊涂了,还孙子兵法,有没有爷爷兵法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孙子是一位军事家,我的想法是这样的——”他将自己的计划和图谋一说,赤霞夫人和龙三了听得直抽冷气。

    董玉动容道:“这太冒险了,你这样的计策可行吗,有没有六七分的把握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有!”

    龙三了犹疑着道:“你说得有些道理,眼下我们的实力确实无法和那两人动手,梁婆婆一个照面,就被那女的丢到簈湖去了,所以和他们直接动手,救出春梅姑娘和老高的几率几乎为零,但我并不赞同你冒险,因为你说的办法能成功,那跟动手也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董玉道:“是啊,我也反对,非弟,你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,就算打不过他们,在玄女山里,还有诸多的禁制,我们为什么不想办法让他们触禁制而亡呢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如果让他们触禁制,很可能我们自己也不能幸免,这是两败俱伤的办法,不如大家举手表决,现在没多少时间可以耽搁了!”

    龙三了道:“我弃权,不赞成也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董玉举手道:“我反对!”

    吴非看向赤霞夫人,赤霞夫人眉头紧皱,叹了一声,道:“我若是反对,却找不到有效的办法,说起来我们四人中,妾身算是带队的,但我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,所以,我只能赞成!”

    吴非露出笑容,举手道:“我也赞成,现在二比一,大家让我冒一次险吧!”

    董玉拉着吴非的手,道:“非弟,如果你要去冒险,我跟你去!”

    吴非坚决摇头道:“不行,你跟着夫人和龙前辈,我一定可以脱身的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点点头,递给吴非一块玉牌,道:“遇到你无法抵御的危险就捏碎它,我一定会尽快赶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多谢夫人,如果我一个人回来,就算失败了!”

    董玉见他这么自信,心下宽了一些,道:“那你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龙三了挥手道:“快走,快走,我最见不得卿卿我我、婆婆妈妈,你再不走,老朽要改变主意了!”

    吴非忙摆手道:“龙前辈不要胡说八道,董玉是我姐姐,在下的意中人乃是小竹林的林兮涵师姐,千万不要弄错了!”

    龙三了吓了一跳,道:“林兮涵,哪个林兮涵,呀,使我们西北神道第一美女么,我要是有那样一位神仙眷侣,绝对不舍得来玄女山冒险!”

    吴非一笑,朝三人一拱手,独自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灌木丛中白影一闪,吴非倏地不见。

    龙三了喃喃道:“这小子竟有如此诡异的身法,难怪他有自信了!”

    一阵寒风忽然掠过,让人从心底里生出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玄女山的夜,比山外要深得多。

    黑色的氤氲中,仿佛有人在用灵魂唱歌。

    吴非的音遁术,在小竹林上下狼牙峰时已练得十分纯熟,传送点的误差不会过十步,只是玄女山他从未来过,所以当一片断崖出现在眼前时,吴非还是大吃一惊,他原来选的点,是在狮子峰前方五百多步的距离,这里应该是一个大的斜坡,现在怎么变成了断崖?

    狮子峰其实是狮子山的最高峰,它的形状似一颗雄狮高昂的头,一片黑色的树林覆盖在狮头上,远远望去倒是显得有几分安谧,那狮子大口张开的地方,是一块空地,地图上标注说,此处可作休息之地。

    吴非仔细核对站立的位置,他现自己并没传错地方,脚下这道断崖,乃是新形成的,如果刚才他的音遁术传得再远一点,怕是直接从断崖上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正犹疑间,狮子峰上忽然传来一声野兽般的惨嚎,这嚎叫来得十分突然,吴非陡然一惊向上望去,只见狮子峰上被一层光亮扫过,片刻间方圆数里被那层光亮扫过,随即无声地熄灭。

    “禁制之光?不好,出事了!”

    禁制之光吴非听说过,上次在荆棘山并没遇到,他忽然想到,如果那两个魔道的家伙被禁制之光扫到还好,要是春梅姑娘被扫中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吴非低呼一声,来不及布置疑阵,拔脚向狮子峰上奔去,按照他原来的计划,是布好了阵法,再去和那两个魔道人谈判,要知道进了内山,高大奇和陈春梅的作用无非是人盾,拿来探路和触隐藏的机关用,吴非谈判的资本便是蓝野长老给他的地图,他相信只要自己拿出两幅对方没有的地图,他们一定无法拒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