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禁制之光(1)

    吴非猛地转头,只见龙三了在离岸丈许的一片水草中左右扑腾,他一条左腿居然被一条鳄水妖咬中,样子十分惊险,周围正有五条鳄水妖围过来,打算将他分而食之。

    龙三了在地上身法灵动,在水草中却是一点也施展不出,而且他所擅长的暗器袭击,在水里也无法挥。

    吴非一咬牙,蓝月光再次射出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么远的距离控制蓝月光,十分消耗灵气,而且灵力和神念也要求极高,刚才帮助赤霞夫人,吴非已经消耗掉一大半,此刻蓝月光出手,他忽然感到一阵心悸,但他依然咬牙叫道:“龙前辈,踩在它身上跳过来!”

    蓝月光流星般射到,说来正巧,居然堪堪戳中咬住龙三了左腿的鳄水妖右眼,那鳄水妖身子一顿,嘴巴一松,龙三了得了这个间歇,一下抽出了左腿,但他不敢相信吴非的话,反而朝鳄水妖的左侧窜出。可惜的是,他身子刚刚窜出,迎面又是一条鳄水妖出现,龙三了这才现,刚才咬住他的鳄水妖身子被顿了一顿,如果刚刚他敢冒险踩在它头上跳起,一定已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龙三了心里后悔不迭,可是此刻他只能向后倒退,吴非出刚才那一击,灵气一下接续不上,他居然一屁股跌坐在巨石上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又是焦急又是奇怪,怎么这次战斗消耗这么快,难道千里眼是十分耗灵气的法术?他不清楚的是,以现在自己的修为,蓝月光在五丈距离之内并不消耗什么灵力,一旦出了五丈的范围,每多一丈,消耗便增加一倍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一声怒喝,道:“我来!”她刚才在水中打得窝囊,这时身子跃出纵到岸边,巨戟猛地朝龙三了戳去,口中叫道:“抓住!”那巨戟被她一展,本来七八尺长的戟身,陡然长了二倍有余,堪堪伸到龙三了面前,龙三了几乎已经绝望,忽见赤霞富夫人的戟身伸到,忙伸手去抓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,一道水柱凌空拍下,将赤霞夫人巨戟的一端拍入水中,赤霞夫人骂了一声,这些鳄水妖居然还懂配合,知道现在唯一的猎物就是龙三了,要想法阻挡她救援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巨戟几次递出,都不能靠近龙三了,龙三了急切间一连丢出几颗飞炎弹,轰轰爆炸声中,数道水柱冲天而起,可是这些飞炎弹并没有逼退那几条鳄水妖。

    吴非眼见不对,他顾不上调息均匀,跳起来跃到岸边搬起一片锅盘大的碎石放在腰间猛地甩了出去,口中道:“夫人,学我这样!”

    那石片落在水中弹了一弹,若不是这里水草茂盛,还可以弹出几朵水花,吴非小时候用瓦片在河边打水花玩,这时突然想到了这么办法,以修炼者的体力,将这些大石片打入水中,还是可以打出水花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一怔,随即明白了吴非的意思,也搬起一块碎石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些石片飞出,鳄水妖们阵脚有些乱,虽然它们皮糙肉厚,但是那石片有些沉重,打在身上还是让它们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每块石片在水中都有一个瞬间的停留,龙三了终于觅得时机,身子呼地跃出水面,他一脚点在一块飞来的石片上,随即又点在另一块石片上,三两个跳跃后,终于跳到岸上,那些鳄水妖见到嘴的肥肉跑了,出几声尖细的啸声,身子一沉,没入水草中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龙三了回到岸上,他此浑身刻狼狈不堪,不但瘸了一条腿,脸上、身上处是鳄水妖的齿痕,还有不少被自己飞炎弹炸伤的伤口,吴非正要问他伤情,忽然又听到身后传来扑腾扑腾的响声,一回头,却见董玉香汗淋漓,她拖着那张大网,费了半天劲,还是没有将那条瞎眼的鳄水妖制服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用巨戟从它眼窝中扎入,用足了法力,才将它脑袋贯穿,鳄水妖居然还挣扎了半天才僵直地死去。赤霞夫人道:“这妖兽实在不好对付,害得我们差点命丧于此!”

    董玉朝玄女山深处望去,眉宇间忍不住透出一层深深的忧虑,她开口道:“刚进内山,就有这么厉害的妖兽出现,不知道山里还有什么样的凶恶东西等着我们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取出一块玉牌,感应了片刻,惊诧地道:“春梅他们已经进了此地,似乎离我们并不太远,大概一座山的距离!”

    吴非望了一眼龙三了,只见他早已委顿不堪,吞下一枚回复丸,正盘坐在一块碎石上恢复伤口和体力,便道:“营救春梅之事还是缓一缓吧,我们自己先恢复要紧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叹了口气,点头道:“春梅这丫头还活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吴非这才注意到赤霞夫人的脸色十分苍白,不由惊道:“夫人刚才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吗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苦笑道:“先前在对岸就打了一场,刚才又和鳄水妖一战,若不是你的法器厉害,这条冰河妾身怕是过不来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夫人赶快回复一下吧,我替你们望风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见董玉也走了过来,于是点头道:“好,妾身就不客气了,先辛苦你们一下!”说完,她盘膝坐下,取出一颗药丸吞入口中,然后进入修炼状态。

    见到赤霞夫人和龙三了都打开了隔音罩进行修炼,董玉问道:“非弟,你也是一副萎靡的样子,怎么不修炼一下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没事,等他们先恢复完,我再恢复。”

    董玉知道吴非是对她不放心,不过也没办法,谁叫她修为最低。

    吴非探察了周围一遍,未觉有危机,那些鳄水妖此时好像已经销声匿迹,水草丛中安安静静,好像刚才那一场激斗没有生过。

    将蓝月光揣在怀中,吴非找了块石片坐下,开始在心中寻找地图上的位置,很快,他找到所处的位置。这块河滩靠近玄女山西部,他们进山的位置是玄女山的北边,想不到一下转到西边来了,幸亏高大奇、陈春梅他们也是被传到这个方向,不然找起来就非常危险和麻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