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转世小佛主(6)

    龙三了骑在吴非的脖子上,他瞧见四周水草乱动,有十余道水线向四人站立之地冲来,不由惊道:“不好,又来了十几条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玄女山的三大禁止,第一便是禁止飞行,他要跃到岸上,显然还不够,如果使用蛟云石,又违反了禁止,当下叫道:“大家快冲上岸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巨戟再次挥出,戳在鳄水妖的身上,那鳄水妖身子有如水桶粗细,外皮极其坚韧,巨戟戳中,仅仅是凹陷进去半尺多,居然没有被戳破,它反而低头一口咬向赤霞夫人,赤霞夫人身子扑腾着连闪,堪堪避开,她在水草中的行动远不如鳄水妖灵活,撕拉一下,一截衣袖被鳄水妖牙齿挂下。

    龙三了扬手数十道暗器出,那些暗器一落在水中,立刻出轰轰的爆响,十数道水柱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吴非一边拉着董玉朝前冲,一边道:“龙前辈,炸开一条路!”

    龙三了道:“好,你快冲,我的飞炎弹不能及近,那些鳄水妖靠近了,我就一点办法也没了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本是走在最前,但此时被鳄水妖连连紧逼,反而让到一边。她的巨戟在水草中使用极不方便,就算戳中鳄水妖也不能伤到它,这妖兽的弱点是一双眼睛,但如此巨大灵活的身躯,要戳中双眼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借着龙三了的飞炎弹,三人快向岸上靠近,此时离岸边不过一丈有余,龙三了道:“我先上去,用飞炎弹帮赤霞夫人上岸!”说完身子一弹,朝岸上跃去,吴非目光扫过,猛地叫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就在龙三了一只脚刚要踏上岸边实地的瞬间,一道水柱从水草中横抽而至,啪的一声,将龙三了小小的身子拍到数丈外的水草丛中。

    吴非瞧见面前陡然竖起一道黑影,这黑影露出水草的身子高约一丈七尺,比刚才攻击赤霞夫人的还要高出一截,尤其身子比水桶还要粗上一圈,十分骇人,那高大的鳄水妖拍飞龙三了,随即便张开血盆大口,呼地朝两人咬来,一股浓郁的腥臭之气喷出,令人欲呕。

    董玉一声惊呼,吴非仿佛没有看见,拉着她依然往前直冲,因为他知道,此刻他们身后,正有数条鳄水妖跟到,稍有片刻停留,就会被扑倒,而龙三了和赤霞夫人都是第四层修为,就算被纠缠住,也不会马上战死。

    眼看双方相距不到五尺,吴非暴喝道:“跳!”一把拉着董玉从水中跃出,同时一道白光从手上射出,直接没入了那鳄水妖的右眼,鳄水妖身子猛地一滞,吴非一脚踏在那鳄水妖张开的巨口上,身子借力跃上岸边。

    岸边是一片砂石地,地上还有不少磨盘大的碎石片,吴非拉着董玉身子刚刚落定,就听见身后一声尖细的嘶吼,他来不及转身,拉着董玉再次跃开,嘭地一声,刚才站立的地方传来一声轰响。

    吴非回头一望,那条瞎了一只眼的鳄水妖半截身子扑在地上,它一只眼睛被戳瞎,显然已经暴怒,竟然追着两人到岸上。

    鳄水妖冲到砂石地上,身子明显不如在水中灵活,尤其它在地上只能靠四肢爬行,完全不如巨蟒那般灵活,吴非右手一挥,蓝月光又划出一道白光,将它左眼也戳瞎了。

    董玉惊喜交加,她知道吴非有非常之能,但想不到他出手这么犀利,尤其他那把短刀,连赤霞夫人和龙三了都对付不了的鳄水妖,他居然两下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那鳄水妖双目失明,在地上乱撞乱跳,它想回到水中也是找不到方向,吴非对董玉道:“你带了渔网没有,撒网将它活捉!”

    董玉知道这鳄水妖也是值钱的宝贝,拿出去卖了,至少可以卖个千把银石,一拍腰间,一张大网甩了出去,道:“我当然带了!”

    鳄水妖落在网中,它虽然牙尖齿利,对付董玉的渔网却用不上力,被董玉拉着向砂石地的高处拖去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!”

    三声爆响,三道水柱冲天而起!

    爆炸声中,只见赤霞夫人身子冲出水面,向岸边跃来,刚才她被六条鳄水妖围住,情况十分危险,她脱手三枚追风搜魂珠射出,那追风搜魂珠本是追杀敌人所用,此刻情况紧急,她不得不用出自己的最强杀招。

    吴非站在岸边看不见水草丛中的战斗,他四下一望,看见不远处有几块巨石突兀而立,于是跑过去,三两下攀上一块巨石往下张望。

    只见围住赤霞夫人的六条鳄水妖被炸得人仰马翻,但它们在水中一个盘旋,又朝她追来,赤霞夫人此刻离岸边还有数丈,她要跃到岸上,至少要两个纵跃,可惜她的落脚点在水草丛中,不能连着跳跃,只能身子完全落在水里后,再提气纵跃,而且,修炼者在水中的纵跃距离极短,平地上两下就能到达的距离,在这里三四下都未必能到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两个起落后,那六条鳄水妖便在岸边丈余的地方重新截住了赤霞夫人,这么短的距离,赤霞夫人想要再次使用追风搜魂珠都已来不及,只得再次取出巨戟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吴非右手一挥,蓝月光远距离射出,他高声叫道:“夫人,踩你对面那条水妖脑袋上岸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一怔,随即应道:“好!”她收起巨戟,猛地提气窜出水面,对面的那鳄水妖张开大口就朝她咬来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一道白光射到,啪的一声正刺中鳄水妖的眉心,这是因为距离太远,吴非仗着千里眼才瞄准了鳄水妖,要是换在以前,两丈之外他就把握不到准头。

    蓝月光十分犀利,刺在那鳄水妖的眉心也没能完全穿透,只是钉进去半寸的深度,但是蓝月光的迟滞之术还是将它定了一定。赤霞夫人一脚点在鳄水妖的头上,身子带着一道残影跃上了砂石岸。

    见到赤霞夫人安全上岸,吴非这才松了一口气,只要上了岸,那些鳄水妖根本不能拿她怎样,但他一口气还未松开,蓦地一声惊呼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