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转世小佛主(4)

    凤娅琪换了一副神情,她双手抱胸,冷冷地道:“阁下什么人,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人上下打量两人,眼神有些惊疑不定,片刻后,他双掌合什欠身一礼,道:“在下佛国佛主座下文苪,只要两位将在敝国得到的东西原物奉还,敝国上下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凤娅琪哼道:“原物奉还,我怕音了那厮担当不起!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佛国的八大金刚之一文苪大师,他虽然知道凤娅琪乃是器灵之身,但单独面对,还是不敢造次,如果他们八大金刚来了两人,或许还有一战之力,他当下的任务,就是缠住凤娅琪和泽儿。

    文芮大师恭敬地道:“两位言重了,在下只是希望两位物归原主,主上承诺,只要二位交出那件物事,无论什么条件,我们都尽量满足!”

    泽儿一手抚过着胸前的佛珠,学着音了大师的腔调道:“已经交不回去了,因为吾已经打开来用了。”

    文芮大师道:“打开来用了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泽儿哼道:“你不用装糊涂了,本少现在才是佛国之主,你回去告诉音了那厮,让他把位置腾出来,恭恭敬敬等吾回去收拾他!”

    文苪大师看到泽儿胸前挂的佛珠,如遭电击,眼中满是震惊和惶恐,他连退两步,道:“你说什么,不可能,不可能,不可能,你是骗我的!”

    泽儿从玉指环中取出那支银色禅杖顿在地上,禅杖一出,一道柔和的佛光播撒开来。

    文苪大师忍不住双膝一软,跪在地上,他怀疑传说中的转世之环已被这少年打开,谁能打开,谁便是佛国的转世佛主,自己站在音了大师这边,那就要真正成为叛逆。

    远处看热闹的人瞧见这样的境况,不明之人还在疑问:“这两个小家伙是什么人,居然一个堂堂第七层的高手要给他们下拜?”

    明白的人已隐约想起佛国传承的传说,他们感觉到那禅杖出的光芒十分柔和,它虽然不是法器,却比法器让人感到神圣。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你想清楚再做选择,我们现在要走了,你,让开吧!”

    文苪大师犹豫再三,终于还是让在一边。

    转世佛主的出现,已隔了几百年,刚才文苪大师虽然不敢确定泽儿拿的就是转世佛主的权杖,但那上面柔和的光芒,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敬畏。

    泽儿和凤娅琪旁若无人,大摇大摆从文苪大师身旁走过,随即身形一闪消失不见,躲在远处围观的人都是大吃一惊,这两个少年是什么人,他们没有使用传送符,就突然消失不见,这到底是什么身法?

    片刻之后,空中落下两条人影,这两人正是萨都剌和碧允大师,泽儿如果晚走片刻,必然会见到这个仇家。

    萨都剌见文芮大师与平时神情完全不同,不由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,你怎么没拦截他们?”

    文苪大师眉头紧皱,一字一顿道:“转世之环被打开了!”

    萨都剌和碧允大师一怔,一起问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文芮大师道:“我是说,那少年打开了转世之环,他,他是我们的转世小佛主!”

    萨都剌惊异道:“不可能,文芮大师你糊涂了吧,那小子修为那么低,再说,他们拿走的东西,一定是转世之环吗?”

    文芮大师道:“是不是我不知道,但此事我要禀告佛主之后再作定夺,倘若真是转世小佛主出现,我焉能冒犯?”

    萨都剌冷哼道:“转世之环只是一个传说,我只听从佛主大人的号令!”

    文芮大师转头道:“碧允,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碧允大师沉吟片刻,道:“眼见为实,我没亲眼瞧见,不能相信,倘若转世之环是真的,老朽到时再作定夺!”

    “老狐狸!”

    萨都剌骂了一句,对文芮大师道:“我约了一位善于追踪的朋友,如果光靠启途珠,要追上他们还有些困难,在佛主新的指令到达之前,我是不会改变追杀的!”

    文芮大师双掌一合,施礼道:“好,那你继续追杀,我回去向佛主大人禀告!”

    碧允大师点头道:“那老朽就在此等浩扬师兄,你去回。”

    萨都剌取出启途珠望了一眼,只见上面一片混沌,道:“那两人跑得挺快的,如果不是做贼心虚,不会跑这么快,文芮大师你应该是上当了,下一个方向,只怕又要等两天才能出现!”

    文芮大师朝两人合掌行了一礼,身子一弹,一柄飞剑出现在脚下,“嗖——”地一道弧光划出,他的人已经飞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萨都剌三人没有想到的是,泽儿和凤娅琪这时前进的方向还是佛国,此刻两人开启了一块蛟云石,正御风飞行。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干吗要回佛国,虽然音了那厮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回来,但毕竟很有风险!”

    泽儿笑道:“不是要玩捉迷藏么,那我就玩得爽快一些,也让音了那厮知道,现在佛国有了新佛主,他派人来追杀我,我就在佛国给他搞个天翻地覆,瞧瞧他能奈何,反正我们逃得快!”

    魔君苦笑道:“你打算怎么闹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怎么动静大我就怎么闹,我要让人人都知道,佛国已经有了正统的转世小佛主,音了那厮的地位是篡位来的。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不要忘了,佛国还有还有一个躲在暗处的安佐大师,那是音了那厮背后隐藏着的一只黑手。”

    泽儿哼道:“就算还有一个安右又如何,我的家乡有一句老话,叫做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跑,你不是吹牛说你的碎影凝形天下第一么,没有人能抓到你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抓不到是一回事,但本君觉得你还是找个地方好好修炼,尽快将修为提升上来,到时你想替泰朿公主报仇就报仇,想干吗就干吗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您放心,我会好好修炼,但要先出口恶气!”

    一道寒风掠过,此时佛国边界的诸法山已出现在两人眼前,暗影瞳瞳中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肃杀之味,泽儿心中道:“泰朿公主,我现在还不能为你报仇,但你等着,我一定不会让你白死!”

    吴非并不知道,他这个大明带来的懵懂师弟,会在天行大陆上,搞出一番什么样的血雨腥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