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转世小佛主(3)

    泽儿心中一动,忽然伸手向门口一抓,喀地一声,二楼的木门被他一爪抓开,只见茶楼的老板一只手端着茶壶,身子却仿佛贴在木门上一样,显然他刚才正在偷听。

    凤娅琪满脸寒霜,霍地冲了过去,怒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那老板竟然是一位修炼者,他年纪在四十左右,见泽儿和凤娅琪两人出手阔绰,一下包了整间茶楼,加上修为又低,不由起了歹念,正在门外偷听,想不到被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那老板脸上有些尴尬,道:“两位要不要加点水,刚才我怕惊扰了二位,所以没敢敲门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冷笑道:“加水这种事,还用老板你亲自来加么,说,你刚才听见了什么?”

    其实魔君的说话,外面那老板是听不见的,因为魔君的声音只有泽儿和凤娅琪能听见,但泽儿刚才没开隔音罩,所以他们两人的说话,那老板还是能听到一些,刚才他听到了极上魂之剑,早已惊得呆了,此时装出一副笑容,讪笑道:“我,我可什么都没有听。”

    泽儿冷哼一声,对魔君道:“我还以为你要无辜杀人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让我来!”她身子一动,一步跨到那老板身前,伸手就往他喉咙抓去。

    那老板见俩人目露凶光,心中蓦地一惊,但这丫头只是个凡人,居然也敢对他出手,当下想也不想,伸手去反扣凤娅琪的手腕。

    两人手腕交错,那老板感觉自己抓到的是一块烫手的铁板,就在他骇然之际,脖子一紧,就听喀地一声,接着一阵剧痛,身上的气力一下消失全无。

    楼下还有两个凡人的小伙计,他们远远望见老板被人掐住脖子,都不由骇然变色,像这样的场景出现,很自然地一屁股钻进柜台下面。

    凤娅琪一抓就捏断了那老板的喉咙,有些害怕,道:“你刚才在我身上,加持到第几层的修为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第四层而已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吐吐舌头,道:“原来修炼者这么厉害,我还以为到元神境的修为了。”魔君道:“过第五层,本君必须依附身在你身上,仅仅操控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泽儿站在一边有些愕然,凤娅琪出手辛辣,她现在到底是魔童,还是她本来的自己?泽儿不知的是,凤娅琪被修炼成魔童,就算使用分身契约保留了自己的一部分思想,但她的本性依然会逐渐迷失。

    凤娅琪瞥了一眼那瞪着死鱼眼的老板,举起一只手掌,道:“我要将这家伙的神念一起灭掉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且慢,我来试试这把剑!”右手一晃,极上魂之剑出现在右掌中,他默念咒语,长剑被一道黑影缠绕,地上尸体眼中露出恐怖至极的眼神。

    尸体的鼻端冒出一缕若有若无的白烟,渐渐被极上魂之剑吸收,凤娅琪有些兴奋地握紧双拳,道:“我要去找那些以前欺负我们族人的家伙报仇,我哥他们现在都不知怎样了,魔君,你为什么老是要侵入我们神道?我担心这次魔军入侵雪国,他们会遭遇不测。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神魔终究要一统,天下也终究要归一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哼道:“一派胡言。”

    泽儿问道:“难道你要把以前得罪过你们的那些人全部杀掉?”

    凤娅琪在喉咙上比了个手势道:“到时候看我高兴啦,说不定我杀一半、留一半,活着的要他们跪在本姑娘面前痛哭忏悔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出了茶楼,泽儿道:“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比魔君还魔君?”他嘴上这么说,心中却并不觉得有什么残忍。

    魔君哼道:“你见过我杀人么,杀人易,杀人心难!”

    泽儿问道:“什么是杀人,什么是杀心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杀的人再多,天下人可能都不怕你,而天下人都怕你,这是杀心!”

    泽儿想了想,道:“有道理,我大明朝有个永乐皇帝,他让一个书生给他起草诏书,那书生不肯,永乐大帝便将他的十族给诛杀了!”他解释了一下诛九族以及永乐帝对方孝孺的诛十族,凤娅琪咋舌道:“你们凡人的皇帝真够狠的啊!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什么九族十族,听起来太拗口,你说说一共杀了多少人吧?”泽儿道:“好像有八百七十多人,加上入狱流放的约摸有两千。”

    魔君认可道:“杀两千人并不多,一场战斗中杀数万人都不算什么,你说的永乐帝,他诛十族是杀心,并不是表面的杀人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走上大街,魔君忽然道:“来得真快,你等下把身份亮出来,吓唬那人一下,也好让天下人知道,音了那厮是篡位的谋逆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音了那厮的人追来了?”话一出口,随即脑中一阵模糊,她知道,自己身子已经开始受到魔君的控制,看来来人修为不低,至少是第五层之上,不然魔君不会这么仓促将她身体控制。

    “咻——”

    空中一道黑影破空而来,那黑影的度十分惊人,转瞬间已到近前。

    凤娅琪身子一沉,声音变得有些沙哑,道:“除了这人,还有两人正在赶来,我们在这里不能久留!”

    泽儿拳头紧握,道:“如果来的是萨都剌,能不能将他一击必杀?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这次只怕不行了,他会有所准备的!”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蓦然落下,就在两人身前十几尺的距离。

    泽儿凝目望去,只见来者是一位外貌四十出头的中年人,穿一件土黄色长衫,腰间围着一根巴掌宽的黑皮腰带,下巴尖瘦,面目冷峻,头扎成一把马尾在脑后,眼神十分阴鸷,修为与萨都剌一样,都是第七层元神境的高手。

    瑾松城的凡人和修炼者混居,这人一落下,立刻有修炼者现,这人比本城城主的修为还高,大家立刻远远地躲到边上,修炼者突破第五层,每一层之间的差距是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大家奇怪的是,那第七层的高手对一个凡人女子和刚入门的少年,居然如临大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