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转世小佛主(2)

    魔君道:“万能血又称蝾螈血,和蓝莹血一样,虽然万里无一,但本君曾在一个邪修处找到过样本,它们和本君并不能血脉相承,所谓三大奇血,只有龙之血无比玄奇,其他两种只是稀有,并没什么奇特!”

    凤娅琪闭上眼,在脑中搜索泽儿的那道神念,蓦地惊呼道:“泽儿的家乡人,他们自称是龙的传人!”

    魔君也惊道:“不错,他的族人有文字记载,都是龙的传人,可是那些人,全部是凡人,他们根本不知道修炼!”

    凤娅琪颤抖地道:“你是说,如果他们开始修炼,是最强的种族?如果我们能去泽儿的家乡,找几个人来验一验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魔君苦苦思索,沉默了片刻,道:“泽儿的身世十分可疑,本君怀疑,他是我们天行大陆的某位前辈,在数百年前无意中现了那地方,不知是什么原因,那位前辈去了后就没有回来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是数百年前吗,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讯息。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声响来得特别清脆。

    凤娅琪转头向泽儿望去,只见他身后的坐佛又一次崩塌,这次崩塌得十分彻底,光影四溅后,一丝残影都没有留下,泽儿整个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好像一块木头。凤娅琪倒吸了口凉气,道:“最后还是失败了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不对,你看他的人!”

    凤娅琪上下打量泽儿,只见他周身仿佛笼罩上了一层金光,容颜也略有变化,依稀有几分像刚才他身后的那尊坐佛,凤娅琪见泽儿坐在那里一副痴呆的模样,道:“喂,你别装神弄鬼了,有什么感觉说出来吧!”

    泽儿身子颤抖着,他觉得身上灵气充盈,竟是说不出的舒服,他轻轻开口道:“我,我的修为是不是提升了?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凤娅琪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魔君嗯了一声,道:“不错,你现在的修为已到了第一层凝气境,传承之戒的起步便是这个级别,想不到你刚刚开始修炼,就达到了别人四五年的才能触及的领域。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忽然手一动,从玉指环中抽出一长一短两个木匣,道:“这空间戒指中怎么空空如也,就放了两个匣子!”

    魔君笑道:“哈哈,成了,小子,你能拿出玉指环中的匣子,就是小佛主转世!”

    泽儿疑惑地道:“什么佛主转世,除了修为提高,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小佛主转世,这是惊天动地的大事,嘿嘿,音了那厮一定也感觉到了,他寝食不安的!”

    泽儿双拳一握,道:“我要将他碎尸万段,为泰朿公主报仇!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泰朿公主不将这转世之环送给你,她自己也打不开,打开了也进不去,你打开那匣子瞧瞧,我听传说,里面是一根禅杖和一件至尊法器,禅杖是你成为新佛主的权证,那至尊法器则是顶级的神器,拥有那样的法器,至少可以成为一国之主!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将长匣打开,里面果然是一根银质的禅杖和一串黑色的佛珠,那禅杖通体晶莹雪亮,仿佛刚刚雕琢炼成,还从未有人触摸过,显得纯洁而神圣,杖头嵌着一块白中带绿的宝石,佛珠则悠悠泛着玄光。

    那佛珠并不大,拿在手里也没什么分量,它每一颗的大小比鹌鹑蛋还小一圈,泽儿将佛珠挂在脖子上,衣领一竖,外人便看不见。他又拿起禅杖,啧啧称奇道:“这就是佛主的权杖么,我感觉怎么没什么特别的?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你挂这珠子有什么感觉啊?”

    泽儿觉得那佛珠挂在身上,身上的气息流转十分柔和,道:“这不是法器,但好像有安神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这对你的修炼有好处,可以让你度加快,等你到继承了佛主之位,说不定还有其他想不到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喜道:“我喜欢禅杖上面的这块宝石,一定价值连城!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用手摸摸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伸手去摸那宝石,感觉触手竟然有些绵软,惊异道:“这,这不是宝石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这是极品云精!”

    凤娅琪啊了一声,云精又称石,是极其昂贵的宝物,在神道大陆上,能佩戴云精的修炼者屈指可数,而拥有极品云精的更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泽儿道:“这种东西就是摆设,没啥稀奇的。”说着他又打开了剩下那个匣子,这匣子仅打开一角,一道寒气便直射出来,泽儿道:“这是什么古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等匣盖完全打开,里面是一柄被红绸包裹的五尺金剑,那金剑造型古朴,剑刃并不锋利,可是周身仿佛蕴藏了无数的阴寒之气,泽儿拿起来看了半天,除了金色,也没现它有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那剑匣中还有一块玉片,泽儿拿起玉片神念浸入其中,脱口道:“极上魂之剑!”

    凤娅琪没觉得什么不对,道:“我听说过魂之剑,这个应该更厉害吧?”

    魔君讶然道:“极上魂之剑,难道这是那柄顶级神剑?”

    泽儿将那玉片的说明看完,心中又是一阵毛,这极上魂之剑竟然需要吸收修炼者的神念和魂魄,吸收得越多,这柄剑的法力就越强,这怎么可以是佛主的法器?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是顶级就好,你快点认下吧!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依照玉片上的记载,刺破中指,滴血将极上魂之剑收了,这柄极上魂之剑刚和他心神建立联系,便有一股极强的寒气附体,让泽儿连打两个冷战。

    魔君咦了一声,道:“我原来预计音了那厮派的人要半天才到,居然提前了不少时间,此地不可久留,我们还是走吧!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背好背篓正准备离开,魔君道:“走之前,去将那个茶楼的老板杀了!”泽儿一惊,道:“干吗要杀他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因为,他这种人没有活下去的必要!”

    泽儿若有所思,凤娅琪道:“但总不能杀无辜的人吧?”

    魔君悠悠地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是无辜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