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器灵魔魂(6)

    魔君道:“不错,这是对你的一次考验,你现在还觉得自己是一个有所为,有所不为的谦谦君子?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泽儿重重地一掌抽在自己脸上,嘴角流出一丝鲜血,道:“不错,我现在知道了,我卑鄙、我无耻,我自私,我害死了那么多人,他们原本可以成为我的姐姐、朋友、师长!”

    魔君叹息一声,道:“泽儿,每个人年轻时都会犯的错,最重要的是看清自己!”

    泽儿觉得头脑中一片清凉,刚才的刺痛已经消失,他觉得自己好像脱胎换骨一般,道:“你,你刚才用的是什么唤醒术法,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不错,那你现在认识自己了没有?”

    泽儿有所悟道:“我明白了,我是曹操那样的奸雄,宁可我负天下人,不可天下人负我!”

    这时,凤娅琪猛地醒转过来,她身子一挺,迷糊地道:“你,你对泽儿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本君没做什么,只是帮他去掉了那些不必要的束缚,认清自己!”

    泽儿擦去嘴角的血迹,道:“那我现在该干吗?”

    魔君笑道:“自然是先修炼,提高修为,然后找到你的师兄吴非,将他身上的仙字石夺回来,等统一了神魔两道,就可以回到你的家乡去,那里现在处于一种混沌状态,只有毁灭才能重生,才能拥有天地灵气!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不行,那是一个美好的地方,我绝不能去毁灭她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那是一个凡人的世界,存在那里不是也挺好,我希望有一天,我们堤湖村的人能在那里定居,再不需要迁徙奔走!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这是你们现在的想法,以后会怎样还不知道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以后的事,还是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其实,你是什么样的人,最终就会走上什么样的路,这是宿命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我不信宿命,泽儿如果想做一个普通人,我就守着他到老!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可惜你们现在已经不可能成为凡人了,要知道,不是你选择命运,而是命运选择你,不信宿命,那也是一种宿命,好了,现在你的宿命到了!”

    泽儿一怔,道:“什么宿命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音了那厮派的人已经追踪到附近,估计最多半天就能追到这里,我们是继续闪避,还是迎战一场?”

    泽儿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道:“我当然想将他们都干掉,问题是有没有把握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音了那厮不知派什么人来追杀,本君要找件称手的法器才行,不然,对付萨都剌都只能勉强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那你上次还说除了佛主亲至,谁也不怕!”

    魔君嘿嘿笑道:“我是不怕,但没说打得过,以音了那厮的见识和修为,现在应该知道本君乃是器灵之身,他感觉受骗上当,一定不会放过我们,据我所知,佛国还有一位隐藏的高手,名叫安佐,有人说他是第八层顶峰的修为,但本君以为,他应该已经突破到了第九层,音了那厮若不是与安佐合力,是不可能战胜老佛主的!”

    泽儿起身道:“这个仇,我一定要替泰朿公主报,现在我们先走吧,和他们玩捉迷藏也蛮有意思的!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不急,我们要探探音了那厮的深浅,看他派什么人来追杀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如果来的是安佐大师怎么办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应该不会,但即使来的是安佐,本君一样可以用琪儿之身施展魔影遁形的身法逃走!”

    泽儿知道一种锁定的法术叫生死引,那是雪国三老对战魔尊者成吟时用的战法,他问道:“那安佐大师给我们种下生死引怎么办?”

    魔君笑道:“你们一个修为低,一个是依附之身,连元神都没有,他想跟你种生死引都没地方种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魔君大人,您现在缺乏什么法器,为什么魔尊者的宝囊中没有您以前用的法器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难道不知,本君现在只是器灵之身,魔童使用的法器要重新物色祭炼,不然,音了那厮也不敢来追杀本君!”

    凤娅琪望着泽儿手上的玉指环,叹息一声,道:“那个泰朿公主怕萨都剌对她搜魂,竟然自爆神念,这需要忍受多大的痛苦才能做到,唉,世上已经无人可以打开这枚空间指环了,不知道老佛主到底在里面藏了什么?”

    泽儿见凤娅琪眼中闪烁的光芒,忙脱下玉指环,道:“此物既然无用,不如丢了吧?”

    凤娅琪劈手夺过,道:“不可,这是泰朿公主用生命换来的,你今天丢了它,明天就可以丢了我!”

    泽儿咂咂嘴,道:“我不是怕你误会么。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们听说过我光明殿的密宗大轮么?”

    泽儿和凤娅琪一起摇头,魔君道:“只要将这玉指环放进去,短则几个月,长则四五年,那上面的禁制都可以化去!”

    泽儿惊道:“密宗大轮,有这么厉害的东西,难怪魔道和神道打,总能占到上风!”

    凤娅琪将玉指环递回来,道:“这么说来,这东西还是个宝贝,泽儿你还是好好保存,以后再说起泰朿公主,我不跟你生气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泽儿将玉指环拿了回来,想到那几日和六公主一起的情形,心中一阵伤感。他将玉指环戴好,转过身去,放在唇上轻轻一吻,那玉指环上忽然出一道微弱的蓝光。

    这道蓝光魔君完全没有感应,倒是凤娅琪惊觉道:“你刚才做了什么,我看见有东西在光!”

    泽儿奇道:“我,我什么都没做!”最近几天,这枚玉指环他反复尝试打开,都没成功,泰朿公主的尸体虽然在,但她神念自爆在先,所以如何开启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你一定做了什么,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!”

    泽儿感受到凤娅琪此刻心中的怨念似消减了不少,于是将那玉指环放在唇边,又吻了上去,他的嘴唇触到指环,令人惊异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蓝色的光影符文从指环上浮现而起,仿佛是一个阵符,而泽儿的嘴唇竟然是开启这道符文的钥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