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器灵魔魂(5)

    凤娅琪流泪道:“胡说,你不要骗自己了,你对那个六公主泰朿有多喜欢,你自己知道!”

    泽儿一怔,讷讷地道:“她,她对我来说,始终是姐姐,和你完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有什么不一样,是,我一开始愿意为你死,因为我已经认定你是我这生唯一的依托,我只相信,你是喜欢我的,但是,我忘了,你是修炼者,修炼者是注定看不起我这样的凡人女子!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没有,怎么可能,泰朿公主和你不一样,而且她已经死了,就算我喜欢过她,那也是过去,你为什么要对一个死者那么耿耿于怀?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是啊,我不配,我有什么资格去阻止你喜欢别人!”

    泽儿一把将凤娅琪搂在怀中,嘴唇吻上凤娅琪的额头,道:“泽儿知道错了,我誓,以后再不对任何女人动心,不管她是公主还是国王,不管她是修炼者还是凡人,哪怕是神女,我也只喜欢你一个,你知道吗,你死了,我有多难过!”

    凤娅琪呜咽地捶着泽儿的胸口,道:“你骗我,你骗我,你一直在骗我!”她用力稍大,一拳砸在泽儿伤口附近,泽儿痛得身子一颤,凤娅琪啊了一声,掏出一颗回复丸塞进他口中,道:“我,我不是生你的气,我只是叹息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死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要你死,为了你,我可以死一万遍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说傻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傻,泽儿,带我去你家乡好么,我要你带我去苏州,穿苏绣的丝绸、听吴侬小调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泽儿应了一声,忽然吓了一跳,惊道:“你,你怎么知道有苏州、苏绣,我还从来没有跟你说过?”

    凤娅琪闭着双眼,呢喃着道:“你的神念我现在可以感受到,所以我知道了你以前的一些事情,你的家乡既不是神道,也不是魔道,而是一个未知的地方!”

    泽儿惊道:“这个你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,这可说不得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我不说,可是还有人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泽儿惊惶地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本君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在两人脑海中悠悠响起。

    泽儿怒道:“魔君,你不要拿这个来威胁我!”

    魔君哼了一声,道:“本君不会威胁,我只会毁灭和重生!”

    泽儿怒道:“如果你要去毁灭,那我宁可与你同归于尽!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觉得头脑中一阵剧痛,仿佛千万根针,在他脑中来回穿刺一般。

    魔君的声音冷冷道:“感觉如何啊?”

    看见泽儿双手抱头痛苦地在地上打滚,凤娅琪大惊,她快步上前,搂住泽儿的上身,叫道:“泽儿,泽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泽儿痛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纷纷滚落,他撞着墙,道:“我头好痛,好痛!”

    凤娅琪尖声问道:“魔君,你对泽儿做了什么,你是不是在毁灭他?”

    魔君冷笑道:“这小子与本君血脉相承,本君是想对他好生培养,让他成为魔道的新君,但这小子变来变去,作为一个修炼者,本尊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认不清自己的本质!”

    泽儿痛苦地道:“你杀了我吧,我是不会让别人操控我的命运的!”

    魔君不屑地道:“我不是杀你,我是在呼唤,唤醒你真正的内心!”

    泽儿喘息着道:“什么唤醒,魔君大人,我跟你不是一路人,你要找的是一个魔头,而我不是!”

    魔君哈哈大笑,道:“你根本就不了解自己,你比我年轻的时候,更有成为一代魔君的资本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你胡说,我不信!”

    “魔尊者成吟,是不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雪国三老是不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

    泽儿回答这句时,身子一颤。

    凤娅琪啊了一声,她不敢相信雪国三老也是泽儿杀的,但她在心中搜寻泽儿的神念,现魔君并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杀魔尊者,当初你是神道修炼者的立场还说得过去,但你杀了雪国三老呢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不杀他们,就会被抓回去,我根本不是什么神道的逃兵,也不想加入哪一方去打仗。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因为你不想去打仗,所以就杀了他们?”

    泽儿咬着嘴唇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魔君又问道:“那烈爷呢,他并没有对你指手画脚,还舍身救过你,但你一样杀了他!”

    泽儿捂着头痛苦地道:“为什么我心里所有的事你都知道,我没有杀烈爷,那只是个意外!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好,就算那是个意外,那你杀了泰朿公主呢?”

    泽儿叫道:“泰朿公主不是我杀的,你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明明知道自己已经被现,可还是不愿意离开金河寺,你敢说泰朿公主的死,和你没关系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不错,我是有错,但泰朿公主不是我杀的,因为我要守着你和琪儿!”

    凤娅琪想要说什么,忽然眼皮一沉,竟然趴在桌上睡着了,泽儿知道,下面的对话,魔君不想让她听见。

    魔君道:“本君让你守了么,你们只要找地方躲起来,本君修炼完毕,自然能找到你们,因为你的神念和我们捆绑在一起,这和你害死烈爷有什么分别,因为你的任性和不顾他人,所以是你害死了泰朿公主!”

    泽儿哑口无言,泰朿公主的死,他深深自责。

    魔君接着道:“不光是泰朿公主,琪儿总是你下手的吧!”

    泽儿怒道:“琪儿是你要我下手的,我要不是受骗上当,怎会拿她作尝试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可以不下手,但你既然下了手,那就证明,你是一个和本君一样,大部分时间自私自利,关键时刻又拿得起放得下的人!”

    泽儿目中喷火,道:“原来,你骗我对琪儿下手,是卑鄙的预谋?”

    魔君冷笑道:“这叫预谋么,修炼魔童哪有可能半炷香就完成的,但即使你不动手,团藏的两个随从也会杀了她,这件事,你没有选择!”

    泽儿怒道:“所以,你一直是个骗子,如果当时我和泰朿公主不能杀了团藏,就只有被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