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器灵魔魂(4)

    泽儿愤怒得满脸通红,道:“我原来以为这里号称佛国,人人微笑、谦和礼让,可是现在才知道,那笑是笑里藏刀,那谦和是伪善和做作!”他说完,将手中的玉指环狠狠向音了大师砸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愣,随即心中出一声叹息,这小子最后还是选择妥协。

    但音了大师的脸色却是变了,他并没有去接那玉指环,而是一掌向凤娅琪拍去。

    “波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轻响,掌风过处,凤娅琪、泽儿和泰朿公主的尸体化成一片幻影,在空中飘散。

    萨都剌惊道:“主上,他,他们会用魔影遁形之术?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点点头,他脸色有些难看,道:“吾竟然不知他们何时逃遁,这手法实在惊人,想当年,只有魔道的魔君才有此身法,凭借这个,长老会的长老几次围歼,都被他逃走了!”

    萨都剌犹疑地道:“这么说来,那女子难道是魔君的传人?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摇摇头又点点头,道:“未必,也许他是魔君本人,但为什么就这么走了,魔君的修为已接近那些封印的魔神,没必要怕吾!”

    萨都剌有些奇怪,道:“他不是魔君,会是什么人,在弟子印象中,并没有那样的高手存在。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忽然鼻子一动,嗅了嗅空气中的气息,严厉地问道:“那女子是不是从地下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萨都剌急忙跪下道:“是的,那女子一开始肤色青绿,弟子还以为她是此地被封印的魔神!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恍然道:“不好,我们上当了!”他走到佛塔下,单掌一抓,地面出现了一个深坑。

    勘察片刻,音了大师念了声佛号,恼怒地道:“阿弥陀佛,真是欺人太甚,那女子根本不是真身,而是一件器灵魔魂炼出来的魔童,她身上一无所有,根本不可能和吾等战斗,你刚才为何不跟她死拼?”

    萨都剌惶恐地道:“弟子失察,请佛主大人责罚!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闭上眼,神念向远处扫视,片刻之后,叹了口气,道:“刚才吾没有觉察到那厮的鬼魅伎俩,现在他们已经遁出三重山,在数百里之外,除非吾有龙骑,否则不可能追上!”

    萨都剌道:“要不要去佛都寺动锁魂追杀令?”

    锁魂追杀令是佛国最严厉的追杀令,只要出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佛都寺是佛主居住的寺院,也是佛国最高的权力机构,相当于皇宫。

    音了大师在坑中抓了一把土,冷冷道:“器灵魔魂炼出来的魔童,怎么锁魂?”萨都剌惶恐地道:“是,是,弟子糊涂。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道:“虽然不能锁魂追杀,但他们的方向是越过可雷国,往西边去了!”他手拈指决,一道银光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三条人影出现在金河寺的上空,这三人是佛国的八大护国金刚之三,分别是浩扬大师、文苪大师和碧允大师,其中浩扬和碧允都生得高大威猛,只有文苪干瘦矮小。

    下面的众人瞧见八大金刚来了一半,都不禁惶恐,看来佛国又要出事。

    音了大师向四人传音道:“传吾的旨意,你等即刻起身去追踪刚才从这里逃走的一男一女,他们盗窃了吾国的重要法器,一定要想办法夺回!”说完,将手中那把尘土灌入四颗棕色的佛珠中,那珠子随即变换了颜色,变成褐绿的珠子。

    四颗珠子悬浮在音了大师的掌心,滴溜溜地旋转不停,音了大师凝神望着这四颗珠子,似乎将一缕神念灌注在其中,片刻后,四道光影一闪,飞向四个弟子。

    四个弟子接过珠子,萨都剌坚决地道:“他们就是跑到天上去,弟子也要追杀到!”

    这佛珠是音了大师传承的佛国的密宗法技,名曰启途珠,只要将与追踪人身周气息相关的东西放进去,它就能指示方向,不过,指示出来的时间有些长,距离若是太远,则要三四天后才有反应,对方若始终在换地方,那追踪起来十分困难。

    音了大师朝远处一指,道:“吾这启途珠,虽然已经修炼到了极致,但也只有二百八十天的时效!”文苪大师读出了启途珠中记载的资料,第一个跪拜道:“弟子一定在二百八十天内,追杀到这两个家伙,夺回属于我们佛国的重要东西!”

    萨都剌也跪拜道:“弟子誓,一定要将那两个家伙抽筋炼魂,让他们永世不得生!”

    其余两人也一起拜倒誓,音了大师点点头,阴沉着脸挥挥手,道:“这次追杀,等同于佛都寺出的锁魂追杀令,你们可明白?”

    四位弟子应了一声,身子一弹,四道白光掠过天际,倏忽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七天之后,在阿布崖国边境的一座名叫瑾松的小山城里,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少年,这两人不是别人,正是泽儿和凤娅琪。

    瑾松城的风景十分雄奇,这座小城从山脚到山上都住着人,最为奇特的是,此地的凡人和修炼者混居在一起,山上是修炼者居多,山下则是凡人居多。

    泽儿和凤娅琪坐在一间茶楼二楼的临窗位置,这茶楼除了他俩,没有其他人,因为整间茶楼都被他们包下了。

    凤娅琪脸上没有表情,她看着窗外,一言不,那个装佛像的背篓,就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泽儿恳求道:“对不起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你说句话行不行,你看,这些日子,你始终一言不,你到底要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凤娅琪还是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知道,你恨我,是我将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我自私,我无耻!”他忽然拔出一把短刀朝自己肩上戳去,道:“你恨我,那就将我戳个三刀六洞,或者直接将我杀了吧!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刀深深入肉,凤娅琪身子一抖,她终于回过神来,叹息一声,道:“你这是何苦?”

    泽儿拔出刀来,咬咬牙换了只手,又朝右肩刺去,凤娅琪一把抓住他,道:“你先杀了我好了!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不,我不要你再死一次!”

    凤娅琪凄然一笑,道:“你从来都没喜欢过我,我不过是你利用的一颗棋子!”

    泽儿叫道:“你胡说,我欧阳济泽对天誓,你是我这一生最想保护和爱护的女人,怎么可能不喜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