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器灵魔魂(3)

    音了大师落在地上,他双手一抬,一道黄光慢慢升起,向四周扩散。泽儿觉得身上的刮擦之伤突然不痛了,不由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治愈之光,看来新一代佛主的传承还是非常正统啊!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同样也看不出凤娅琪的修为,他心中算猜测着对方的来历,这人说多年未见,一定是旧识,只是她自称君上,到底是哪个君上?于是试探地问道:“您,您是光明殿的神女陛下?”

    光明殿就是魔神殿,魔道人自称为光明殿。

    泽儿暗笑,心道:“什么神女,这是魔君大人!”他并不知道,在修炼界,光明殿神女地位尊崇,不但姿容倾国倾城,身份更是然,这世上若有比飞天境高手地位更高的存在,那就是魔神殿的神女。

    凤娅琪淡淡道:“神女陛下么,我好像有六十余年未见了。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暗忖道:“这女人身份神秘,怕是夺舍重生的某位前辈,只是不知谁有这样高深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阁下是谁,来我佛国有何贵干,可否告知吾?”

    凤娅琪嘿嘿一笑,道:“名字这东西,对我来说,是个记号,音了大师六十年前是否应该姓海拉?”

    海拉是魔道修炼者的大姓,在神道地域,几乎没有人有这样的姓氏,音了大师面色微变,道:“阁下应该是记错了!”他心中惊惧,难道这女人竟是他六十多年前的仇家?

    凤娅琪点点头,道:“对不起,或许是我记错了,对了,音了大师最近见过神女么?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摇头道:“没有,吾只是听说神女逃离光明殿,在我们天行大陆上不知所终,姑娘修为这么高,所以才如此一问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神女逃离光明殿,这不可能,神女镜现在不还在光明殿那些去朝圣的门徒,很多都是亲眼见过神女陛下。”

    吴非不知道的是,他刚刚踏上天行大陆,送他蓝月光的那位君香阿姨,正是从魔神殿里逃出来的神女,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君香阿姨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音了大师没有追问凤娅琪的身份,转而问道:“那老友来我们佛国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凤娅琪指着泽儿淡淡道:“我和弟子云游经过,本来已经出关,结果贵国的僧兵因为对他的令牌有疑问,所以将他扣下。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奇道:“什么令牌?”

    泽儿将一块黑色牌子抛在地上,怒道:“这些东西都是狗屁,你们说没用就没用,我入关的时候怎么不说了?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单手一抓,将那黑色的牌子抓到手里,他眼皮直跳,问道:“不知是哪个阻挡两位出关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就是团藏那个臭贼!”他心中百感交集,要不是那次出关,凤娅琪也不会死,自己也碰不到泰朿公主,在他心底,此时对泰朿公主的痛惜已经过了凤娅琪,毕竟凤娅琪已经复活,而泰朿公主香魂飘散。

    音了大师双掌一合,念了声善哉后才道:“团藏原来是死在二位手上,也怪他们有眼无珠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这牌子既然没用,你们就不要出来!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双掌分开,一道柔和的彩虹光芒就从手上出,他苦笑道:“难道阁下拥有此牌,还不知怎么用?”

    凤娅琪一惊,这令牌只要配在第七层修为以上修炼者的身上,就可以出光芒,见到这道光芒,佛国所有的僧兵都不敢阻拦,泽儿的修为那么低,自然一无所用,她呵呵一笑,嘲讽地道:“泽儿若是有佛主的修为,还要这牌子作甚。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顿悟道:“阁下所言甚是,从今往后,执此牌者进出我佛国,再不会受盘查阻挡!”言毕,他将那块牌子推到泽儿面前。

    泽儿摆手,一指萨都剌,道:“这块牌子我不要,请把这个人交给我,我要杀了他为姐姐报仇!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眉宇间显出一道煞气,悠悠道:“吾没有追究你杀团藏的罪孽,你还想在我佛国肆意妄为不成?”

    泽儿双拳紧握,指着地上的几具尸体,道:“萨都剌杀了我姐姐、永明方丈、哑僧,还有卞小姣等,难道在佛国就没有王法吗,他是护国禅师,知法犯法,罪加一等,请问佛主大人要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冷笑一声,道:“此事吾一定会严查,至于两位在此地动手杀人,是否也要给吾国一个交代?”

    凤娅琪哼道:“你要什么交代?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一指泰朿公主尸体道“请将那女逆贼和她身上的物事留下,我们便不再追究!”

    凤娅琪冷笑道:“如果本君不交呢?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道:“那就不好意思,要劳烦几位在我们佛国住上一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惊讶地道:“佛主大人,你真有把握将我留下?”

    音了大师一怔,眼前这女子实在高深莫测,但要他放弃一直在追寻的东西,那也万万不能,于是坚决地道:“阿弥陀佛,此事绝无商量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哈哈一笑,对泽儿道:“那是什么东西?本来别人的东西本君是看不上眼的,佛主大人既然这么上眼,那本君倒是要好奇了!”

    泽儿将手指的玉指环递给凤娅琪,道:“这是泰朿姐姐临终前给我的,我绝不会将它交出去!”

    凤娅琪将玉指环拿在手里把玩了两下,道:“难道这是传说中的转世之环么,但我看这是一枚空间戒指,而且被下了极其繁复的禁制,佛主大人就算得到,只怕也是无用!”他说完又还给了泽儿。

    转世之环就是佛国传承中的圣器,谁能打开谁就是下一任的佛主。

    音了大师道:“这个无须两位操心,只要将她们留下,吾国将敬你们为上宾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你做梦,泰朿姐姐的尸体决不能给你们糟蹋!”泰朿公主虽然已死,他不愿泰朿公主身体遭受侮辱。

    音了大师双掌一合,道:“善哉,善哉,这女子虽然叛国,但魂归故土,你们带她走不合吾国律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