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器灵魔魂(2)

    永明方丈又跑出两步,身子颓然倒下,他先前和茶夫人一战几乎耗尽了精力,此时本来就是强弩之末,如此硬拼,等于找死。

    一道金光骤然闪现,从永明方丈头顶飞出,射向远方,那是结丹境修炼者的神丹,如果可能,永明方丈还可以夺舍重生。

    萨都剌不屑地撇撇嘴,朝众人扫了一眼,问道:“还有谁要为叛贼说话的?”

    众人鸦雀无声,再无一人敢开口。

    泽儿抱着泰朿公主,觉得她身体余温尚存,只是神志全无。泽儿心中无限悲哀,他怪自己决策失误,不肯离开金河寺,不但泰朿公主丢了性命,连永明方丈也惨死当场,泽儿使劲将自己的灵气渡入到泰朿公主体内,她却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萨都剌举起一只手,冷冷道:“你勾结叛贼,且无悔改之意,按我们佛国的法律,杀无赦!”

    泽儿猛然抬头,死死盯住萨都剌,一字一顿地道:“你不可以杀我,现在就算音了那个假佛主来,也一样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皆惊。

    泽儿敢直呼音了大师为假佛主,他难道是想被抽筋炼魂吗?

    萨都剌一怔,道:“不可以杀你,为什么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因为你杀了我,你会后悔十八辈子!”

    萨都剌连连冷笑,道:“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笑的低级修炼者!”他手掌再次扬起,这次他丝毫不打算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,萨都剌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他猛地转身,只见一道紫红色的暗影从地下拱起,接着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当空拍下,这道紫红色暗影完全不知为何物,它出的一击声势骇人,就算是顶级的高手,要出这样的攻击,也不可能毫无准备。

    萨都剌心胆俱寒,他猛地身子一缩,一面龟牌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山崩地裂,道场上的众人被平平推开数十丈远,地面横七竖八裂开数道口子,金河寺的大殿、偏殿纷纷开裂,似乎马上就要坍塌倒下。

    萨都剌原先站立的地方,出现了一个大坑,大坑中央躺着一人,他衣衫尽裂、口中狂喷鲜血,连眼角都淌下两道血迹,身上一面龟牌已经片片碎裂,但那人却还没有死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冷冰冰的声音传来道:“萨都剌,原来你身上有一块千年龟甲,很好,很好,我看你怎么再接我一击!”

    所有人惊魂未定,因为金河寺原先三座佛塔的位置,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衣女子,这女子穿戴整齐,只是她肌肤青灰,脸色更是青绿得可怕,仿佛刚从坟堆中爬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萨都剌挣扎着爬起半个身子,他看不出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修为,但是明显感觉到她身上的强大气息,这股气息和威压,似乎要远远过他,忍不住惊道:“你,你是什么人,难道你是此地被封印的魔神?”

    那女子桀桀怪笑一声,长长呼出一口浊气,她的脸色由青转紫,又由紫转白,最后由白回复正常,这时众人才看清,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,外表的年纪不过十七八岁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得呆了,这女子到底是人是鬼,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那女子一抬腿,只迈出一步,身子就已经跨到萨都剌身旁,她抬手一掌朝萨都剌脸上抽去,萨都剌虽然受了重伤,但好歹是元神境的修炼者,他头微微一点,一道银光挡在身前,那女子一掌拍碎了银光,萨都剌的身子却已经移到三步之外。那女子“咦”了一声,双眼中露出戾色。

    这时泽儿背着泰朿公主的尸体从一道裂缝中爬出,他看清眼前的情形,不由大喜,这女子不正是凤娅琪么,她终于复活出世,并且关键时刻出手救了自己,于是开口叫道:“琪儿,你给我抓住这家伙,我要将他千刀万剐、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不觉都从心底生出一阵寒意,这刘大保到底是什么来历,为什么有这样强大的魔人跟随保护?

    萨都剌此时浑身骨头仿佛散架一般,想要挪动一分都极为困难,他心中惊骇到了极点,一般的修炼者要隐藏修为,只有到了第七层以后才操控自如,刚才那一击,就算第九层的高手,不经过蓄力也轻易不出,这丫头究竟是什么人,为什么自己的印象中从来就没有过?

    泽儿心中喊道:“魔君,你在哪里,你在哪里?”喊了两遍,了无回应,他突然明白过来,此时站在那里的凤娅琪,完全不是凤娅琪,而是魔君!难怪刚才他怎么呼唤都没用,原来他已经操控了凤娅琪的身体。

    只见凤娅琪淡淡一笑,道:“萨都剌,你想不想领教一下本君的手段?”

    萨都剌惊恐地道:“什么本君,阁下是那个本君?”

    泽儿背着泰朿公主的尸体,一跃而下跳进大坑,抬脚就就朝萨都剌脸上踢去,萨都剌竟不敢躲闪,啪的一声,生生受了这一脚。

    “刷——”

    泽儿抽出雪刃剑,怒道:“萨都剌,你说,我先从哪里下刀?”但泽儿还未下手,凤娅琪忽然一把伸手抓住他,两人身子一动,已出现在坑外。

    泽儿放下泰朿公主,怒道:“你干什么,为什么不让我替姐姐报仇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苍老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阿弥陀佛,是什么人,敢在雅德格巴城内斗法,难道不知吾国的戒律么?”这声音犹如滚雷,落在每个人耳中,都觉得震撼无比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这声音震得耳鸣目眩,心神失守,泽儿一口气喘不上来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凤娅琪怪笑一声,道:“音了大师,多年未见,恭喜阁下得偿所愿,成为佛国之主!”

    泽儿吃了一惊,刚才的动手,已经惊动了佛国的佛主,这家伙虽是篡位得来,但修为据说也不在老佛主之下,魔君曾跟他讲过,他魔童修炼完成,在此地除了佛主,谁也不怕。

    音了大师的声音显然有些惊异,道:“阁下是哪位旧友,为何来到吾国,也不告知吾?”

    凤娅琪嘿嘿笑了两声,道:“音了大师,本君就算想告知,也不知你们换了新佛主!”

    空中一道黄云落下,萨都剌的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黄衣老僧,这老僧手拄一根黄金禅杖,须眉皆白,头上戴了一顶金石雕成的千佛冠,看相貌居然是一个非常慈祥的老僧,没人能看出他是谋逆的小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