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器灵魔魂(1)

    卞小姣大怒,又朝泽儿追去,泽儿围着场边转起圈来,卞小姣施展身法,加快了步伐,但是泽儿别的没学,逃跑的身法却是最先学会的,两人围着道场狂奔,跑了一阵,泽儿反而追到了卞小姣的身后,卞小姣觉不对急忙转身,两人一前一后在道场来回追逐。

    卞小姣见追不上泽儿,悄悄在身后洒了一把钢钉,暗道:“小子,你刚才算计老娘,现在老娘来算计你!”谁知泽儿这一圈没有跑完,忽然身子一歪往场外跑去,卞小姣怒道:“你输了,你跑到外面去了!”

    刚才两人动手仓促,道场上并没布置结界,泽儿跑着跑着,觉得心中好像被什么东西牵引,一转身就朝三座白塔跑去,听到卞小姣身后的喊声,他转头道:“你才输了,长这么丑还要出来吓人!”

    卞小姣本不想再追,被泽儿一喊,控制不住怒气,身子一纵,足又朝泽儿追来。

    泽儿跑到白塔之下,好像呆一样,竟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他心中此时清醒无比,觉得自己存在凤娅琪身上那道神念居然可以被感知,好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躺在地底,一种破土而出的冲动在心中萌生。

    “蹲下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泽儿心中一个声音陡地响起。

    这是魔君的声音,泽儿下意识地往下一蹲,就觉得一道极其凌厉的寒风从头顶削过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卞小姣的一声闷哼,泽儿一转头,只见卞小姣光秃秃一个身子站在那里,一颗斗大的头颅已被削落,朝泽儿脚边滚来。

    魔君的声音道:“快让开!”

    泽儿再回头,只见三座白塔被拦腰削断,正缓缓向自己倾倒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场中的人,大部分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他们都以为泽儿施展了什么诡计杀死了卞小姣,有人不可置信地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泽儿身子闪在一边,只见空中缓缓落下一人,那人身材高大,身上带着一股强烈的杀气,人未落下,那凌厉的气势已将全场压倒。

    那人一张脸有些苍白,颌下无须,下巴是一圈青紫色,身上穿的是一件深褐色长袍,他年龄应该是四十余岁,右手的手腕上,戴着一个铜手环。那人落在地上,冷笑着对泽儿道:“以你的修为,刚刚居然躲过了我的两次出手,实在难得!”他看清泽儿手中的雪刃剑,眉头微皱,别人看不出这把雪刃剑的价值,他却能感觉到这把剑来历非凡,本来他落在地上就想痛下杀手,这时忽然改变了主意,问道:“小子,你叫什么名字,从哪里来?”

    泽儿打量那人,只见他长相并不算出奇,但修为竟然高达元神境,他心中问道:“魔君,你怎么还不出来,我要怎么应付?”问了几遍,魔君不知怎的,忽然又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“萨都剌,萨大师!”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出一声惊呼,他们认出这人身份,纷纷下拜,连茶夫人、赖野道长和永明方丈都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佛国,大师和药修的级别无关,那些拥有自己寺院的住持、方丈都可以称为大师。

    泽儿一惊,但此时他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,原来这家伙就是萨都剌,刚才追泰朿公主杀哑僧的就是此人,那个团藏大师也是他的门下,此人出手狠辣,是个无情之辈。泽儿点点头,道:“我叫欧阳济泽,从很远的地方来,公主陛下呢,你将她如何了?”

    萨都剌并不回答,冷冷道:“小子,你家是哪里的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你先回答我,否则我不会告诉你!”

    萨都剌探手往宝囊摸去,随即朝地上一指,泽儿就见卞小姣尸体旁又多了一具身体,那正是陪伴他数日,像姐姐般照顾他的泰朿公主!

    此时的泰朿公主杏眼圆睁,一动不动,她的口鼻中,都有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萨都剌淡淡道:“她不是什么公主,她是一个叛贼,佛主大人早已命令通缉!”

    泽儿身子抖,他几步上前,扑通一下跪在泰朿公主面前,眼泪止不住地流下,他拍打着泰朿公主的身体,觉她身上没有一丝生气,竟然是死得僵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陛下,你,你怎么就死了,你还有好多事情没做,你不许死,不许死啊!”

    泽儿嘶声叫道,但泰朿公主一动不动,她的双眼已经一片灰白,显然魂魄也已离体。

    泽儿知道,泰朿公主怕是用秘法自爆内丹而亡,像她这样死了,即使被搜魂,也不会让敌人有任何收获。

    萨都剌淡淡道:“你不回答从哪里来也没关系,这丫头身上藏匿的东西是不是在你身上?”

    泽儿双眼血红,抬头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萨都剌道:“就是你们昨晚在佛塔上取下的东西!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手一指道:“好,我可以告诉你,但是你先把灵空那小秃贼杀了!”

    萨都剌目光扫过灵空,灵空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颤,萨都剌忽然哈哈大笑,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谁家的孩子,真是天真,既然你不肯说,那我也只好送你上路了!”他单掌立起,似乎马上要对泽儿出手。

    泽儿心中焦急,他不知道魔君为什么会突然没有声息,难道他的修炼还没有完成,还需要我拖延时间?忙摆手道:“且慢,你不杀灵空也可以,有个人你一定要杀!”

    萨都剌一怔,道:“谁?”

    只听人群中有人高诵佛号道:“就是贫僧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金芒直刺萨都剌心窝,萨都剌没有提防,但他反应极快,抬手一档,手上已多出一面银牌,当地一声脆响,那金芒刺破萨都剌的银牌,击在他胸口,赫然是一支黄褐色的禅杖!

    众人愕然转头,只见永明方丈站在那里,作出一副投掷的姿态。

    萨都剌脸上没有表情,并不去理会插在身上的禅杖,冷冷问道:“永明大师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脸上肌肉抽搐,道:“阿弥陀佛,奸贼,你们谋逆作乱,杀害公主,老衲和你拼了!”言毕,他身形一动,朝萨都剌冲去。

    萨都剌冷笑一声,身子一挺,插在他胸口的禅杖忽然弹射而出,噗地将永明方丈心口贯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