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佛塔和玉指环(6)

    赖野道长站了起来,道:“不可能吧,你一个凡人怎么知道泰朿公主的事?”

    泽儿摇摇脑袋,他努力想让自己清醒过来,口中道:“知道就是知道,我一直跟着公主陛下,她就是为了躲避追杀,才来这里躲藏的!”

    泽儿心中极其懊悔,什么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,都是狗屁,危险的地方明明就是危险!

    众人都陷入震惊之中,新佛主上位虽然有种种传说,但并没证据证明音了大师暗中出手,都说老佛主是飞天去了,此时听泽儿一说,倒是有不少人开始怀疑。

    元通和尚站起来怪笑道:“原来你这样的凡人,也可以成为泰朿公主的随从,真是好笑,我想问问金河寺这场比试还比不比?”

    泽儿觉得身上一股浊气无处泄,怒道:“比,怎么不比,那个卞小姣呢,叫她出来,我将她脑袋拧下来当球踢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人群中出一阵哄笑,泽儿眼光扫过永明方丈身后,猛然双目一凝,停在灵空和尚身上,这灵空和尚是个年纪与他相仿的小僧,前几天永明方丈让他去给其他寺院送信,泽儿和泰朿公主一直没有留意过他,此时却觉灵空的眼神跟周围其他人不一样,别人是惊讶和诧异,他却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泽儿现在心头是一阵糊涂一阵迷茫,此刻他心中一动,那个暗中偷窥他们的并且给外面报信的人,难道是这个小和尚灵空

    此时场外走来一个女子,这女子长得十分骇人,她身高九尺,膀大腰圆,一对铜铃眼睛像青蛙一样鼓了出来,模样惊人且丑陋。她走到泽儿面前,双手叉腰,道:“我就是卞小姣,你把我的头拧下来看看!”

    不少人看出泽儿这时心智似乎有些不正常,他的双眼红,走路也有些摇摆,好像喝醉了酒一般。

    永明方丈道:“刘大保,这一场你不用打,老衲认输便是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干吗要认输?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道:“你和修炼者动手,丢了性命也是白搭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那个朱俊一都打死过修炼者,我打赢了朱俊一,这种丑八怪女人,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那卞小姣怒极,道:“你说什么,有胆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泽儿大声道:“我说,你长得这么丑,你妈妈都不喜欢!”

    卞小姣平生最恨别人说她丑,就算对方是修炼者,修为比她高也不容许,听到泽儿这么侮辱她,上前就一巴掌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泽儿觉得胸口烦闷无比,他知道这是魔君的分身契约作用,现在他的神志有些迷糊,说话也是胡言乱语,但每一句说的都是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一击响亮的耳光响起,泽儿被打得飞了起来,一串血花从他口中喷出。

    卞小姣几步跨上,一脚踏在泽儿的胸口,狞笑道:“小子,你求饶吧,不然我一脚踩爆你!”

    泽儿被打了一巴掌,又被踩住,反而清醒过来,他吐掉口中的血渍,道:“你说什么,丑八怪?”

    卞小姣听到这句话的前面一半,以为他没听清楚,道:“要你求饶!”话一出口,泽儿狞笑道:“你自己都承认自己是丑八怪了!”卞小姣气极,毫不犹豫地一脚踏下!

    永明方丈叫道:“住手!”但他有伤在身,又鞭长莫及,此时竟来不及阻止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泽儿一定会被踩成肉泥,但只听一声惨叫,卞小姣的脚面上猛地多出一截刀刃,而泽儿却身子一缩滚到一边。

    刚才的间不容之际,泽儿悄悄从宝囊中掏出一柄短刀顶在卞小姣脚下,他自己则施展缩身法,向一边滚去,卞小姣大意之下,一脚踩在刀刃上,她用力过猛,将自己的脚面刺个对穿,这时痛得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人群中猛地站起了元通和尚,他手指泽儿惊道:“这小子明明是个修炼者,他偏偏要装作一个凡人,在这里扮猪吃老虎,永明贼秃,你耍诈!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也是愕然,金河寺登记的刘大保明明是一个凡人,怎么突然变成一个修炼者了?

    赖野道长却冷哼道:“什么叫耍诈,难道金河寺抽中杂役就是活该,你三才寺、茶花楼抽到修炼者就是应该?”他自然不希望金河寺输在茶夫人手上,那样他的五百银石挑战金就白丢了。

    泽儿身子闪电般跃起,一脚飞踢在卞小姣面门上,卞小姣被打懵了,竟然忘了阻挡,被踢个鼻血四溅,泽儿抬腿又踢,卞小姣清醒过来,手一挥,一条大棒横扫而出,声势极其惊人。

    泽儿随手一挥,血刃剑出手,那血刃剑是雪国三老的珍藏,说起来是一件神器,只不过泽儿并不知道,加上他修为低,根本无法挥这柄剑的威力,此时和卞小姣的大棒一撞,当啷一声脱手飞出,他的人也蹬蹬连退数步,差点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卞小姣一声惨叫,将脚底的短刃拔出,她看向泽儿的眼神满是杀机,道:“既然你也是修炼者,那老娘出手也不算欺负你了!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和茶夫人对望一眼,互相点点头,他们默认这一场对战有效,身子一动各自退出道场。

    泽儿一伸手,雪刃剑回到手中,他对着卞小姣嘿嘿笑道:“你现在好看多了,刚才脸上没化妆,现在化了妆,到底不一样!”

    此时卞小姣脸上粘了不少鼻血,此时是恐怖加难看,她吞下一枚回复丸,怒道:“小子,你等着,老娘我今天不将你脑袋割下来,就跟你姓!”

    泽儿还嘴道:“别跟我姓,小卞,你这身材,应该叫大卞才是!”

    卞小姣知道斗嘴自己占不了便宜,当下闭口不言,手上的大棒朝泽儿横扫过来。她力气比泽儿大,修为也比泽儿高,这一棒带了虎虎风声,显然对泽儿丝毫没有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泽儿不敢再拿雪刃剑和卞小姣对撞,他根本没有对战的常识,转身就朝场外逃去,卞小姣脚上有伤,跑不快,不由怒道:“有胆你别跑!”泽儿跑到场边,转过身道:“有胆你来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