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佛塔和玉指环(5)

    泰朿公主担忧地道:“我们越晚离开,危险越大,无论如何,今天一定要走。”

    泽儿心中埋怨魔君道:“那家伙不知靠不靠得住,前几天在诸法山的关口,还说半炷香可以搞定,结果根本不行,这次说要六天,也不知道能不能成!”他今天有些异样的感觉,总觉得心跳得很快,难道魔君修炼的大魔童,就要出世?

    泰朿公主忽然一惊,道:“不好,我怎么没想到这点,刚才看茶夫人布的阵,永明大师未必破得了,若是等永明大师败了,我们再想逃走怕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啪的一声,一道白光射来,泽儿正在烧水的大水锅忽然被什么射裂,里面滚烫的开水四下飞溅。

    两人大惊,身子一纵退出六七步,回头看时,却并未现是什么人出手。

    “这是有人给我们出警告!”

    泽儿霍然想到这点。

    跑到门外,泰朿公主道:“还犹豫什么,我们快走,再不走,怕就来不及啦!”她手伸入怀中,刚想摸一张传送符出来,就见灵空小和尚跑了过来,他一见两人便道:“大保哥,今天又打平了,大家都去道场集合!”说完,又飞也似的跑开。

    泽儿嘀咕道:“怎么回事,居然又打平了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急道:“这个时候,你还管这些!”

    泽儿觉得心口跳得厉害,好像魔君就要醒来,他想了想道:“你先走,我必须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闻言跺脚道:“你不知道音了那厮的厉害,他抓住你,一定会搜魂炼魄的。”

    泽儿微微一笑,道:“你不用担心我。”泰朿公主忽然一把将泽儿搂进怀中,道:“弟弟,我不想你死!”

    泽儿闻到泰朿公主幽幽的体香,禁不住心中一动,正要伸手搂住她的纤腰,忽然觉得身上一麻,整个人不能动弹,不禁惊道:“姐,你这是干吗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封印住泽儿,道:“我要带你走,不能让你在这里冒险!”

    泽儿又急又怒道:“我不能走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不去理会,右手一晃,一张黄色的传送符出现在手上,正要启动传送,忽然身子猛地一震,不由脸色剧变,脱下手上的玉指环戴在泽儿手上,然后抱住他轻轻一吻,道:“我已经给了你所有,我们的缘分,等来世了!”

    泽儿嘴上一痛,他被泰朿公主咬破了双唇,觉得这一吻有点怪,但此时见她满脸凄然之意,不由呆了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手上黄光一闪,整个人倏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泽儿咀嚼着泰朿公主那句我已经给了你所有,还未想明白,就觉一道强大的威压袭来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封印他的手法时间极短,泽儿气血一顿,随即便觉得身子恢复了自由,正要站起来,忽然旁边一条人影冲出,那人正是平时照顾他们的老哑僧,平时看他老态龙钟,想不到此时身法如此迅疾!

    那哑僧冲过来,嘴一张,不知咿呀地说了声什么,猛然间一道白光从天而降,那老僧顿时像中了定身法,呆在当场!泽儿见他手上拿着半块瓦片,额头竟凭空多了个血洞,脑浆和鲜血汩汩流出。

    泽儿惊得一呆,猛一抬头,只见天上一道黄色的幻影划破长空,向远方追去。泽儿恍然大悟,泰朿公主被人现,所以临危之际,她独自将那人引走,而眼前这哑僧正是暗中给他们警告之人。

    此时泽儿觉得左胸有些刺痛,低头一瞧,只见胸口赫然插着一枝羽箭!

    泽儿一身冷汗,他拉开外衣,只见那羽箭插在胸口的长命锁上,半个箭头透过长命锁插在他身上,这长命锁是泽儿的传家之物,它和一枝凤钗是一对,如今凤钗还藏在泽儿身上,那是他以后给妻子的定情物,这长命锁是小时候周重生给泽儿戴上的,这么多年来从未取下,若无此物,泽儿早已被一箭穿心!

    刚才天上出手那人,一箭贯穿了哑僧,又射中泽儿,他是要一箭两命,只可惜没有算到泽儿有长命锁护身。

    泽儿心中懊悔,自己应该听从泰朿公主的建议,先离开金河寺再说,他站起来向外面跑去,刚穿过大殿,就见道场边的看客正议论纷纷,有人指着天空出疑问,他们并不清楚刚才天上飞过那人是谁,只知那人修为极高,绝不是这场中的任何人能比!

    永明方丈和茶夫人相对盘坐在场中,永明方丈的袈裟跟上次一样,破损得一条一条,像拖把一样挂在身上,茶夫人却是衣衫完整,窄一看还以为她占了上风,但细一瞧,茶夫人脸色十分苍白,显然内伤极重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手中都拿着一个玉盘,正是又要抽点名单决胜负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茶夫人终于缓缓开口道:“永明大师,我看这一场不用比了吧,金河寺的运气实在差了些,你抽中了我们茶楼的卞小姣,妾身可是又抽中了贵寺的刘大保,卞小姣是个第一层的修炼者,贵寺的刘大保是个凡人吧,三天前他赢三才寺的那一战,是靠的运气啊!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面如死灰,他沉默良久,单掌立在胸前念了声佛号,正要放弃这一场比试,忽听一个少年的声音愤懑地道:“要比,谁说不比了?”

    众人回头一瞧,只见泽儿从场外走进来,他胸口血迹斑斑,脸色十分难看,永明方丈等人看清泽儿这个样子,不由都是一愣,永明方丈问道:“大保,你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金河寺有内奸,他出卖了公主陛下,我们金河寺的监院哑爷爷被杀!”

    所有人闻言都脸色剧变,永明大师大吃一惊,问道:“什么公主陛下,什么奸细?”

    泽儿脑中此时好像被什么东西缠着,意识有些模糊,他张口道:“公主陛下就是我们佛国的六公主,音了那厮篡位弑主,他杀了老佛主,又要暗害泰朿公主,刚才你们看到天上飞过去的那人,就是去追杀公主陛下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