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佛塔和玉指环(4)

    泰朿公主先前将神念探入那块免斗金牌,觉它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竹木牌,神念进去一点用处都没有,正要收起神念,那牌子仿佛突然对她有了感应,喀地自己碎裂开来,化成一丛碎片。

    碎片之中,一枚玉指环乍然出现!

    泰朿公主大喜过望,她欢叫一声正要戴上指环,就听到泽儿的警告。

    泽儿感到有人偷窥,心中已有懊悔,泰朿公主身子落下,四下探索一遍,道:“谁偷窥,在哪里?”泽儿心中郁闷,暗道:“我这次托大了,前两天杀的那黑衣僧,他背后有指使,一定已经盯上我们,我应该等魔君将琪儿复活后再来探究,现在被人现,只怕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两人四下探寻,却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你是不是看错了,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?”

    泽儿苦笑道:“但愿是我看错,走,我们过去瞧瞧!”他拉着泰朿公主朝寺院北边那角落跑去,刚才这里若是真的有人在偷窥,一定会有人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到了寺院北角的泥地上,两人仔细寻找,果然在墙角搜到两个浅浅的脚印,那脚印每个都只有半个,显然偷窥之人是踮着脚行走,等找到第二个脚印,已是在十数步之外,那人若不是修炼者,绝无可能一步跨那么远,但是那人修为应该也不高,他至少留下了脚印被人现。

    两人互望一眼,又在四周寻找足迹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眼尖,忽然指着墙角道:“那里好像有字!”

    两人凑近一看,只见墙角上有人用指甲刻了两个字——快走!

    泰朿公主惊道:“这人好像对我们没有敌意,他要我们快走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那脚印延伸到大殿前的砖石路上便已不见,泰朿公主抚弄着手上的玉指环,道:“不管他是谁,这里不能久留了,我们马上要走!”

    凤娅琪还未复活,魔君还未醒来,泽儿摇摇头道:“不行,我最快也要明天才能走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着急道:“如果是那个萨都剌的人现了我们,明天我们就走不了啦!”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泽儿对魔君并没十成的把握,那家伙几次吹牛,都没有兑现。他想了想,掏出一块玉牌输入一道神念递给泰朿公主,道:“这样吧,你先走,在诸法山上等我,我若身死,这玉牌上的神念就灭了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无奈摇头道:“你要不走,我也不走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别赌气,我和你不同,你的身份可不是我能比的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叹息一声,道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我就留下来陪你,倒是要瞧瞧到底是什么人暗中偷窥我们!”

    两人转身离开,他们并没看到,在金河寺大殿的顶上,趴着一条黑影,有一双眼睛始终注视着两人的一举一动,见到他们没有离开,摇头出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泽儿虽然心中七上八下,但到了第二天,金河寺却依旧平静,甚至没人在意金河寺佛塔上的免斗金牌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整个上午,倒是有不少其他寺院的修炼僧、住持来到金河寺看热闹,永明方丈一早就做了准备,他在道场四周布置的数排座位,午时刚过,就见赖野道长带着两个随从进来,他今天一身轻装,一进门就揖笑道:“永明大师,这两天恢复得可好?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淡淡道:“托道长的福,老衲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赖野道长道:“这两天,金河寺收到的挑战满七场了吧?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道:“没有,道长还是最后一位。”

    赖野道长心里有些奇怪,不少寺院为了保全自己的位置,会悄悄安排好自己人来挑战,反正一个寺院一年只需接受七次挑战,过七次可以不予理睬,这永明大师看来是个实诚人,不知道其他寺院都会玩的伎俩,随即又想道:“永明方丈若是能战胜我,在第五层修为的修炼者中,估计也没几人是他对手,估计大家都是在等我们的比试结果吧!”

    因为来金河寺看挑战的人多,泽儿被安排在水房烧水,他一边留神周围的人,一边做着杂务,忙了大半天,泰朿公主从外面进来,道:“茶夫人姐妹来了,比试已经开始啦!”

    泽儿苦笑着道:“你知道我看不成,存心来气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不是,我是来告诉你,永明方丈今天只怕又够呛!”

    泽儿奇道:“为什么,他的修为不是比茶夫人略高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你知道茶夫人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她是什么人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茶夫人在第三层修为的时候,就是这雅德格巴城的名人,那时她四处挑战,虽然没有胜绩,但对战的经验却很丰富,到她第四层的时候,终于赢得一座花楼,此后她的挑战,几乎罕有败绩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永明大师修为虽然高,但他入主金河寺,几乎没跟什么人交过手,我听说三天前那一战,是那汪善人故意放水,不然哪有你出场的机会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那个汪善人就是一个奸商,他今天怎么不租人给茶夫人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因为茶夫人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忙,她知道假如租人,只怕又是一个平局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,“她这么厉害,这么有把握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摇摇头道:“她厉害自然是一个因素,但其实她背后有一个高人,身份特殊。”

    泽儿撇嘴道:“有什么特殊的,难道是那个篡了佛主之位的音了大师,还是对这间金河寺有觊觎之心的亦嗔大师,你别跟我讲这些,我不想知道,我就想知道她今天跟永明方丈谁能赢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你还真说对了,那茶夫人的靠山正是亦嗔,对了,你真有把握今天就能逃出我们佛国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这个我还说不准,反正不是今天就是明天。”他瞧见泰朿公主手上带的玉指环,想起昨晚泰朿公主对他说,那是一枚被封印了的指环,关系到佛主之位的传承,她不敢在金河寺来解开封印,万一里面藏的什么,出现异象可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