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佛塔和玉指环(3)

    朱俊一趴着一动也不动,泽儿越来劲,一口痰吐在他的头上,骂道:“你不是打赢过修炼者吗,再走一次狗屎运看看!”他瞧见边上有块拳头大的碎石,抓起来就朝朱俊一后脑拍去。

    这几下变故实在突兀,场外的看客全都呆了,元通和尚更是惊得下巴都合不拢,泽儿这几下纯粹是街边无赖的打法,偏偏他无话可说,要怪就怪朱俊一太托大,完全没有将对手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断喝,永明方丈出现在两人身前,他挥手击飞泽儿手上的石头,道:“够了,得饶人处且饶人,这一战已分出结果,何必将他置于死地!”

    泽儿站起身,愤愤地又踢了朱俊一一脚,道:“这家伙刚才死死掐住我的喉咙,问我认不认输,我想认输可是喊不出来,他差点弄死我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纷纷摇头,这一场本来是朱俊一能赢,但他下手没轻重,时机也不会把握,居然输给一个偷东西的小贼,看来再强的实力,没有运气,什么都是白搭。

    只有泰朿公主感到好笑,泽儿这出戏也演得太好了,让人一点破绽都看不出,这家伙果然是个人才,只可惜入的是魔修。

    永明方丈摇摇头,道:“大保,你身上的戾气太重,有机会老衲要替你化解一下!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他庆幸周围的人没看出破绽来,若是个普通的小贼,刚才朱俊一的那一拳,就算没有砸晕,也不可能再有反击之力。

    “啪,啪,啪——”

    茶夫人站起来鼓掌,道:“这位小哥好手段,妾身就知道三才寺要获胜没那么容易,我三天之后来向金河寺挑战,希望永明大师好好恢复!”

    赖野道长也起身道:“很好,这一战有意思!”他朝众人作了个揖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元通和尚有些郁闷地道:“一手好棋,结果输了,真是可惜!”

    赖野长老道:“有什么可惜,善战者,不怒不叹!”

    元通和尚一拍脑门,心中暗道:“是啊,我来时就没抱胜利之心,这样不是也好?”他对永明方丈一合掌,道:“今日多有打扰,元通告辞了!”又对随从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一个随从跑到场中挟起朱俊一,跟着元通和尚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场挑战,以金河寺意外获胜为终结,等到其他人离开,永明方丈吩咐关闭寺门,然后指定了十个修炼僧到后殿去商议下一步应对。

    一些杂役们在几个僧人带领下,清理道场,将地面回复平整。

    因为清理道场不需要太多人,主事的一个哑僧示意泰朿公主和泽儿站到了一边,这位哑僧是个监院,待人和善,对两人似乎很是照顾,平时安排的工作也不太累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对泽儿道:“你获得三块星牌的奖励,真是可喜了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姐姐别笑话我,刚才要是点到你,你要怎么应付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我可能还没打就认输了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是啊,我一开始被那个俊哥摔个四脚朝天就想认输了,可是那家伙偏偏不让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问道:“如果永明方丈没有及时制止你,你会不会用石块砸死那个俊哥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当时很生气,若不是方丈制止,我可能真的杀了他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摇摇头,道:“你以后要控制自己的脾气才是,我看你和那个朱俊一是一样的类型,出手没轻重,一旦怒,就不管不顾,我们的目的可是要逃出佛国去!”她和泽儿相处了几天,觉得这位小弟为人有些古怪,有时十分天真,有时又老于世故,胆子大的时候忒大,小的时候又忒小,说起来,两人在一起,泰朿公主觉得自己像个姐姐。

    泽儿并不认可,他觉得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但口中还是道:“你说的太对了,我,我这人是有点冲动,下次再碰到这种事,我保证还没打就认输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我不是要你认输,是要你小心,我们现在的处境不同!”

    纷乱的一天终于过去,一切仿佛又归于平静,但是表面的平静下,是波涛汹涌的暗流。

    倏忽间两天过去,金河寺明天将要迎来茶夫人的挑战,所有人脸上没有变化,心中却各自忐忑。

    泽儿担心黑衣僧人被杀,会有人来查找,偏偏没人来过问这事,泽儿在心里暗暗祈祷,希望自己熬过这几天,泰朿公主则是忧虑父亲交代的那件东西藏在哪里,如果找不到,自己在这里多待一天,便多一分危险。

    这两天金河寺的气氛有些沉闷,倒是永明方丈身边的灵空小和尚对他们有些兴趣,不时跑来找泽儿玩。

    金河寺的诵经声在夜色中渐渐隐没,这时有两条人影忽然从偏殿中窜出,他们左顾右盼,蹑手蹑脚出现在道场上,道场上并没值日僧,那两人确定安全后,偷偷朝三座佛塔摸去。

    这两人正是泽儿和泰朿公主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传音问道:“你说我要找的东西在那里?这佛塔供奉的可是金河寺高僧的舍利子,我爹爹怎么可能将那么重要的东西藏在那里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是凭感觉,反正来看一下总没错!”

    两人摸到佛塔下,泰朿公主身子一跃,轻巧地跃上佛塔的顶端,她伸手去摸那块免斗金牌,只觉满手灰尘,并无异样的感觉,但她还是按照泽儿的关照,将一缕神念探入其中。

    泽儿在塔下替泰朿公主放哨,他知道此时是永明方丈等人进入修炼的时刻,他们大都开启了隔音罩,外面的风吹草动应该不会注意到,要不然三天前他在这里埋下凤娅琪的身体和魔君的木像就被觉了。

    就在泰朿公主跃上佛塔顶端,泽儿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,似乎寺院的北边角落,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!

    泽儿心中一惊,急忙朝北边搜寻,可是极目所至,一无所获,那人不知躲在哪里,要干什么。泽儿心中焦急,正要传音给泰朿公主,忽然头顶传来喀地一声,接着泰朿公主低声欢叫道:“你说得没错,这里果然有隐藏!”泽儿暗暗叫苦,传音道:“有人偷窥,你快下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