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佛塔和玉指环(1)

    泰朿公主带着歉意,道:“不是这个意思,你现在是我唯一的朋友了,我不告诉你告诉谁?事到如今,我实话跟你说,我爹爹在金河寺藏了一件东西,那东西十分珍贵,但我不知道是什么,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藏在哪里,所以要去找!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道:“那个黑衣僧人会不会也是在找那件东西,难道你爹爹还告诉了别人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应该不会,也许他是听到了传闻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什么传闻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有人说,我父王有三件厉害的法器藏在三个地方,谁要是能找到一件,就能成为一代大修!”

    大修是指修炼到元神境的修炼者,也就是第七层。

    泽儿道:“那要是三件都找到了,岂不是天下最厉害的人了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摇头道:“哪有这事,不过是传闻罢了!”她心里却是隐隐觉得,父亲隐藏起来的东西,应该是和佛主传承有关。

    泽儿道:“传闻也许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叹息一声,忽然道:“刚才你杀那个黑衣僧好厉害,到底是修炼魔道,虽然差了那人一大截修为,还是将他杀了!”

    泽儿拍拍宝囊,苦笑道:“你不知道,这把短刀本来是我的,被那家伙夺过去,若不是你出来,还不知道谁杀谁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吓了一跳,道:“他只是偷偷跟着我,你干吗要杀他?”

    泽儿舔了舔嘴唇,道:“不管他是谁,你的行踪一旦暴露,只怕马上会招来杀身之祸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点点头,又纠结地道:“可是,我爹爹究竟将那件东西藏哪里了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在哪里我不知道,但肯定不在永明方丈身上,因为他要是知道就不会藏起来,而是放在宝囊中,金河寺一出事,他拍拍屁股走人便是,没必要在这里拼死守护!”

    道场那边传来一阵惊呼声,似乎金河寺与三才寺打得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泽儿心中暗道:“如果我是老佛主,我会将宝物藏在什么地方?”他仔细思量金河寺,有什么东西让他印象最深刻,想来想去,这金河寺还真的没啥,地方不算大,佛像也不高,要说有点印象的,也就是道场那边的那三座佛塔,其中一座佛塔下,泽儿还悄悄埋了凤娅琪和魔君。

    想到佛塔,泽儿忽然眼前一亮,那三座佛塔是用白色的砂石垒成,塔身犹如一个葫芦,中间是空的,里面供奉着前代高僧的舍利子,所以每天还有不少凡人到佛塔前烧香跪拜,中间那座最高的佛塔,挂着一块免斗金牌,莫非这就是佛主留下的记号?但那三座佛塔,泽儿都曾检查过,所谓金牌,不过是竹木制的一块牌,上面刷了层金粉而已。

    这时外面的道场上传来一阵喧哗,有一个在寺内干活的凡人跑了进来,泽儿迎上去问道:“就打完了啊,谁胜啦?”

    那人见到泽儿和泰朿公主,叫道:“所有人都到道场上去,快去!”他们没说谁打赢,只是丢下这句话又朝大殿跑去。

    泽儿疑惑地道:“永明大师就输了么,怎么第一场就拿不下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那个汪善人绝不是易与之辈,他要是替三才寺出手,不会白白赔上五百银石,永明大师修为虽然高,他没有应付挑战的经验,输了也是正常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来到道场上,只见金河寺的僧人大都已站立在道场两边,那些做杂役的凡人也站在一边,道场中间原本应该布置一个隔离的结界,但此时却已经取消,道场中间的那块空地,仿佛是被犁过的田,泥土都翻出一层,这一战,肯定打得非常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道场正中站着两人,一个是永明方丈,一个是汪善人的随从,此时永明方丈有些狼狈,他的僧衣破裂,原本挂在胸前的一串佛珠,不知散落到哪里,只是脸上波澜不惊,并没有战败或战胜的神情。

    永明方丈对面,是汪善人的一个随从,那人身上衣服也破损得厉害,脸上同样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泽儿悄悄问边上一个寺里的杂役道:“刚才谁打赢了?”

    那人白了泽儿一眼,道:“打平了,那家伙代表三才寺耍赖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耍赖也能打平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只怕不是耍赖,而是那家伙故意的,汪老板怎么可能做赔本生意!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问道:“一场定胜负,打平了怎么算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这个简单,金河寺和三才寺各自将寺院的名册拿出来,让对方点一个,然后这两人再战一场,谁胜了就算谁赢!”

    元通和尚走进道场,他的脸上带着三分笑意,自己居然没输,这很有意思。到了永明方丈面前,他递过一块黄色的玉盘,道:“这是我们三才寺的名册,加上杂役,总共八十三人,永明方丈您请随便勾!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瞥了一眼,随手一指,那黄色的玉盘旋转起来,片刻后浮现出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元通和尚点点头,回头对跟来的一个随从道:“你现在回寺去,将朱俊一给我带来!”

    那人应了声,掏出一张定向传送符,黄光一闪,消失在当场。

    永明方丈将金河寺的名册的玉盘递给元通,道:“你点吧!”

    元通和尚接过玉盘,笑道:“永明大师,刚才你点了我们三才寺最厉害的一个凡人,我不知道该恭喜大师,还是要说声对不起?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一怔,道:“什么最厉害的凡人?”

    元通和尚道:“这个叫朱俊一的家伙,前月在雅德格巴城杀了一个初入门的修炼者,不知大师听过没有?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一呆,道:“是他?”

    泽儿身边一个杂役竖起大拇指,低声道:“我知道,那个修炼者当面猥亵朱俊一的妻子,被他冲上去一脚踢翻,那修炼者大怒,要杀他,结果反而被他一刀杀了,原来这小子在三才寺当杂役,没有去开矿!”

    元通和尚道:“希望我能点到金河寺的一位修炼者,不然我可是占便宜了!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眉毛跳了一跳,淡淡道:“请便!”他却是知道,金河寺一百二十一人,修炼者总共才十几人,被点到的可能很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