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斗法金河寺(6)

    永明大师点头道:“正是!”今天他和元通和尚这一战推诿不了,三天后战茶夫人,六天后战赖野道长,时间上安排得正好。

    赖野道长道:“好,贫道希望你前两关都能顺利渡过,要是金河寺落入别人之手,贫道可就白白损失了五百银石啊!”

    汪善人此时忽然开口笑道:“在座的诸位,有没有要买或租用第五层的高手呀?”

    泽儿立刻明白过来,原来这汪善人是个老奸巨猾的奸商,别人在这里挑战,他在这里财!

    元通和尚瞥了一眼汪善人身后的两个第五层的高手,这两人身形高瘦,都是第五层高阶的修为,他摇摇头,道:“我们三才寺可请不起,他来了,我这主持的位置也不用干了!”

    汪善人道:“那你可以租呀,老夫今日价格便宜,免费白租,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元通和尚狐疑地道:“哪有这样的好事,免费白租,你是故意坑人的吧?”

    汪善人摇着扇子道:“当然有,你租我的人若是赢了,我什么都不要,你要是输了,我还赔你五百银石,怎么样,五百银石的挑战金不是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元通和尚依旧怀疑,道:“汪善人,你没有任何其他条件?”

    汪善人道:“不算条件的条件还是有一个,就是你元通的三才寺今年想租人,必须跟汪某租!”

    泽儿听得一头雾水,泰朿公主哼了一声,低低道:“他打赢了,三天后其他人来向他挑战,他再去租人,到时候汪善人可不会免费!”

    泽儿恍然大悟,道:“天上不会掉馅饼,这是奸商的伎俩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偏偏有人会上当,你瞧着吧!”

    元通和尚双眼乱翻,他之所以敢来挑战,主要是因为有人背后出钱,他暗道:“我来金河寺本来就没打算扎下根,这场输了我还能赚五百银石,要是赢了,还能占金河寺几天的便宜,有这样的好处干吗不赚?”当下点头道:“如果汪老板是这样的条件,那贫僧倒是可以考虑!”

    永明大师心中生气,被汪善人这么一弄,先前他定一场胜负就是下下策。

    汪善人和元通和尚传音了一番,元通和尚道:“好,那就这么定了,在下愿意租用汪老板的人一用!”汪善人拱拱手,转过来对永明方丈道:“怎样,金河寺要不要也免费租用一个,条件和元通大师相同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果然被你说中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忽然道:“我要去方便一下,你在这里看着,反正我们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。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一回头,忽然现泰朿公主朝大殿的方向跑去,不由一怔,这个时候眼看道场里就要开打,这丫头往大殿跑干吗?泽儿望了一眼道场上,起身也往寺内闪去。

    进了金河寺的大殿,泽儿瞧见殿内只有两个凡人的值日僧坐在那里念经,看来永明方丈将全体修炼僧带去了道场应付挑战,他四下一望,只见人影一闪,泰朿公主的身影从两尊佛像背后闪出,又往后殿跑去,

    泽儿有些奇怪,暗道:“这丫头似乎在找什么东西,她难道有什么秘密瞒着我?”

    后殿中更加空荡,连个值日僧都没有,此时道场上传来一阵元气波动,显然道场上已经布置了结界,元通和尚与永明方丈的拼斗即将开始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胆子更大,竟然施展修为,身子一纵窜上了后殿的横梁,泽儿闪身躲在一根柱子后面。泰朿公主飞快地在后殿顶上寻绕一道,又在殿内的几尊佛像头顶拍了一道,以确定里面有没有藏东西。

    泽儿心中有些不悦,暗道:“我都救了你的命,你却还有隐瞒我的秘密!”

    外面已经动手,虽然那比试有隔离的结界,但依旧可以感到地面在微微抖动,泽儿见过第九层高手之战,那可是打得山崩地裂,这第五层高手就算再惊天动地,也不可能过雪国三老和魔尊者之战。

    金河寺并不太大,泰朿公主很快来到永明方丈住的禅房,这禅房布置简单,里除了一床一几,就只有窗边一盆类似兰花的花草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找寻了一阵,满脸都是失望之色,她没有一点头绪,不知道爹爹曾给她的提示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正沮丧间,忽然外面轻微地传来喀地一声,泰朿公主猛地一惊,外面有人靠近她竟然不知,那人一定是修炼者!禅房中无处可藏,她身子一闪躲在门后,只听外面传来低沉的两记掌击声,似乎有人正在交手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猛地拉开门,不由脸上一惊。

    只见泽儿和一个黑衣僧人扭在一起,两人都紧闭着口,没有出声息,那人比泽儿高一个头,修为大约还没到凝气境,但下手却十分凶狠,显然经历过战斗,他手里正握着一柄亮晃晃的短刀,泽儿则死死抓住对方的手腕,见到泰朿公主出来,黑衣僧人猛地一惊,泽儿本来处于劣势,得到这个机会,居然反手一扭,将那人短刀夺下,右手白光一闪,插入那人太阳穴!

    那黑衣僧人闷哼一声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泽儿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道:“我不来,你都不知道有人跟着你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这秃贼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怎么知道,不过看他样子鬼鬼祟祟,刚才也没声喊叫,应该不是金河寺的人!”

    两人对望一眼,泰朿脱口道:“会不会是萨都剌大师?”

    之前萨都剌派人威胁永明大师,显然他对金河寺是有企图,现在派人悄悄潜入寺内,自然很受怀疑!

    地面一阵摇晃,外面的大战看来已经打到白热化,泽儿将那僧人尸体收进宝囊,又将地上的痕迹擦干净,道:“我们快走,这里不能久留!”

    出了禅房,外面并没人注意到这边,看来所有人都关注道场上的战斗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期期艾艾道:“对、对不起,我不该有事瞒你!”

    泽儿一笑,道:“你是公主,有秘密也不必对我这样的人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