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斗法金河寺(5)

    泽儿暗惊,这老道修为不低,竟是第五层高阶,他身后的六人,修为最高的第三层,最低的第一层,都穿清一色的玄色道袍,应该是此人的弟子。

    在佛国,僧侣占了一大半,人数最多,但其他各教派也不少,其中道教占了五分之一,属第二大教派,剩下的还有西岚教、裟缦教等等。

    茶夫人有些惊异,道:“赖野道长,你在金光山下不是有个数云观,也来金河寺凑热闹?”

    那赖野道长干笑一声,大剌剌地往地上的蒲团上一坐,道:“无量佛,茶夫人来得,为什么贫道来不得?”

    茶夫人戏谑地道:“莫不是数云观被人抢了,你要寻找新的落脚点?”

    赖野道长老脸一红,道:“贫道想换个地方,不可以么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念了一声佛号,开口道:“诸位今日来我们金河寺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元通和尚哈哈笑道:“永明大师,佛主大人取消了免斗金牌,像金河寺这样的地方也应该接受大家的挑战才是啊,有挑战才有提高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面无表情,道:“佛主大人的命令刚下,诸位就知道了,真是消息灵通,在我们雅德格巴城内,至少有几十家拥有免斗牌的寺院,诸位怎么偏偏第一个看上我们金河寺?”

    这时门外又传来一个声音道:“因为我们听说金河寺的修炼功法很有些特色,所以想来会会!”

    众人转头望去,只见门口走进一个胖子,这人满脸油光,一对大耳招风,鼻孔朝天翻着,两撇胡子微微翘着,长相实在让人不敢恭维,他穿一身紫色绸袍,手上摇着一把大蒲扇,大腹便便,他的修为并不高,和元通和尚差不多,只有第四层中阶,但他身后却跟着两个第五层结丹境的高手。

    见到此人,众人脸上都是变色,茶夫人道:“什么风将我们的汪善人刮来了,妾身还从未听说过汪善人对有修炼功法感兴趣!”

    那汪善人哈哈笑道:“鄙人刚才那话,只是替你们几位说的,汪某来是看热闹!”

    赖野道长哼了一声,道:“汪善人是只看热闹么?”

    汪善人道:“当然也不全是,我是来看看有没有地方需要花钱或借钱,如果有,汪某也不介意从中抽一成水!”

    茶夫人道:“汪大老板,妾身瞧你是想买下这座金河寺吧?”

    汪善人呵呵一笑,摆手道:“茶夫人说笑了,买得起我也不敢买啊!”

    茶夫人道:“我看未必,雅德格巴城内若是可以佛寺自由买卖,估计汪大善人至少可以买上几十家吧?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的眉头皱得更紧,这些人都是来争夺地盘,自己要一一对付还真不易,但是去找萨都剌大师做靠山,这人贪得无厌,金河寺等于拱手送人。

    汪善人摇着扇子,道:“哎呀,还是快点开始吧,汪某不是来斗嘴皮子的,不知道今日金河寺开出的阵仗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按照雅德格巴城的规矩,佛塔寺分成几个等级,金河寺属于第五级,只要第五层修为以下都可以上门挑战,如果过第五层,寺庙或道院的主持可以不接,若挑战成功,这寺院的控制权等于就交给了后来者,这是国法规定,数百年来从未改变,不过,一个寺院也不能接受无数的挑战,所以佛国的国法又规定,每个地方每年最多可以接受七次挑战,过七次,则要等到明年。

    永明方丈扫视众人一眼,道:“好,按照我们雅德格巴城的规矩,诸位的挑战书和挑战金都带来了么?”

    佛国对于挑战者也不是让其乱挑战,挑战一次要交五百银石的挑战金,不管输赢,这五百银石都归被挑战的寺庙住持所有。

    元通和尚第一个开腔,他摸出一块黄色的纸卡和钱袋,点头道:“自然是带来了!”

    茶夫人和赖野道长也摸出了各自的挑战书。

    永明方丈问道:“还有没有?”

    汪善人微笑着摇扇,并不言。

    元通和尚道:“永明大师,我们来挑战,但规矩由你定,不知大师要怎么定?”

    这第五级的寺庙,最多可以十场分胜负,谁先胜到五场,谁就算获胜,永明大师双掌一合,道:“三才寺的挑战,老衲就定一场好了!”

    元通哈哈一笑,道:“一场定胜负,好,好!”他心中就是希望永明方丈会定在五场内,真的要打十场,他可不敢保证自己带来的人全部能获胜。

    茶夫人轻启朱唇道:“那本夫人的挑战呢,永明大师定几场?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想了想,道:“还是一场!”他考虑到神奴也可以参战,这妖婆的修为不低,打十场和打一场一样,自己输了,便输了一切,其他人想要取胜,实在太难。

    茶夫人道:“一场定胜负,若是打成平手,可是要随机抽点加试一场的!”

    永明方丈道:“无妨!”

    赖野道长呵呵笑道:“永明大师真是好气魄,敢同时接下元通和尚和茶夫人的挑战,不知老道是否也只订一场胜负呢?”

    永明大师摇摇头,道:“赖野道长,老衲再自负,也不能拿金河寺的前途跟你赌一把输赢,我跟你订十场!”

    泽儿暗自盘算,永明大师计划得不错,元通和尚修为比他低不少,战胜他应该不难,茶夫人是女流之辈,虽然也是第五层,毕竟高阶和中阶也有差距,所以取胜应该有六成以上的把握,而赖野道长则不同,这人也是第五层高阶,胜负在五五开,况且永明大师战了两场之后,战力一定会有所下降,若还是只拼一场,就显得不智了。

    赖野道长笑道:“好,十场便十场,不知永明方丈在时间上怎么定规矩?”永明大师道:“阿弥陀佛,按照我们佛国的规矩,每场挑战后,金河寺可以休息三天,三天内不接受任何挑战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赖野道长道:“不错,永明大师的意思是,贫道排队,等到六天以后再来挑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