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斗法金河寺(2)

    魔君苦笑道:“我是没这么好,但这丫头的意志太坚定,我想将她炼成我的魔童,不定一个分身契约,她是不会答应我进入她身体修炼的。”

    泽儿不知道分身契约是什么东西,但只要凤娅琪能活过来,能和她说话,他就心满意足,于是问道:“什么是分身契约,你要我如何相信?”

    魔君无奈地道:“分身契约就是我和她订一个规则,她放弃挣扎和抵抗,我控制她的身体,作为交换,我不侵蚀她的神识,甚至,你也可以种下一缕神念,让她的身体也被你感知!”

    魔君简单地将魔童的修炼和分身契约说了一遍,泽儿这才明白,原来分身契约就是制定法则,像咒玉也是类似于分身契约的禁咒,一旦制定,就不可违逆,泽儿知道他的神念加入与否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可以监督魔君的行为举止,他若是企图完全控制凤娅琪,就必须将泽儿的神念杀死。

    泽儿并不知道,一旦加入凤娅琪的分身契约,那么他脑海中所存的秘密,就可能会被魔君洞悉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远远瞧见泽儿忽然转身往回走,不由喜道:“泽儿,你改变主意了?”

    泽儿看见泰朿公主无助而又哀怜的表情,点头道:“不是我改主意了,是我觉得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不应该放弃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心头一跳,咬着嘴唇问道:“什么不放弃?”

    泽儿走过来站在泰朿公主身前,两人四目相对,彼此沉默了一刻,泽儿忽然一把将泰朿公主搂在怀中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时呆住,她本来想推开泽儿,可是又不忍心拒绝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泽儿才恢复过来,他不好意思地擦去眼角的泪,道:“我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,可是琪儿死了,我真的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琪儿是你妻子么?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现在还不是,但以后一定会是的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揉着泽儿的头,柔声道:“泽儿,你,你不要太难过了。”她有些奇怪,凤娅琪是一个凡人,修炼者爱上凡人,基本没有好结局。

    泽儿道:“琪儿没有死,她,她只是睡着了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嗯了一声,只当泽儿伤心过度,道:“好,但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魔君的声音忽然惊惧地道:“不好,你们快躲到大裂缝边上去,似乎有极强的高手神识在往这边扫视!”

    泽儿一惊,回过神来,道:“是什么样的高手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那人至少有第七层以上的修为,快走,若是被他锁定,除非你能立刻瞬移出两百里,否则必然逃不脱!”

    泽儿眉头一皱,道:“跟我来!”他身子一纵,跑到大裂缝乱石堆边上蹲了下来,泰朿公主急忙跟着他过来,将身子贴在石壁上,问道:“你感觉到什么,有高手要过来么?”

    泽儿点头道:“只怕是的,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!”他掏出两枚隐匿丹,跟泰朿公主一起吃了,又掏出一张传送符道:“我们现在不能往可雷国去,因为前面的金乌城是个小土城,可能没有传送阵,我们这么往前逃,一定会被抓到!”

    其实金乌城是有个传送阵,当初吴非还用过,但刚才同在铁笼中的那男子误导,让泽儿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有些糊涂,她来去都是骑大鸟,传送阵用得很少,不由问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有句老话,叫作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,我们回佛国去,那音了大师一定想不到你还会回来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喃喃自语地道:“最危险的地方,就最安全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泽儿得意地道:“这是一种智慧!”

    两人手拉手,泽儿手中的传送符朝大裂缝的深处一晃,一道黄光闪烁后,两人消失在原地不见。

    西风起,大裂缝的关卡前,一片苍寂。

    佛国的中心,唤作雅德格巴,这是一座千年古城,它的左边是佛国的最大山脉,名叫金光山,它和诸法山等一起,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。

    雅德格巴城的右边是从金光山山脉汇聚流下的一条大河,名叫金露河,雅德格巴城就被金光山和金露河包围,景色十分优美。雅德格巴城内,最多的建筑就是寺庙和佛塔,在这座城里大大小小约有几千座,但是佛国最圣洁和高贵的寺庙,却都建在金光山上,越往山顶,寺庙的规模和等级越高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在雅德格巴城内一座金河佛寺的道场上,泽儿和泰朿公主穿了一身灰布麻衣,在清扫地上的落叶。

    佛国并没有监狱,但是寺院的道场却相当于凡人的监狱,那些犯了错和欠了债的人,都要在这里苦修。

    泽儿的想法是,那些篡位要抓他们的人,一定想不到他们就在佛国,而且就在被抓到的犯人中。

    按魔君传授的法子,泽儿将自己和泰朿公主的修为隐匿,伪装成凡人,然后在道场中找了两个身形相貌相似之人来代替,泽儿和泰朿公主的易容术都不高,但这里的凡人似乎都不喜欢管闲事,两人将面目弄得有些肮脏,靠着三分相似居然也蒙混了三天。

    泽儿来到天行大陆的时间不短,但他为人处事有些懵懂,之前是凤娅琪照顾,现在泰朿公主比泽儿也好不到哪去,两人躲在金河寺,要不是混在凡人圈子,早就被现了,不过两人厮守在一起耳鬓厮磨,互相都生出些好感来。

    令泰朿公主略微有些惊异的是,泽儿身上带的隐藏修为的灵石,品质十分珍贵,那种灵石比金石还要昂贵得多,它不但可以隐藏修为,还可以在悄悄出手的时候,让人没有法力波动的感觉,即使第五层的高手都不一定轻易弄到,不过泰朿公主出生高贵,这些珍稀东西见得多了,倒是没有太大的怀疑,只觉得泽儿可能是哪个神秘的修炼世家的弟子。

    金河寺在雅德格巴城内并不起眼,它地方不大,但却是城中为数不多的拥有免斗金牌的寺院,这样的寺院以清修为主,一般没有修炼者来惹事,泰朿公主推荐在这里隐藏,一则是这里清静,二则还有一个原因,那是她父王曾郑重跟她讲过,金河寺中存了一件重要的物事,如有万一,她一定要找到再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