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斗法金河寺(1)

    泽儿嘿嘿一笑,雪刃剑抽出又是一剑朝团藏大师后心刺去。

    团藏大师听到剑风,身子一矮想要避开,谁知泽儿出剑根本没章法可言,他剑出到一半,猛地向下一划,正划过团藏大师的后背,团藏大师痛呼道:“你,你这是用的什么剑!”他气势一松,泰朿公主立刻反攻,她居然左手一扬,数点寒星向对方头上打去。

    团藏大师这时已成骑虎之势,手既不能松开鞭梢,又不能进行大的闪避,急切间大嘴张开,冲着泰朿公主就是一声巨吼,那数点寒星到了面前,竟被他一声狮子吼震落。

    就在团藏大师吼落泰朿公主暗器的同时,忽然后脑一凉,接着一道白光从他前额穿透而出,团藏大师顿时像泄气的皮球,一下松软下来,泰朿公主长出一口气,身子软软坐倒,以她的修为和团藏大师抗衡,能够支撑这么久,实属难得。

    泽儿这一剑从团藏大师后脑刺入,就算他有大罗金仙相助,也救不回来。

    团藏大师的算盘完全打错,他以为靠自己的护体神功,对付一个修炼刚入门的小子应该没有问题,只要控制住公主殿下,这一场应该稳赢,何况外面还有两个帮手,但没想到泽儿这柄雪刃剑犀利无匹,随便就能刺破他的防御,在他身上留下两道伤口,团藏大师怎能想到雪刃剑的来历,像雪国三老这样的高手,寻常法器岂能收入囊中?

    外面两个恶僧感觉到团藏大师被杀,不由相顾骇然,两人对望一眼,忽然转身奔逃而去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收回软鞭,一手抚着心口,道:“好险,那两个现在恶僧冲进来,我可没有再战之力了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们不是还有须弥反相阵吗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摇头道:“我刚才和团藏那秃贼打,灵力几乎用尽,再说,须弥反相阵也已经不能持久了。”

    泽儿四下一望,果然四周几乎恢复了原样,只有一层极淡的白雾缠绕,不由暗叫侥幸,他猛的在心中叫道:“魔君,你不是说半炷香的时刻就可以搞定吗,怎么过了这么久,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他叫了两遍,魔君丝毫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喘息了片刻,道:“你这把剑好厉害,刚才你出最后一剑时,我看到它刺破团藏那厮的护体神功好像刺破一个气球一样,你这把剑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泽儿摇摇头,道:“我也不知这是什么法器,反正好像也还好用。”他说着就朝大铁笼跑去。

    泽儿来到凤娅琪身边,只见她身子僵直,脸上还带着刚才的安静和释然。泽儿扑通一下跪了下来,双手使劲捶打自己的脑袋,他心中懊恼万分,如果刚才没有对凤娅琪下手,那么现在杀了团藏大师,不是也解了围,可他为什么偏偏要亲自下手将她害死?

    魔君叹息的声音传来,道:“你刚才不下手,她也未必能活!”他说的是事实,如果泽儿不下手,团藏大师那两个随从早已动手杀了凤娅琪。

    泽儿怒道:“你,你骗我,你说修炼魔童是为了救我,可是,我刚才若不是自己想办法,早已死得不能再死了,你说,琪儿怎么了,你到底炼完魔童没有?”

    魔君纠结地道:“没有,这姑娘的抗拒意识太强,她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女子,先前我错估了时间,只怕再炼三天都未必能侵入她的内心!”

    泽儿惊道:“抗拒意识很强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不用担心,修炼魔童的时间越长越好,如果能达到六天,她几乎就能继承和挥我的最强法力,从这一点来说,倒是一件好事!”魔君并没有说明,他的法力很多是靠各种法器达成,就算凤娅琪能复活,没有那些顶级神器,战斗力最多也就恢复到原先的七八成。

    泽儿轻轻拭去凤娅琪脸上的伪装,露出她本来姣好的面容,想到和她一起渡过的日子,泽儿眼中不由沁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魔君道:“这里不能久留,怕是马上要来高手了!”泽儿仿佛没有听见,只是呆呆愣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泰朿公主在泽儿背后轻轻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还是节哀顺变吧。”

    泽儿回过神来,道:“你怎么还不走,说不定马上有人会追杀过来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黯然道:“你要我去哪里,现在我父王已经飞天,我回去必被杀,只能先去避一避,泽儿,我的名字叫泰朿,你现在要去哪里,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泽儿收好凤娅琪的尸体,心中万分矛盾,两人都是前途未卜,虽然泽儿第一眼见到泰朿公主时,就已经深深地被打动,但他能给她什么?刚才打团藏大师时,若不是泰朿公主照顾着他,他也早已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泽儿深吸了口气,淡淡地道:“我没想好要去哪里,您是公主,跟着我这种散修有什么意义,不如大路朝天,各奔东西。”说完,他头也不回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有些讶然,刚才两人合作击杀了团藏,让她心中对这奇怪的少年产生了不少好感,但眼下为何这么决绝,就跟当初离开她的吴非一样?

    “喂,小家伙,你怎么不把我带上?”

    魔君的声音在泽儿头脑中响起,刚才泽儿抱起凤娅琪的身体,却没有背上魔君的竹篓。

    泽儿愤愤道:“你欺骗我,让我亲手杀死这个世上最亲近我的人,我明白了,你是恶魔,跟你修炼,迟早会堕入万劫不复之地,所以我现在要远远离开你!”

    魔君急道:“不行,你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魔君急切地道:“因为你这样走了,那你的琪儿就真的会彻底死去!”

    泽儿一怔,停下脚步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本君刚才让你那样下手,就有办法让她复活过来。”

    泽儿哼道:“你又骗我,就算复活,琪儿也不是我原来的琪儿!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错了,即使你的琪儿修炼成我的魔童,只要我的意识回到佛像中来,那她还可以做原来的她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不信,你会这么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