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六公主、铁笼、杀局(6)

    这一点团藏大师自然知道,但泽儿修为太低,想要认准血脉谈何容易,偏偏泰朿公主将外面的白衫脱了,泽儿第二剑才能分辨出她血脉的位置而刺中,以泽儿修炼魔道的灵力,这一剑之中灌注灵气让泰朿公主的气血流通,自然不是难事,两人先前的配合真是精彩绝伦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服了一枚回复丸,道:“你这家伙出手真没轻重,刺得这么深,一定会留下伤疤的!”她却不知泽儿还是刚学会用剑,能够分辨出她胸口的灵穴已属万幸。

    泽儿绮念丛生,暗道:“你这胸口的伤疤,除了那个娶你之人谁能看见?”忽然觉得身边一股寒意生起,只见泰朿公主一指点出,身周蓦地出现了一片朦胧的白雾。

    团藏大师眉头微微皱起,道:“看来贫僧又上当了,你悄悄布下须弥反相阵,以为这样就能逃脱吗?”他手一挥,左右那两个恶僧身子弹出,刀光闪电般劈到,泽儿心中大叫道:“魔君,你还不施法弄完,我就要死啦!”他手中的雪刃剑胡乱挥出,当地一声,也不知如何就挡开一道刀光。

    须弥反相阵是一种迷阵,布置好了,对付阴灵游魂有奇效,但像泰朿公主这样随手点出,却是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身子一扭,避开刀光,玉指轻弹,数十点寒星射了出去。她对泽儿传音道:“笨蛋,我给你的无相丸怎么还不吃?”泽儿急忙把刚才泰朿公主给他的药丸吞下。

    那两个恶僧被泰朿公主的暗器逼退数步,随即又冲了过来,此时须弥反相阵中白雾弥漫,三步之外仅能看清人影,团藏大师念着佛号,道:“两位,你们以为这样便能逃脱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嚓地一声,一道白光从泽儿右肩掠过,泽儿惨叫一声,在地上连滚三滚,起身看时,却现只是擦了一道不大的口子,也没流多少血,他有些奇怪,那恶僧怎么出刀没有准头?耳中传来泰朿公主的传音:“笨蛋,你逃什么逃,和他对攻啊,在我的须弥反相阵中,他只能分辨出你的身影,你服了我的反相丸,却能看清他的行踪,只是要注意,千万不要出了这方圆五十步的距离!”

    果然,两个恶僧一击不中,身子已经窜到须弥反相阵外面,他们可不敢在阵中和泰朿公主动手。

    泽儿四下一望,见泰朿公主就站在离他十步开外的地方,反而团藏大师和两个恶僧藏在一片朦胧中,泽儿暗道:“原来这须弥反相阵敌我是相反的,我们能看清的地方他们看不清,他们能看清的地方我们看不清,这真是一个奇特的阵法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重新换了一件白衫,道:“你修炼的时候一定很偷懒,刚才怎么闪避得那么难看?”

    泽儿环顾四周,道:“死得好看跟活得难看比,我情愿选活得难看!”他话音刚落,一条人影从外面朝他扑来,正是刚才的两个恶僧之一。

    泽儿这次有了底气,没有刚才那么害怕,他闪躲的身法虽然不快,但还是堪堪避过,随手一剑朝后戳去。那恶僧一击落空,不敢纠缠,身子一顿倒退而逃,却正好撞上泽儿的雪刃剑,嚓地屁股被戳个正着,他痛呼一声,身子一转,改向前面跃去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得了这个机会哪会放过,她手中的法器是一条九尺长的软鞭,软鞭一卷,朝那恶僧脖子缠去,眼看就要将那恶僧缠住,忽然又是人影一闪,团藏大师突然冲进来挡在那恶僧身前,右手一把抓住了软鞭的鞭梢!泰朿公主吃了一惊,这家伙在她的须弥反相阵中,居然还能靠听风辨形抓住她的鞭梢,实在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被戳中屁股的恶僧借着这个间歇,身子一弹出了须弥反相阵,泽儿占了一次便宜,见团藏大师和泰朿公主相对而立,以为有便宜可占,身子转到团藏大师背后,雪刃剑又朝他屁股上戳去。

    团藏大师颂了声佛号,身子向左移动两步,右手抓住泰朿公主的鞭梢不放,左脚向后一扫,顿时将泽儿扫了个大跟斗!

    泰朿公主气得叫道:“你只会戳人屁股么,要戳他心口啊!”忽然手上一股大力传来,心头顿时一惊,暗道:“不好,团藏这厮利用我的鞭子将灵力反攻过来!”她仅仅一个瞬间的犹豫,差点被禁锢在当场,这时灵力全数出,来抵挡团藏大师的攻击。

    泽儿并不知道两人在用法力定胜负,以泰朿公主的修为,根本撑不了片刻,况且外面还有两个恶僧可以随时进来帮忙,他从地上爬起,现自己好像并没受伤,但心中怒火已经升起,一时忘了恐惧和害怕,悄悄绕到团藏大师身后,雪刃剑缓缓朝他屁股上又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团藏大师在反相阵中还是略为能分辨泽儿的身影,他暗暗叫苦,自己灵力正全力攻击泰朿公主,这要是被偷袭,非落败不可,知道泽儿靠近,不得已分出两分灵力向后一脚踢出。

    泽儿这次学得乖了,见团藏大师身子一动,立刻后退两步,等他一脚踢空,又往前两步,团藏大师连踢了两脚空,终于憋不住喝道:“外面两个,快进来帮忙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觉得团藏大师的灵力一阵波动,更是加快了攻击的力度,哪怕自己受伤,也要先杀了这恶僧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泽儿却先靠近过来,团藏大师左脚微动,打算将他吓退,谁知这次泽儿一点都没有犹豫,一剑戳在他屁股中间,团藏大师大叫一声,他想要丢开泰朿公主的鞭梢却是不能,因为两个人正在比拼法力,他要是先放手,最轻也是重伤。

    让团藏大师惊异的是,他的护体法罩在雪刃剑的攻击下居然完全没有作用,这小子还说他的剑不知等级,这至少是中品以上的法器才是。

    外面的两个恶僧听到团藏大师的叫唤,本来打算冲进来,但随即听到他的一声惨叫,不由骇然变色,一时犹豫不敢冲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