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六公主、铁笼、杀局(5)

    泽儿嘿嘿一笑,道:“为什么是第二个,不是第一个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不屑地道:“很可惜,你跟他比差太远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他是谁啊,是哪个大家族的花心大少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黯然道:“他叫吴非,实话告诉你,我这次悄悄出去,就是找他,只可惜,天行大陆这么大,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难道,他走了之后,从来都没想过要来佛国找我吗?”

    泽儿一呆,道:“你说的吴非,是不是一个比我大一两岁的少年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点点头道:“是啊,我刚才看到你,还以为你是他,你们头上都包着一个布包,这样的打扮,很少见!”

    泽儿顿时呆住,想不到眼前这位公主,居然看上那个夺了自己仙字石的师兄吴非,自己来到这里,一切都是拜他所赐!

    团藏大师哼道:“两位的话太多了,再不动手,我可要下手啦!”

    泽儿眼中杀机一闪,他嗖地抽出一把雪刃剑,这是雪国三老宝囊中包的最好的一件法器,它装在一个木匣中,似乎非常珍贵,但泽儿觉得它还不错,因为这把剑不需要深厚的法力,他这样的初入门者就可以使用。泽儿将雪刃剑架在泰朿公主的脖子上,道:“对不起,我要下手了!”说是这么说,泽儿还是没下手,他心里暗暗催促着魔君,快点祭炼大魔童成功。

    团藏大师身后的一个修炼僧拱手道:“僧值大人,我们在这里不能呆久了,此地随时都有人会过来!”

    团藏大师眉头皱起,这个关口虽然来往的大都是凡人,但保不准有修炼者经过,他右手一张,一条禅杖出现在手中,团藏大师用禅杖的杖尾顶在泽儿脊梁上道:“我数一二三,再不动手贫僧就先度你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好!”他长剑收回,在泰朿公主身上比了几个地方,似乎在寻找位置,终于轻轻一刺,刺入了泰朿公主的右胸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脸上有失望和叹息,更有一分痛楚,她幽幽地道:“你只要杀我,何必多来折磨?”

    泽儿的手微微一抖,面对泰朿公主清澈透明的眼神,忍不住连退两步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胸口流下一道血线,沾红了白衣,她玉手一拂,身上的白衣轻轻褪下,露出欺霜赛雪般的肌肤,只见她里面只穿了一件藕色的贴身亵衣,曼妙的曲线展露无遗,让人不敢直视。泰朿公主缓缓抬起一只手指着自己心口道:“我的心在这里,你往这里刺!”

    团藏大师和那两个恶僧都不禁低下头去,因为泰朿公主此时上身近乎半裸,但她又那么圣洁无瑕、神圣不可侵犯,让人不敢生出丝毫亵渎之意。

    泽儿仿佛呆了,这样美好而震撼的画面,他何曾见过?但他还是举起剑朝泰朿公主胸口再次刺去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眼神中带着一丝奇异的色彩,她的胸口,又流下一道血线。

    “当啷——”

    泽儿这一剑还是没刺进去,他雪刃剑失手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片刻的沉寂后,团藏大师突然醒悟道:“你,你在拖延时间!”他禅杖一顶,准备将泽儿戳个透心凉,但就在此时,泽儿一个转身,两只手竟然一把抓住了禅杖的杖头。

    团藏大师用力回拉,但一拉之下,泽儿只是身子晃了两晃,并没被他拉倒,团藏大师惊疑万分,这小子修炼最多是刚刚入门,以他第三层的修为,居然还拉不动他?

    当下团藏大师用力往回一拉,泽儿被拉得向前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,但双手依然死死抓住禅杖不放。

    团藏大师惊道:“你,你是修炼的魔道功法?”要知道魔道的第二层修为,几乎可以抗衡神道第五层,这少年若不是修炼的魔道,怎么可能在他的大力之下还不脱手?

    泽儿跟着魔君,当然是改修魔道功法,本来修炼魔道功法需要大量的奇异果,神道这边没有,但魔尊者成吟身上收藏了不少,足够泽儿修炼几年。

    “快动手啊!”

    泽儿死死拉住禅杖,对着大铁笼大叫。

    边上两个恶僧都是一呆,同时回头朝铁笼望去,但就在此时,一道白光亮起,嚓地射向团藏大师。

    团藏大师猛一抬头,就看见泰朿公主像一只飞鸟,高高跃起在空中,她手中一道白光,正射向自己额头。团藏大师顾不得夺回禅杖,急忙松手后撤,他身子一缩向后翻出六七尺。

    泽儿随手将禅杖收入自己的宝囊,他知道这是敌人的法器,自己万不能拿来使用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身子一闪,拦在泽儿身前,叫道:“我来护住你,你快使用传送符,我们逃走。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不行,我不能离开这里,我不能丢下同伴不管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怔,暗道:“他那凡人的女伴没有死吗,难道之前他也是演戏,所以现在才不肯逃走,这么说来,他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?”

    团藏大师手一挥,与那两个恶僧呈三角之势围住两人,他额头青筋直暴,恼怒地道:“原来你是用阴谋诡计,这一出戏演的真是精彩绝伦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这位泽儿小友很聪明,他刚才背对你们朝我施礼的时候就使眼色了!”

    这时泽儿已经把雪刃剑捡在手中,他还想为魔君多拖延时间,道:“公主陛下,您的戏演得太好了,我刚才还以为您没有会意呢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柳眉一挑,道:“怎会,你把我封印都解了,还不知道你的意思,也太笨了吧?”说话间,她悄悄塞给泽儿一枚丹药,泽儿一怔,泰朿公主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团藏大师点点头,道:“小施主,你是怎么解开贫僧的独门封印?”

    泽儿只想要拖延时间,道:“大师您不妨猜猜?”

    团藏大师见到泽儿手中的雪刃剑幽幽闪着寒光,有些明白过来,道:“你这把剑是一柄上品法器,它有特殊的法能?”

    泽儿微微一笑,道:“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品级,你说的特殊法门它倒是没有,但大师您既然是修炼者,难道不知我刺破了泰朿公主的血脉,她气血一流,封印自然就解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