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六公主、铁笼、杀局(3)

    胖僧涵养再好,也忍不住怒道:“阿弥陀佛,罪过!贫僧哪里色了,你不要信口雌黄,公主陛下,我们还是赶快走吧!”

    六公主来了兴趣,问道:“哦,你说团藏大师色,他哪里色?”

    泽儿嘿嘿笑道:“公主殿下您穿的这条豹裙很好看啊!”

    六公主狐疑地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刚才所有人都可以下拜,唯独这位团大师不可以,您想,他离您那么近,您穿的又是这样的短裙,说他不色,谁信?”

    团藏大师愤然道:“这是我们佛国的礼数,你什么都不懂,满口污言秽语!公主,您跟他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礼数是礼数,你距离远一点拜不行吗,非要跑到大鸟身下去拜,老实交代,你的居心何在!”

    团藏大师被他这么一说,辩也不是,不辩也不是。

    六公主脸上泛红,她想起今天还没换装,下意识地将豹裙往下拉了拉,呸了一声道:“你这个人简直胡搅蛮缠,我,我不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泽儿见她又要走,忙道:“公主殿下,我说出了坏人,你应该兑现诺言放我走才是!”

    六公主啐道:“你这也是说的坏人啊,那我们每个人都是坏人了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您又没说什么样的坏人,我找出来两次,怎么不算?”

    六公主有些尴尬,刚才她是说了找出坏人就放他,如果自己言而无信,传出去必然会坏了佛国的名声,于是道:“你说的哪叫坏人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那我才冤枉呢,我什么错都没有犯,凭什么把我关在这个笼子里!”

    六公主道:“他们说你过关的关牌有问题,再说,这铁笼子也不是用来关人的,因为这里条件简陋,等一会儿就会带你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咦,有危险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泽儿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魔君的声音,他一抬头,就见诸法山的悬崖缝隙中红光一闪,接着轰隆轰隆数声巨响,所有人都觉得大地摇晃,那悬崖的山壁片片坍塌、向下砸落,那些在大裂缝山道上还等着过关的人们,出一阵凄厉之声,倾刻间被碎石劈砸得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泽儿他们虽然离那悬崖还有十数丈,但乱石飞溅落下,依然有数块飞石砸在铁笼顶上,将大铁笼砸得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六公主等人脸上顿时失色,她们此时若是从诸法山中间的大裂缝下穿过,必然无处可躲。六公主脸色一变,指着泽儿道:“原来你是坏人,你想害死我!”

    泽儿抓着铁栏杆,惊魂不定,凤娅琪则钻到他怀中瑟瑟抖,铁笼中另外两人则被碎石砸伤,躺在一边出哀叫。

    听到六公主第一个将矛头对准自己,泽儿满脸委屈,道:“若不是在下让您在这里耽搁,公主殿下怕早已遇险了吧?”

    六公主霍然转身,朝所有拜在地上的人望去,口中喝道:“你们谁是谋逆的同党?我知道他一定在你们中间!”

    泽儿嘀咕道:“刚才谁催您上路最多,谁就一定是那谋逆之人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幡然醒悟,刚才只有团藏大师三番两次催自己快走,难道他是坏人?正这么一想,只觉后心一热,团藏大师一只手掌已印在她后心之上。

    团藏大师控制住六公主,低诵一声佛号,道:“对不住了,公主陛下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六公主身边的两个侍女各自出一声哀嚎,两人胸口同时被利刃贯穿,出手的正是团藏手下的两个修炼僧。这两个婢女虽然也是修炼者,但修为却仅仅入门,团藏大师带来的两个帮手,都是淬体境修为。

    六公主修为被封,她愕然回身,道:“你,你为何要对我下手?”她心中已有所觉悟,团藏大师并不看她,对手下两人道:“这里的人,全部替他们度!”那两个修炼僧应了一声,身形如电跃入人群,手中利刃向那些过关的凡人砍瓜切菜般杀去。

    那些守关的僧兵如梦初醒,他们手中也有长矛僧棍,当下围成一圈奋力反击,但那两个修炼僧岂是凡人可以应对,仅仅十来招便纷纷被杀。

    除了铁笼中泽儿四人,所有人四散而逃,但他们奔逃的度,如何与修炼者相比,逃不出多远,便被杀死在沙石地上,六公主三人的大鸟坐骑,也被一起杀了。

    六公主脸色苍白,道:“你,你果然是坏人!”

    团藏大师微微一笑,朝诸法山上望了一眼,带着责怪的语气道:“山上那人是个笨蛋,贫僧只是告诉他公主已到,并没下令动手,他却这么快动了机关,唉,本来贫僧是不想连累这么多凡人,但谁叫公主殿下要在这里磨蹭,不肯从大裂缝回去呢?”

    泽儿见团藏大师的那两个帮手提着刀向铁笼走来,不由心惊肉跳,问魔君道:“你怎么才醒啊,我现在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魔君无奈地道:“没办法,你没有守护人,遇到危险无法解救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你那丫头给我做魔童,我才可以借她的身体去杀了那三个家伙,不然,我们都会死!”

    泽儿连连摇头,道:“不行,你不可以伤害琪儿,难道没有别的办法,我拿了雪国三老他们那么多法器,没一件可以逃脱和抵御的么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没办法,你现在连凝气境都没有进入,实在修为太低,你可以用传送符逃着试试,不过你现在的修为,只怕还没用出来,就被杀了!”

    那两个帮手走到铁笼边,团藏大师忽然出声道:“那两人暂且留一下!”

    泽儿心头狂跳,这一时间,他想不到任何脱困的办法。

    六公主道:“你告诉我,我父王,佛主大人他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团藏大师合掌施礼道:“现在的佛主大人是音了大师,令父已经不是佛主了!”

    六公主惊道:“三叔,三叔他篡位!”

    这位六公主不是别人,正是佛国的泰朿公主,吴非帮思思报仇时和她有过交集,当初吴非劝泰朿公主要小心她叔叔,泰朿公主根本不相信音了还有反叛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