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六公主、铁笼、杀局(2)

    泽儿来到神道大陆,最让他高兴的是不用跪拜、叩头,即使见到长辈也只需躬身抱拳,像跪拜之类的大礼,只有在生重大事件时才会使用,但佛国却是和大明有些相像,他想了想,就站在铁笼子中,对凤娅琪道:“没来由地将我们关在这里,还要我拜她,真是岂有此理,若是不关我,倒是可以拜她一拜!”

    凤娅琪站在泽儿身边,拉住他衣袖道:“好,你拜我也拜,你不拜我也不拜!”地上那两人见他们这样子,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片刻后,只见三只大鸟从天上飞下,落在关卡前。

    两个打扮得英姿飒爽的俏丫头先从鸟背上跃下。

    那大鸟身上坐着一个白衣豹裙的少女,年纪约莫十六七岁,一头秀扎成一束,浑身带着野性,她脸型是瓜子脸,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,皮肤白皙中透着棕红,轮廓极美。

    泽儿没见到这女子之前,觉得凤娅琪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子,但见了眼前这少女,才觉得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为什么老天爷能造出这样绝妙的人来。

    胖僧紧走上前跪拜行礼,道:“六公主,您终于回来了,主上可是等您等得心焦极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哈哈一笑,飞身下了鸟背,她朝地上跪拜的众人俯视一圈,道:“我出去见见世面,有什么好担心的!”

    泽儿这时才看清那六公主的身材,只见她身高近七尺,一对修长的半裸在外,身材曼妙,虽然年纪还小,却曲线玲珑、凹凸有致,,而且这少女的修为达到了第二层高阶,显然很是不俗,他的心中怦怦直跳,暗道:“我要是能娶到这样的妻子,此生还有何憾?”

    凤娅琪看到泽儿的目光,有些嫉妒地掐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胖僧连连点头,施礼道:“是,是,听说公主陛下这次是出去找人,不知找到没有?”

    少女瞥了胖僧一眼,道:“你听谁说的,我找人,找谁?”

    胖僧赔笑道:“只是听说而已,现在,请六公主跟属下一起回去吧!”

    六公主美眸一扫,她目力所及,现所有人都拜伏在地,只有铁笼中站着两人,还无礼地朝她打量,不由秀眉微蹙,手中忙蟒鞭一指,问道:“那两个什么人?”

    胖僧回头一瞧,道:“这两个人从雪国来,因为身上带的关牌有问题,所以打算仔细盘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三人将驾鸟的缰绳交给三个上来的僧兵,自己抬腿朝大铁笼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胖僧急忙跟在后面,道:“公主陛下,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,这些不相干的事,您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只当没有听见,她来到大铁笼前,一对大眼睛忽闪着打量泽儿,道:“你什么人,这么低的修为来这里干嘛?”

    泽儿鼻中闻到一股幽幽的香味,禁不住心神一荡,双掌合什道:“相见即是有缘,我叫欧阳济泽,请问公主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六公主十分诧异,从来没人这样跟她说话,一个婢女在边上叱道:“无知小辈,竟然对我家公主无礼,还不下拜!”

    泽儿白了那婢女一眼,道:“我又不是佛国的人,只不过经过这里,没来由的被抓进来,凭什么还要给你们下拜!”

    胖僧道:“公主,我们走吧,这里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来处置就是,不劳您费心”

    一个婢女道:“是啊,公主陛下,您不是说怕母亲大人惦念,我们该先回去才是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点点头,瞪了泽儿一眼,道:好,欧阳济泽,我记住了!”她转身对胖僧道:“这人很无礼,对他的处罚要加重三倍!”

    拜在泽儿身边那男子闻言,暗道: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!”他一脸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泽儿怒道:“我还道佛国是礼仪之帮,对人宽厚容忍,却原来都是小心眼,我不朝你拜,你就加重处罚,别说我本来没做错事,就算做了,你这么处置也是不当,所谓没有规矩,何来方圆,那些表面朝你拜的人,一定是好人么?”

    六公主霍地转身,怒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泽儿笑道:“我说了真话而已,贵国难道都只喜欢听假话?”

    六公主柳眉倒竖,道:“你说这些朝我拜的人,哪个是坏人,说得出一个,我便当场放了你!”

    泽儿朝四下一望,道:“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冷笑道:“说不出是不是,很好,那你的处罚要加重十倍!”

    泽儿在周重生的教诲下,也是有一定能力,他连忙摆手,道:“别,好人坏人本来是相对的,若公主真要我说,这里的人至少有三分之一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六公主双手叉腰,道:“那你说,说出一个给本公主听听,若是说不出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好,那我说了,比如这位僧值大人,就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边上的胖僧吓了一跳,六公主怒极反笑,道:“哦,他怎么不是好人了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公主陛下,您看这里的所有人,大多瘦弱,那些僧兵更是,说明大家苦苦修行,而这位僧值大人却长得白白胖胖,平时不知偷偷吃的什么好东西,才如此膘肥体壮,您说,他是一个好人么?”

    六公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道:“以你的意思,天下所有胖子都不是好人了?”

    泽儿理直气壮地道:“至少瘦子可以这么想,我要是这些僧兵就会在心底腹诽一下,凭什么他这么胖啊?”

    六公主道:“这个可不行,要按你这么说,长得丑的也都是坏人了,至少长得好的会这么想!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非也,这一点却是相反,长得漂亮的反而要坏!”

    六公主不知道泽儿在跟她诡辩,一双眼瞪得老大,道:“为什么长得漂亮的人是坏人?”

    泽儿哈哈一笑,道:“我不是说长得漂亮的是坏人,比如公主您长得这么漂亮,有些人心里就会生出邪念,这一刻,我们不都是坏人了么?”他一指边上的胖僧,道:“比如这位僧值大人,刚才他不但胖了一回坏人,还又色了一回坏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