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六公主、铁笼、杀局(1)

    那僧兵拿过令牌,狐疑地瞥了一眼两人,道:“这是贵宾牌,施主从哪里得来?”

    泽儿入关时,守关的人见到这块令牌便立刻行礼,哪像眼前这人还来盘问,他毫无心理准备,怔了一怔,道:“长辈给的!”

    那僧兵脸上依然客气,细声问道:“您从哪里来,到我们佛国干嘛?”

    泽儿对他这副温吞水般的审问很是不忿,但也没法,只得道:“我从雪国来,这里只是路过。”

    那僧兵拿着他的令牌道:“这玉牌仅限本人使用,您长辈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泽儿被他这么一问,顿时无语,他入关时,根本没有这一问,怎么出去时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凤娅琪忙道:“这位大师,请行个方便吧,我们路过这里,入关时没有办好手续,要不我们出点钱,您看可以么?”

    那僧兵朝边上的一个大铁笼做了个手势,半鞠躬地道:“请您二位先在里面呆一会,现在让后面的先过,可好?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僧兵并不像现在说话的这么客气,他们一脸严肃,不由分说将泽儿往铁笼中推。

    那大铁笼中已经关了两人,泽儿大怒,这两个僧兵还只是凡人,居然敢跟他动手动脚,他这两天跟魔君开始修炼,双手一推,那两个僧兵顿时跌了出去,摔得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那干瘦僧兵脸上的笑容顿时收起,他向远处高声喊了一句,就见胖僧和另一个修炼者飞快地跃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近前,胖僧身边那个修炼僧二话不说,反手就将泽儿扭了过去,胖僧道:“阿弥陀佛,你为何要在我们佛国撒野?”

    凤娅琪忙叫道:“不要动手,不要动手,我们只是过路的!”

    先前那干瘦的僧兵这时上前道:“启禀僧值大人,这位小施主从雪国来,现在雪国正在和魔军大战,他拿着一块不知哪里弄来的贵宾令牌,想要从这里过关,我想要进一步问问他,他不肯服从!”

    胖僧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,道:“施主不是有贵宾令牌么,现在可以通知家里的长辈来这里赎人,一个月后没人来赎你,须按我们佛国的典法处置!”

    泽儿手臂被扭住,动弹不得,他有些云里雾里,叫道:“我做了什么不法之事,要把我关起来!”

    胖僧柔声道:“就凭您这块令牌来历不明,我们就要查个清楚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他的家很远很远,一个月怕是不够,几位大师能不能手下开恩,放我们过去,我们情愿多出点钱!”

    胖僧施礼笑道:“我如果不知,放你们过去是失职,我知道了,还放你们过去,那是犯了律法!”他挥挥手,泽儿和凤娅琪都被推进了大铁笼中。

    这时那赶马车的车夫叫道:“等一等。”他背着那魔君佛像的背篓走到铁笼前塞给泽儿。

    干瘦的僧兵给铁笼上好锁,合什施礼道:“两位听好了,你们若是从这里逃走被抓回来,修炼者要废去修为,凡人要入寺院侍佛三年!”

    泽儿双眼翻白,他知道佛国的典法十繁琐,在大明,佛教等宗教并不管理国家,这里可是不同,佛主本身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,同时又是这一国的国王,所以泽儿自打进了佛国,除了包下一辆马车行走,几乎不与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那车夫在铁笼外面施礼道:“两位的车钱还是结算一下吧,谁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出来。”

    泽儿无奈,掏出五块银石递给他,问道:“要是一个月内没人来赎我,会怎样?”

    车夫道:“你们放心,不会怎样,我们佛国人人都有慈悲之心,你们就算杀了人,也只会送去寺院感化,你年纪还小,一般的犯错只消去佛前忏悔三个月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泽儿苦笑不已,自己真是走背运,这令牌的来历不好解释,他们再来盘查,只说是自己拣来的算了。

    凤娅琪见泽儿郁闷的样子,安慰道:“你不要担心,才三个月而已,咬咬牙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铁笼对面是一片宽阔的砂石地,再远处是一座土城,那应该是可雷国的边塞小城,泽儿不知道那座土城叫什么名字,那里有没有传送阵,要是有的话,他带着凤娅琪逃走应该问题不大,只是被抓废除修为划不来。他转头问铁笼中的一个垂头男子道:“对面的土城是哪里?”

    那男子抬起头来,懒洋洋地道:“那是金乌城,你连自己要去哪里都不知道,还在诸法山出关干嘛?”

    泽儿心道:“明明是一座土城,叫什么金乌城?”口中却道:“金乌城大不大,有没有传送阵?”

    那男人哼了一声,道:“那是个凡人的聚集地,哪有传送阵。”

    他边上一个年纪大点的男子抬起头道:“你去过没有,金乌城明明有传送阵的!”

    两人争吵起来,泽儿暗叫一声倒霉,自己一个修炼者,居然和这样的凡人关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时远处的空中忽然出现了三个黑点,过了片刻,那黑点越来越大,已经可以辨别是六只大鸟。

    胖僧遥望片刻,呼哨一声道:“她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守在关口的那些僧兵一听,肃然起敬,立刻排成整齐的队列拜伏在地上,泽儿暗道:“果然,我今天过关是运气不好,不知什么大人物要回来,所以才盘查得特别严!”

    有人问道:“谁回来了?”

    另有人猜测道:“是不是六公主回来了,我听说这位小公主贪玩,一个月前带着几个随从偷偷溜出去,现在佛主大人正到处派人找她呢!”

    排队过关的那些人,一听到六公主的名号,纷纷匍匐在地,行礼膜拜起来。

    泽儿有些奇怪,问道:“什么六公主、七公主,是佛主大人的女儿么?”

    铁笼中那两个男子这时停止吵架,拜在地上,年长那人道:“这位六公主是我们佛主大人最看重的女儿,她的地位在我们佛国相当高,你见了她还不拜,太没礼貌了!”

    泽儿见车队那边还是有几人犹豫着没有下拜,道:“我又不是佛国的人,也要拜?”

    那年轻男子道:“两位出了关,倒是可以不拜,既然还在我们佛国,还是拜下的好,不然公主一句话,你们要遭受的惩罚,或许会加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