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木雕、魔君(6)

    凤娅琪撩开车帘,只见两边是万丈悬崖,中间是一条窄窄的山道,仅容两辆马车通过,而且不知通向哪里,不由惊道:“这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泽儿笑道:“你刚才说对了,我们经过佛国,现在就要离开啦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啊了一声,道:“我们这是在穿过诸法山的大裂缝么,雪国离佛国相距千里,我,我到底睡了几天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原来这是诸法山的大裂缝啊,我说怎么地势这么诡异,要是山上有人用法术引爆,那我们可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佛国和雪国中间隔着之力国和阿布崖国,其距离不止千里,他们现在穿越过佛国,即将到达可雷国,到了可雷国,就可以使用传送阵长距离传送。

    泽儿小时候曾被周老师关在寺庙中学习,只觉得僧侣的生活索然无味,他来到佛国,觉这里基本人人信佛,别的国家大都是城主制,连魔道都是藩主制,不过那样的国家,国王的权力有限,而辖下的城主也经常改变,那些没有靠山和后台的,基本当不了城主。

    佛国的不同,是因为它是一个宗教的国家,最高的管辖者是佛主,佛主为世袭传承,新一代的佛主只有修炼到第九层,才可以接班。但令人惊异的是,佛主家族的传承中,大约每过三十年就会产生一位顶级高手,这也是让别国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。

    泽儿接着道:“你睡得也不多,三天而已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吓了一跳,道:“天哪,我怎么睡了三天?”她接着又道:“佛国是一个很封闭的地方,他们虽然修炼神道的功法,却并没有加入长老会管辖,不少修炼者到这里都情愿绕道走,一般外人除了做生意,都不许进来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泽儿掏出一块令牌,道:“我做生意呀,我来买东西。”这令牌他是从雪国三老身上得来,以三老的地位,要在神道通行任何地方,都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呸,你身上又没钱,做个鬼生意呀!”

    泽儿看了一眼外面驾车的车夫,道:“我捡了魔尊者和雪国三老的宝囊,现在算是有钱了吧?”

    凤娅琪惊得差点跳起来,道:“什么,你捡了他们的宝囊,那,那你是富可敌国了!”

    泽儿嘘了一声,责怪地道:“小声点,这么大声干吗,幸亏我新学了隔音罩的法术,不然可被你害死了!”

    凤娅琪清醒过来,一只手摸着心口,果然外面马车的颠簸声,她并没有听到,于是道:“还好,还好,幸亏你能干!你有几万银石了吧,这么多钱,打算干什么?”

    泽儿心里好笑,暗道:“才几万银石,你也太小看魔尊者了,他一个人光银石就有几十万,还有法器丹药,不知有多少。”但他口中没说出来,只道:“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我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把修为提高,不然带着这么多钱,会招来杀身之祸的!”

    凤娅琪满脸喜色,拉着泽儿的手臂摇了起来,道:“你有钱了,给我买神根草好不好,那样我也可以成为修炼者了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没问题,但我去买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忽然在泽儿脸上波地亲了一口,红着脸道:“谢谢你,其实只要你答应,我就很欢喜了!”心里却想着前两天泽儿跟她讲的私奔之事,自己现在算是跟他在私奔么?

    泽儿摸着脸上微湿的一块,瞧见凤娅琪俏丽的面容,禁不住心中一荡,正想也亲她一口,忽然脑海中响起了魔君的声音道:“前面有个关卡,我现在要自闭沉睡,变成一尊真正的木雕佛像,不然可能被觉,你想想有什么需要隐藏,小心应付这次检查!”泽儿这几天都是按照魔君的指示行路,现在凤娅琪醒来,还第一次要自己判断处事。

    凤娅琪见泽儿神色微变,关切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泽儿取出雪国三老和魔尊者的宝囊,塞进凤娅琪的怀中,道:“前面有关卡,你是凡人,一般不会检查,我,我自己的宝囊钱不多,应该不会引起怀疑!”

    凤娅琪皱眉道:“你过没过过关卡啊,宝囊是不会检查的,除非是他们想杀死你。”

    泽儿想了想,这几天也跟着魔君走了这么久,还真没检查宝囊的事,于是道:“是,我糊涂了,不过既然放你那了,就放那好了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我也要化下妆,谁知道关卡里有什么人。”她伸手在脸上抹了两把,脸色变得又黑又粗糙,还长了疙瘩,泽儿惊道:“你化这样的妆干吗?”凤娅琪龇牙一笑,道:“我怕人家打我主意呀。”

    马车逐渐慢了下来,两人探出身子,只见前面豁然开朗,两边的悬崖到了尽头,显然前面就是出口,有十几辆马车在前面排队,大概也是等候过关。

    守关的是一队僧兵,人数约摸二十人,但负责检验过关的只有三人,其余的都站在远处守卫,好像身上另有任务一般,那些僧兵中有三位是修炼者,二位是第二层的修为,为一个穿深黄色僧衣的胖僧有第三层筑基修为,他站在关卡后远远望着,脸上神色十分肃穆,只是隐隐有些焦急的模样。

    有人嘀咕道:“怎么今天盘查这么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另有人道:“我们这些凡人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等了许久,泽儿见那三个检验过关的僧兵虽然脸带微笑、态度谦恭,但检查得十分拖沓,难怪他们排了半天队,还没轮到。

    此时身后已经排起队,后面起码堵了七八辆马车。

    泽儿心中咒骂一声,想到在这个世上,做凡人还真麻烦。好不容易排到他们,泽儿见先前每辆车都交了两块银石的过关费,于是也摸出两块银石递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检查他们的过关的干瘦僧兵双手合什,念了一声佛号,然后推开他的银石,客气地道:“等一下,请先回答问题,请问施主是修炼者?”泽儿点点头,道:“是。”干瘦僧兵客气地道:“修炼者应该有进入我们佛国的关牌,请出示!”

    泽儿无奈地掏出雪国三老的那快玉制令牌,道:“我没有关牌,只有这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