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木雕、魔君(5)

    那一日,泽儿背着装有魔君的背篓朝上嘉城相反的方向行去,他在杀了魔尊者之后,曾打开过那背篓,背篓一开,里面是一具木雕的佛像,佛像不大,犹如一个半岁的婴儿。

    那佛像颇为沉重,虽然是木雕,分量比金属也不遑多让,它通体暗红,显得年代很是久远。

    木像雕刻的人面,眉目有些狰狞,与泽儿以前在寺庙中见过的金刚有些相像,较位特别的是,它身上刻着数十道粗细不一血管一样纹路,更奇特的是,佛像心口用一个用木盖封着,盖子上还贴了一张朱红的封条。

    泽儿伸手想去揭开那木盖,魔君的声音悠悠道:“这里装的是本君最后一个元神的神念,那上面加封了我们魔道最毒的诅咒,你要是不怕,可以打开试试!”

    此时他们还在一座雪山的峰顶,四周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泽儿哼了一声,放下佛像道:“你吓我啊,我才不怕!”说是说不怕,却还是没有去撕那封印,魔君道:“我先前说了,你我的血脉是一脉相承,我找了六十年都没有找到一个和本君血脉相通的传人,现在,你想不想验证一下本君先前所说?”

    泽儿奇道:“这要如何验证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戳破手指,滴两滴血到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不行,谁知道你要耍什么阴谋诡计!”

    魔君气得郁闷了半天,才道:“滴两滴血,又不会有事,我要杀你,刚才魔尊者成吟要出手我就不会阻止了!”

    泽儿想了想,道:“好吧,如果我们血脉相承会怎样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如果你的血滴上来能将我这木像身上的血脉点亮,你就可以修炼我传给你的功法,否则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泽儿点头道:“好,那我试试。”他拉过昏迷中的凤娅琪,将她手指刺破,挤了两滴血在那佛像身上。

    魔君一时无语,泽儿笑道:“你不用朝我翻白眼,我先试试,谁知道你会不会骗我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的鲜血滴在佛像上,倏地就被那数道血管一样纹路吸收进去,接着,那佛像全身的血管出一道道淡淡的银光,泽儿道:“你骗我吧,琪儿的血脉也能和你相通?”

    那魔君先是一怔,随即出一阵狂笑,道:“哈哈,太好了,太好了,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

    泽儿奇道:“什么太好了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这个女孩是天生的混沌之体,像这样的混沌之体万里无一,好,太好了,虽然她灵识已开,但混沌之体天生就是混沌的,只要她还是处子之身,就可以为我所用!”

    当初晏畅刚刚来到神道,灵识未开,加上心性有些混沌,差点被当作魔童之体卖掉。

    泽儿完全不懂,问道:“混沌之体是干吗的?”

    魔君笑道:“你知道我们魔道修炼者可以修炼魔童么,她这样的混沌之体可以祭炼成我的大魔童,成吟虽然死了,但是有她在身边保护我们,这天下还有哪里我们去不得!”

    泽儿一头雾水,问道:“你说详细点,我不懂。”

    魔君哭笑不得,只得将魔童之事仔细说了一遍,泽儿听罢连连摇头,道:“不行,你将她祭炼成魔童,等于杀死她,我可不愿你这么做。”魔君想了想,道:“好吧,这事不急,现在该你滴血来验证了吧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好!”他刺破手指,将两滴鲜血滴在佛像上,那佛像的血管忽然流动起来,血管迅蠕动,整个佛像都罩上了一层金光。

    魔君狂喜地笑道:“果然没错,果然没错,你就是本君找了六十年的传人!”

    泽儿疑惑地道:“我真的可以成为你的传人?”

    魔君肯定地道:“那是自然,你已滴血过关了,还有什么不是呢,不信你到外面去取一百个人的血,看看有一个和你这样相同不!”

    泽儿犹豫着问道:“那要修炼你的功法,去哪里才好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我知道一个地方,最适合现在的你去修炼,虽然那是一个禁地,不过,对于本君来说,要进去并不难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什么是禁地?”

    魔君又是无语,片刻后才道:“你只要知道那个禁地名叫荆棘山就可以了,别的不必了解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清醒过来,已是三日之后,她被一阵颠簸弄醒,现自己身在一辆马车上,泽儿盘膝坐在她身畔。凤娅琪完全不知泽儿身上生了什么,她清醒后第一句话就是:“三老和魔尊者最后谁赢了?”

    泽儿取出一包食物送到凤娅琪身前,他早已想好了托词,叹息道:“唉,他们同归于尽,我想插手也插不上,对了,你应该饿了,快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流出眼泪,道:“三老真的死了,那我们雪国以后可危险了。”说话间,她觉得肚子真的非常饿,感激地望了泽儿一眼,拿起一块大饼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口气吃完三个饼子和两个水果,凤娅琪瞧见泽儿边上放着一个背篓,奇道:“你背的什么东西,是不是魔尊者背的那家伙,里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没什么,一尊佛像而已,木头做的。”说完,他从背篓中取出佛像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魔君气得破口大骂,道:“小子,你对我老人家要尊重一些!”

    泽儿毫不理会,对凤娅琪道:“我仔细瞧了,不知这佛像有什么机关,你要瞧瞧么?”凤娅琪见他毫不在意的样子,拿过来瞧了两眼,觉得这是一块普通的木雕,除了年代有些久远并没什么特色,她失去兴趣,往泽儿手里一丢,道:“这么沉,你怎么不收进宝囊,干吗还背个背篓!”

    魔君气得大怒,泽儿将佛像小心地放回背篓,心中却是奇怪,魔君居然将它胸口的封印给隐藏了,那些血管的纹路,也隐隐约约让人看不清。

    泽儿口中道:“哎呀,你怎么可以对佛像不敬,小心遭报应,我背着它,也是代表我心诚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那你应该去佛国,这里可是雪国,对了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泽儿道:“我们去度越国,我想去那里找找师兄。”